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有行人的街角处。

  “给老子打!往死里打!”

  “这马草的跑的还挺快的,累死老子了!”身着杀马特,一头黄毛的家伙喘气不停,对着旁边三个差不多同样打扮的毛都没长齐的小伙吼道。

  那几人本来就拳脚相加的对着地上缩成一团的中学生恶狠狠的打着,听了老大命令,下手更重了几分,看样子像是真的要打死这少年。

  少年双手死死抱着脑袋,弓着身子,被打的鼻青脸肿,嘴角牙龈血流出,他本长的十分清秀,现在着实有点变样。

  其身体比较瘦,身高不矮,打架虽不至于勇猛,但自保逃跑还是可以,然而此时却窝囊的不敢还手,任人打骂。

  他心里只一味知道,如果还手,会被揍的更惨,甚至断几根骨头,此刻只需挨过这顿毒打就没事了。

  事实上,都是同龄人,狠点就有很大机率可以保住己身,你越软弱他就越狂,胆儿越肥,以至于什么都敢做。

  “给老子停!别真打死了,你们几个家伙。”先前喘气发令的黄发老大怒喝,等众人停手后,走到少年面前,对着他肚子就是一脚,让少年又一声闷哼。

  “来,武哥,抽根烟熄熄火,这就是爱管闲事的下场!”站在旁边累的喘气的杂毛小子从裤袋子里拿出一包硬白沙,勤快无比的倒出一根烟,给黄毛老大点上火,然后才吆喝一声,把手里烟扔给另外二人中的绿毛。

  被叫武哥的家伙叼着烟深吸了一口,身子蹲下来,看着面前被如此狠打也没痛叫出声的少年,一口将嘴里的烟雾对着他面门就吐了出来。

  他冷冷的道:“臭小子,挺有种的嘛!”

  “嘿嘿,真的看不出来啊!在班上你这弱不禁风的家伙也敢惹老子!”

  “呸!就凭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武哥对着清秀少年就是一口口水,极度嚣张的抓住他衣领,眼睛狠狠的瞪着他。

  少年被揍的精神迷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咳嗽了几声,看着眼前这个同班同学,心中突然升出一股直烧到脑门的怒火,明白了容忍不是办法,这份尊严他一定要亲手拿回来!

  他以前是软弱,以至于没跑掉被围殴也不敢还手,但此时,却有了报复的心理,不过现在他必须先忍下了,但性格的正直与骨气让他目视着黄毛老大,并不说话。

  “王八蛋!你这种讨厌的眼神只会让老子更加想弄死你!”武哥怒指少年,反手就是一巴掌,五指都隐隐作疼。

  “武哥,这小子平时看不出来有什么骨气,但却敢英雄救美,你说他是不是电视看多了!哈哈!”绿毛少年双手插裤兜,叼着烟笑的前仰后合,瞬间另外两人也笑的合不拢嘴。

  “**的给老子闭嘴!老子是真的喜欢王靓!只是见她对老子视若无物,才想恐吓她,让她知道老子在这个学校就是第一,看上她是她的福气!只不过这小子不知死活,对老子的闲事他也敢横插一脚!”武哥转首怒吼,其中没少含吹牛的成份,帅气的面孔涨红。

  三人顿时脖子一缩,绿毛赶紧说道:“对,武哥这次是真的动了情,是小弟有眼无珠!”

  他说完心里有股火,被老大诉斥不敢反驳,径直走到武哥抓着的少年面前就是一脚,也不管踢的多重,将烟吐掉又吐了口唾沫,骂道:“就你这龟孙子也敢管武哥的事?!找死!”说完挥拳就要揍去。

  “你们都给我住手!”一道娇声远远传来,只见几十米外的街道上站着一个俏生生的少女,她脸色焦急,长的漂亮可爱又清纯,彪悍的快速跑了过来,这是她这一生中跑的最快的一次。

  “小靓…我…我…”黄毛老大见这少女,心里顿时生出一丝害怕,望着到了眼前的人吱唔不已。

  旁边三人心里也打了个突,别看刚才还耀武扬威,但真在这少女面前,都很害怕。

  少女很怒,到了近前,白嫩的手一指武哥,道:“何武,你是不是想找死!上次你想非礼我,要不是吴天站了出来保护了我,未让你得逞,要不是事后他对我说要我原谅你们,我早告诉我哥收拾你们这帮混蛋了!你们不知恩图报,还来打他,不要脸!”

