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员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他说许总好像还在酒店里面,说到这里,他小声的问我是不是跟许总吵架了,我好奇的问他为什么这么说,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芸姐今早表现出了什么,谁知到后面我才知道,原来是我自己的原因。

  工作人员讪讪的笑了一下,他用手指了指我的鼻梁,好吧,这货的想象力还真够丰富,他竟然以为我和芸姐昨晚打架了。

  唉,我倒是很想和芸姐吵吵闹闹,至少那也是一种另类的幸福,可是,我现在连这个变态的机会都没有,真是悲催!

  感受到工作人员的误会,我竟然不自觉的走起神来,就在我神游的时候,工作人员轻轻的碰了碰我,我回过来神问他怎么了,他说许总出来了,顺着他的眼神,我望了过去,只见芸姐正从电梯里走出来,看到她的那一刻,我复杂的心绪终于平复了下来。

  因为,她是一个人,想象中的韩亚文并没有出现。

  芸姐出了电梯后也发现了我,她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我对工作人员说了声谢谢,让他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工作人员很识趣,他只是意味深长的望了我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偌大的酒店大厅里,就只剩下了我和芸姐两个人,这种感觉很微妙,我似乎很享受这种难得的独处,尽管我和芸姐还是住在同一个房间里,可是那种陌生感让我几近崩溃。

  短暂的犹豫之后,我便朝芸姐走了过去,芸姐没动,她的眉头是微微皱着的,眼神好像很复杂,我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也不想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即便是她讨厌我的出现,我还是想厚着脸皮和她谈一谈。

  走进之后,我问芸姐今早为什么不叫我,芸姐笑了笑,她说我昨晚累了一晚上,想让我多睡一会儿。

  呵呵,我能说这是她对我的讽刺吗?什么叫累了一晚上,到底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芸姐,你不要误会,我昨晚遇到点麻烦,所以回来晚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立刻向她解释,或许只是希望她不要误会我吧。

  君子坦荡荡,这句话没错,可是碰到女人,我觉得有些解释还是必要的。

  芸姐笑了一下,说“哦,也对啊,英雄救美嘛,呵呵”。

  我皱了皱眉,说实话,我很不喜欢芸姐的这种语气,这是对我的挖苦,我宁愿她能生气的对我咆哮,甚至打我,可我就是接受不了这种酸楚的话语。

  强压住怒意,我告诉芸姐不是她想象的那样,说完,我就准备把昨晚的经过好好的对她讲一下,但是芸姐似乎不愿意听我说,还没等我开口,她就无情的打断了我的话。

  最/W新…章(节●¤上i酷X匠e7网'b

  “好了,陈浩,你不需要对我说这么多的,这是你的生活,你有权利安排,我们只是朋友,我能做的,也仅仅是劝诫你不要给自己惹上太多的麻烦”。

  ‘啊…’我心底有个声音在歇斯底里的呐喊,这一刻,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生不如死,被冤枉的感觉很难受,可更难受的却是无论我怎么解释,对方都不相信。

  芸姐,你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之前你不是还支持我和承梦寒交往吗?可是为什么现在却一再的挖苦我?

  难道说,芸姐是在吃醋了吗?

  想到这里,我眼前陡然一亮,芸姐吃醋了?芸姐这次真的吃醋了,哈哈!

  我愣在那里傻傻的笑了起来,芸姐问我在笑什么,或许她也没意识到这种情况下我还能笑得出来。

  回过神来后,我发现芸姐正疑惑的看着我,来不及多想,我猛然的凑到了芸姐的耳边,这个举动也把芸姐吓得娇躯微颤。

  “陈,陈浩,你干什么”,芸姐有些紧张的问我,由于距离很近,我几乎能听到芸姐急促的呼吸声。

  “芸姐,我知道你吃醋啦,我现在很开心”,说完,我就转头准备朝芸姐的小脸吻去。

  整个过程芸姐都没有反应,我知道她肯定很清楚我准备对她做什么,芸姐没反抗,没拒绝,急速加剧的呼吸声暗示着她已经默认了我的举动。

  看来,我和芸姐的关系终于要恢复到那晚的时候了,这是我最希望的,我想,也应该是芸姐最希望的。

  我的嘴唇离芸姐的俏脸越来越近,淡淡的薰衣草香味不断的刺激着我的大脑神经,仿佛这个吻不是我在给予,而是芸姐在索取。

  “咦,小芸,你怎么还没过去啊”,一个熟悉而恶心的男声不合时宜的传进了我的耳朵里,也因为这个声音,也让芸姐像大梦初醒般的回过了神来。

  我去,韩亚文,你特么是故意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