• 第二章 要做个坏蛋

  吴天听了只觉腰板一紧。暗道:“送我回去?王靓同学你别开玩笑了,要是被人看见你陪着我去了家,那闲话可大了,我是男的我不用在意,但你不同啊。”

  不过他并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心里细细斟酌一番后轻声道:“下次吧?你看我这个样子,到了家里也招待不了你,没必要麻烦你照顾我。”

  王靓眼睛一眨,差点落泪,她比吴天矮了不少,脑袋微仰道:“我又不是老虎,干嘛这么避我?”说完似乎觉得委屈,水灵灵的大眼装满了让男人认输的可怜兮兮。

  吴天差点就忍不住答应了,但他马上反应过来,故意脸色一板,说:“真的不必了。这样吧,你送我上公交班车就可以了。下次一定带你去。”说完特意给了个真诚的眼神。

  王靓被他清亮的眼睛看的腮帮子一红,虽然吴天现在鼻青脸肿,失去了应有的纯正帅气,但是那双眼睛却是未变丝毫。

  “嗯。那你可不能忘记了!”王靓只好点头,他的眼睛有种莫明的说服力,让她难以拒绝。

  吴天腰板一松,任她搀着走出了老街,在外边马路上找了个站台。

  X县不怎么发达,但它却是省里花费最大的一个县,笑话的是,也是最穷的。

  “你这几天能别找何武他们麻烦吗?”吴天突然说道。

  “为什么呀!他们太可恶了,吴天,你都这样了,干吗还替他们说话!”王靓不满,她确实想要收拾何武他们四个,不然心里过不去!

  “呵呵,这个过几天后你就知道了。答应我,好吗?”吴天一笑,这样说道。

  最N新5章节◎R上酷。匠网

  王靓见他样子,想了会儿,点了点头嘟嘴道:“好吧!不过你得在家好好休息几天再来上学!”

  “谢谢!”吴天心中一松,真心感激道。

  “傻瓜,跟我还客气。”王靓美目一扫鼻青脸肿的吴天,用手把他衣服整正,脸上写满了心疼。

  “嗯,不客气还是吴天嘛!”吴天看了她好一会,这样说道,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

  两人等了几分钟,说了不少话,公交车没来,倒是来了一辆私家班车,吴天一看就知道是自己经常乘坐的那辆,通体都刷成绿色的车。

  他忍痛挥动手臂,其实那司机也认识他,只是他今天变了相,司机也认不出,但同样停了下来,有生意,谁不做?

  吴天向王靓告别一声,在她目光下上了班车,发现还有座位空着,于是选了眼前一个靠窗的坐下,疼的呲牙咧嘴。

  “小伙子,被人打成这样,是不是英雄救美啊?”前方司机的话传来,吴天就坐在他后面那个位置。

  吴天不自觉一摸乌青的眼。顿时眼皮一阵抽搐。这一拳是绿毛送给他的,心里暗暗记下了这笔帐。

  “肖大叔,开什么玩笑呢,我今天可是被群殴了。”吴天回应着司机的话,他一身休闲服变的惨不忍睹。

  “原来是小吴啊!哪些兔崽子连你也打,无法无天了!告诉你老师!你读书成绩这么好,你老师一定会好好‘照顾’那些坏胚子的!”司机一听声音,马上就知道是吴天,他是个中年人,戴着近视眼,有不少胡须,身材瘦弱,此时转过头关心的看着吴天。

  两人关系算不错,不过吴天现在可没心思闲谈,嗯了一声,就闭眼想事了。

  司机见他这样可能是太累休息了,转首专心开自己的车,心里叹息了一声真的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连小吴这么老实的人为了一个女的也敢去打架。不过那女学生真是生的娇美如花。

  此刻闭眼的吴天脑中不停闪过黄毛等人的面孔,拳头握的紧紧的。这帮杂碎!

  他想了很多,四十多分钟后下了车,钱也没给。走了一段路回到家里,躲避着奶奶怕她看见自己样子,把书包一扔,饭也没吃就走上二楼,往房间床上一躺,看着天花板。

  不久后奶奶在外面叫他吃饭,吴天回应着说在外面已经吃了,现在想睡觉,让她自己吃。

  吴天父母不在家,外出打工,他跟着奶奶,典型的留守儿童。家是一座近两年建起的二层房子。他是很普通的农村人。

  吴天躺在床上,转首离开天花板,望着窗外随风而动的竹叶,慢慢地他眼神变得可怕起来,像是野兽,最后越来越红,一双拳头握的关节作响,蓦地吴天爬起来愤怒的一拳砸在了墙上,身子颤抖不已!

