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陆俊鸣此刻正站在收银台里面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什么,那些动作似曾相识,貌似,这货在学我。

  靠,劳资才建立起来的良好想象,就被他这样无良的给破坏了。

  我满脸阴沉的来到了收银台,苏小花和刘燕看到我之后立刻收住了笑声,由于陆俊鸣是背对着我的,所以他还在那里毫无节操的表演着。

  “我跟你们说啊,陈浩以前的时候可怂了,没事就跑到我这里来哭鼻子,那模样,简直笑尿,哈哈哈”。

  苏小花轻轻的碰了碰陆俊鸣,示意他不要再说了,可是这脑残根本懂不起苏小花的意思,还是在那里口若悬河的说着。

  “今晚你可以睡大街了”,我冷冷的在陆俊鸣身后爆了一句,这货开始的时候还得意的回答说没事,还说他兄弟今天就回来,会照顾他的,说到一半,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只见他慢慢的把头转了过来,眼神里满是惶恐,但很快的,又变成了一副和珅的模样。

  都说女人的脸,六月的天,但陆俊鸣的境界绝壁比女人要高出好几个档次。

  “哎呀,浩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给我说一声”,陆俊鸣一边说,一边就来接我的行李。

  我没好气的打开了他的手,让他不要碰我的东西,陆俊鸣嘿嘿的笑着说刚才都在开玩笑,没一句话是真的,我冷笑了一下,告诉他我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我已经听到了。

  “看正版章节上N酷☆匠#网}

  陆俊鸣委屈的问我是不是真的要让他睡大街,我戏谑的问他不可以吗?陆俊鸣说他在这里只有我一个兄弟,他舍不得离开我。

  我去,这货的三观估计还留在C市吧,一来就这么的无节操。

  懒得和他瞎扯淡,放好行李后,我问他什么时候过来的,他说昨天才到,我问他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他说他想给我个惊喜,谁知到了之后才发现我已经去了广州,想到我今天就会回来,所以就一直没联系我,说完,他就一脸的小鸟依人,那模样,简直变态。

  不得不承认,陆俊鸣的强大远远是我所无法比拟的,这一次他赢了,基情无限什么的,让我鸡皮疙瘩直掉一地。

  见他正慢慢的朝我靠了过来,我恶寒的一把把他推开了,随即,我问他怎么想到来太原了,他说C市不好玩,就来太原找我玩几天,他还告诉我说莎莎可能过几天也会过来,让我洗白白了等着她的临幸。

  我勒个去啊,我特么交的都是一群什么朋友,顿时,我对自己的人生观产生了质疑,我在考虑还要不要和他们继续交往下去。

  我笑了笑,问他既然无聊,为什么不和何依依努力造人,谁知我话音刚落,陆俊鸣的眼神就黯淡了下来,他说他和何依依掰了,我问他是什么时候的事,他说就前段时间。

  我没有问他原因,我想,这种事情换到谁身上都会不好受,更不希望别人打破沙锅问到底,我是过来人,所以很清楚陆俊鸣此刻的感受。

  其实,他的这段感情从我回C市的那天开始,我就已经看到了结果,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不过这样也好,早断早轻松。

  下午,我在卖场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因为陆俊鸣昨晚睡的酒店,所以我还得等他收拾东西,然后带他去寝室。

  放好东西后,我就和陆俊鸣到网吧去消磨时间了,一直到晚上七点过,我才接到璞泽的电话,他问我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说在网吧呢,璞泽听到后愣了一下,他说没想到我还喜欢玩那个,我尴尬的笑了笑,告诉他我也只是陪陪朋友。

  我们没有聊多久,他问了地址后就挂断了电话,刚收好电话,陆俊鸣就过来拍了我一下,我问他怎么了,他说“耗子,你现在混得不错啊,还有专车接送”,我没接话,只是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不过话说回来,我这样子在太原到底算个什么阶层,如果不是陆俊鸣无意中提出来,我还真没有认真去审视过。

  大概过了七八分钟,璞泽的车就开了过来,我没有耽搁,直接结账拉着陆俊鸣出去了。

  在车上,陆俊鸣一直在叽里呱啦的说着,完全不用我介绍,他就率先把自己推销了出去,看得出来,他很热情,热情原因很简单,他认为璞泽有钱,他想多认识些有潜力的朋友。

  出发点很好,我也赞成,可是,不知道陆俊鸣清楚璞泽的真实身份后,他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