  一句不要脸骂的何武四人脸上火辣辣的疼,心里对吴天则更加愤恨了,武哥抓着吴天衣领的手都有点微微发抖。

  “还不快滚!难道你们以后不想在学校上学了!”少女穿着清纯,皮肤仿佛吹弹可破,瓜子脸冷了下来。

  武哥听了后脸涨的通红,不是他不想发火,而是不敢。

  王靓的哥哥在这一带可是出了名的混混头。并不是学校里小打小闹过家家的初中生,而是**上混的,有过犯罪史。

  据说砍人不眨眼,死在他手上的不知有多少,但是人家后台很硬,连监狱都没蹲过,砍的也大多是社会上争名夺利的帮派混混。

  在当今社会上,杀个普通人的事要是被捅到网络,那么这后台再硬也难保不死,最轻都要坐几十年牢。当然也并非无法。这里不谈。

  砍死社会上那些有黑帮性质的混混在警察眼里就是仇杀,话肯定是要放话彻查到底,但是在哪个时代又不是黑白一家呢,这事风头一过,也就风平浪静了。

  武哥心里怕啊,他也是不务正业的学生,老师眼中的坏胚子,王靓他哥肯定不把他放眼里,轻的都可能要打断他一条腿,就更不敢往重的方面想了。

  那三个杀马特小弟可没武哥聪明,虽然知道她有个后台,但是火一顶脑门,撸袖子就要上去动粗。

  武哥心中猛地一跳,猛的站起,给杂毛、绿毛还有另一个红毛揣了一腿,骂了句:“傻比!”又小心地对王靓道:“小靓,你别生气,那天我鬼迷了心窍,实在对不住。我这就走,马上走。”说完招呼后面小弟一声就迈步走了。

  王靓刚开始没见吴天被打的多重,是因为被几人挡住了,此时他们一走,就将吴天的情况看了个清清楚楚。

  她顿时眼睛一红,泪水就流了出来,冲上去扶起吴天,看着他鼻青脸肿,心里不是滋味,怒意徒增。马上就对走出去没几步的四人冷冷说道:“我让你们走了吗?”

  武哥身形一滞,心说这妞搞什么,不过还是转身低了一头地干笑道:“小靓,刚才你不是说让我们滚吗?”

  “对,是让你们滚。”王靓接下的话让黄毛武哥嘴张的老大,一脸不可思议,看了看地上的路,又不敢确定的问道:“小靓,不要吧?我们都没计较了啊??”

  “让你滚你们就滚,还在那愣着做什么!”王靓霸道的话打断了武哥的不确定。

  躺在她怀里的吴天闻着她身体散发的清香,精神忍不住一振,看着那白嫩脸庞,心里又大不滋味,自己真成吃软饭的了?要一个女人来保护?

  想到这儿,吴天咳嗽几声,挣扎着勉强站了起来,王靓迅速扶着他,怕他摔着。

  吴天冲她一笑,轻轻推开放在身上的手,说道:“没事,还没那么严重。”

  武哥被王靓的话惊的不轻,再看到两人这样,眼睛都要喷火了,就要指着吴天大骂。

  但接下来王靓的一眼瞪的他浑身一紧,硬是把脏话吞进了肚子。

  “算了吧,让他们走吧。”这时吴天对着身边王靓这样说道,他自己的事不想人管,这些杂碎欠自己的吴天要亲手拿回来。

  “你呀,被他们打成这样了还替他们说话,就是心地太好了!”王靓嘟囔着,但有泪水的眼睛却是弯了起来,很可爱,看的吴天都是一呆。

  最_新章)节q上\酷$匠…网s

  自从上次何武敢不要命想非礼她时被吴天所阻,她对他的好感可以说是瞬增。开始是想报答他的,自己买的东西都要叫他吃,各种零食送。可是。她自己陷的越来越深。

  其实吴天在班里是个好学生,成绩名列前茅,一直是第一,他也感觉到了她的不同。想说些什么又不忍,他认为现在应该以学习为重。

  武哥瞬间气不打一处来,菊花一紧再紧,深吸口气,差不多是红着眼道:“好好好,我们走!”

  他倒不是在意吴天的好话,而是王靓对吴天这样子让他要喷火。

  “再瞪一眼就给我滚!”王靓见吴天一呆,脸不觉一红,再看黄毛就打心里不爽,一句话让武哥遍体鳞伤,狼狈而去。

  黄毛武哥等人此时忘了老师在课堂上的一段话,应该铭记终生的话。这话就是:“在这个社会上,学校里,千万别太过火去招惹老实的人,一旦欺人太甚,所遭到报复将是你承受不起的。”

  吴天见班里的几个杀马特走后,就对身边人说道:“王靓同学,今天谢谢你了,我还有功课没有完成,就先回去了。星期日再见。”

  他说的彬彬有礼,话语清晰,然后忍痛捡起地上的书包,心想这个星期天可要疼着过了。

  王靓被他说的一呆,等想帮忙时已见他背起书包,脚一颠一颠而走。

  她急忙上去,搀着他道:“你看你这样,今天我也没什么事,我送你回去吧!我还不知道你家在哪呢!”说完还有点红的明媚大眼一瞥吴天悲催的形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幽邪门说:

新书求罩,努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