  他再松开时墙上已多了五个血印,吴天紧抿着唇,脸色变得冷漠万分,原本清亮的眼睛如今只有血网交织,这是一种何等可怕的眼神。

  此时他心里一个念头不停澎涨,澎涨。

  “如果我有王靓她哥那么强大,这几个杂碎怎么敢欺辱我?!”

  “如果我在学校够狠,他们怎么敢打我?!”

  “如果我有强大的力量,他们还不得叫我一声天哥?!”

  “可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我去你妈的好学生!老子就要做坏蛋!吴天,从今日起,你已经死了!你是无法无天!”他咬牙切齿,嘴角出血,又是自废的一拳砸在了墙上。

  晚上,吴天什么也没整理,在床上睡了个好觉,第二天一早,他面无表情起床,心不在焉的吃了几口饭,也不管脏兮兮的身子,提着柴刀就去山里了。

  这个早上没人知道他干了什么,只是正是因为这个早上,改变了他本平凡的一生。

  他回来后,就去了洗澡室,看着被水冲洗的满身伤痕,嘴角弯出一个别人看不出的弧度。而脸色则冷如霜,吴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抬手一摸左脸的青肿,眼神很冷。

  星期日很快到来,作为初三生,这一天是要补课的。不过吴天打了个电话给班主任,说家里有事请假一个星期,班主任对他的话深信不疑,一下就批了假。

  而对于奶奶关切问他脸上的伤怎么来的,他只是说撞门撞的,当时走路在想学习问题分神了。

  ……

  一个星期转眼过去了,早上,他背着书包离开了家,走路时摸了摸书包,眼睛在阳光下似是闪过了一道寒光。

  他在马路上等了一会,那绿色的班车来了,他知道这班车的出发时间。

  吴天上车给了上次回来因为想事而忘了给的车费,眼镜司机笑了笑,说:“都是老熟人了,这点钱大叔还会放心上?”

  吴天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色衣服,有点像西装,其实是中山装的盗版,他从小就喜欢中山装的衣服,但家庭条件不咋地,也就只能这样凑合着了。

  他现在脸上的伤也好得七七八八,只不过没人知道的是,这一个星期他到底干了什么。

  他腼腆一笑,说:“这怎么可以,老师教的道理我可没忘。”

  吴天就坐在眼镜司机旁,两人聊着聊着就到了新闻上,一说这些,眼镜司机就来劲。

  四十多分钟后吴天下了车,跟往常没有什么不同。

  他穿过几条街,到了学校门口,望了“人才中学”四个字一眼,径直进了校园,这学期刚开学二个星期,他也即将如先辈们一般参加中考。

  吴天快步去了厕所一趟,出来时整个人多了二分寒气。接着他神情轻松的进了教学三楼自己的班级。

  他坐在前排,就在讲台下,这还是老师的那句话:“上课认真的好学生就应该坐在前面,不认真的都后面去。”而其实这也是造成坏学生多的一个原因,大部分老师只顾着好学生,忽略了其它学生的感受。

  王靓跟吴天同桌,是她要求这么坐的,班主任也没反对。此时正是下课时间,她一见吴天来了,忧郁的神情一扫而空,眼睛都笑了起来。

  吴天看了看她,将书包一放桌子里,很端正的坐了下来,但突然只觉胳膊下一痒,转首一看,王靓正偷笑着,原来刚才她见吴天这样子,有点生气,就偷偷挠了一下他。

  吴天正经咳嗽两声,指了指手上的表,意思是马上要上课了,其实离上课还有好一段时间。

  王靓把眼一翻,就把笔记本拿了出来,撕了一张纸收着,为上课纸条传话做准备。

  正在此时门外来了四个不速之客,也是吴天心中期待已久的。他们正是黄毛何武等人。吴天一见,神情不变,只是这时连王靓也没发现他眼中的寒光。

  “哟嗬。这不就是吃软饭的天哥么。咋地,消失了一个星期,这是出院了吗?”武哥声音很大,唯恐班里同学听不见,双手插着兜,用自认为最帅的姿势走到吴天桌子旁。

  武哥对于那天的事可是耿耿于怀,要不是王靓罩着他,早就开打了。虽然现在不敢打,但是嘴上却敢说。

  吴天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站了起来,右手似乎掂量了一下袖子里的东西。武哥装的傻样,哪会发现吴天这个小动作。

  “啪”的一声,王靓一拍桌子,愤愤的站了起来,白嫩的手指着武哥就说:“何武你是不是没长记性呀?!”

  武哥顿时一缩脖子,但是被王靓当着班里这么多人骂,心中莫名火大,就没管那么多,就是不走。他倒要看看吃软饭的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