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话说回来,要我以身相许倒是无所谓,毕竟承梦寒还是很不错的。

  承梦寒白了我一眼,她说我真的不要脸,无论怎么都在占她的便宜,我无辜的看着她,尼玛,劳资比窦娥还冤,就差六月飞雪了,好么!

  我靠在电杆上大口的喘着气,整个人看上去应该很狼狈的,这个时候承梦寒走了过来,她问我有没有什么事,我嗤笑一下,问她视力是不是下降了。

  承梦寒自讨没趣的娇哼了一声,随后,她便把我重新扶回到了烧烤店,之前围观的人群已经散去,烧烤店再次恢复了安静,只不过这种安静显得有点萧条而已,因为刚才的打斗已经让店里面目全非。

  坐下之后,承梦寒戏谑的对我说道“嘻嘻,没想到你陈浩还挺男人的,刚才的那几个动作看得我都快痴迷了”,我白了她一眼,没接话,因为我知道她是在挖苦我,对于这种高智商的小妞,最好的武器就是沉默。

  或许是见我没搭理她,承梦寒有些不满的碰了我一下,说“喂,我在夸你呢,怎么连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呵呵的笑了笑,告诉她痴迷我可以,但是千万别爱上我,因为我不喜欢飞机场。

  其实,承梦寒的身材还是很不错的,虽然胸部不算大,但对于整个形象来说也算是恰到好处,我之所以这样说,仅仅也只是为了气一气她。

  可是,我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承梦寒是个女孩儿,她有着天底下所有女孩儿的通病,作为女孩儿,似乎都很讨厌别人说她们的胸部小,尤其是男人。

  只见我的话音刚落,承梦寒就秀目圆瞪的看着我,随即她做了一个极其诱惑,极其毁节操的动作。

  承梦寒不由分说的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猛然的抓起了我的手死死的盖在了她的白兔上。

  好软,好有弹性,这是我反应过来后的第一个感觉。

  “哼,小吗?”,承梦寒傲娇的抬起头看着我,仿佛她此刻正在死命的捍卫自己的尊严,甚至忘记了我还是一个男人。

  我没把手抽回来,就这样被承梦寒操控着,不要说我猥琐,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面对我的这种福利,估计谁也不会拒绝的。

  在听到承梦寒的问话后,我下意识的捏了捏,谁知我的举动很快就换来了承梦寒的一身娇哼,这个时候,她终于反应了过来,一把把我推开后,便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

  我去,好痛,之前的伤痛感都还没退却,现在又再次受伤,搞什么。

  “陈浩,你这个流氓”,承梦寒骂完我之后竟然开始呜咽起来。

  我傻傻的捂着发烫的左脸,这尼玛到底是要搞什么,貌似从头到尾我都是一个背操纵的傀儡,又不是我主动摸上去的,为毛我还成了流氓了,靠。

  或许是羞怒交加的缘故,承梦寒在扇了我一巴掌后不解气,竟然还想过来扇第二巴掌,但这一次,我反应过来了,在她的小手带着劲风呼过来的时候,我就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我用力的将承梦寒的手给甩了回去,问她到底想干什么,承梦寒的回答很直接,她说不想干什么,只想打死我这个臭流氓,我无语的笑了笑,让她说话注意用词。

  承梦寒白了我一眼,她说我就是臭流氓,我当时听到后真的生气了,女人耍泼可以,但不能毫无节制,任何男人都有自己的忍耐限度,包括我在内。

  我让她搞清楚,到底是谁把我的手放在她胸部上的,按理说,我才是受害者,承梦寒闻言这才反应过来,只见她小脸通红的看着我,小嘴一张一合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看来,我的这句话直接说到了重点上面。

  小丫头片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真当我陈浩好欺负了。

  原以为承梦寒的气焰会被我的这句话打压下来,可是没想到的是,我低估了承梦寒的心理素质,她的强悍远远是我无法想象的。

  $S酷b匠y、网{正8版Gf首%$发。@

  因为承梦寒说过,她是C市的女孩儿,C市的女孩儿都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女汉子。

  “反正我不管,你摸了我,就要负责”,就在我暗自窃喜已经处理好问题的时候,承梦寒却毫无征兆的冒出了这句话。

  负责?要我怎么负责?这个问题似乎很尖锐啊。

  我想了想,问她到底想怎么样,承梦寒说这是我应该考虑的问题,而不是问她,我说要不让她也摸我一下,这样也算扯平了。

  承梦寒鄙夷的笑了笑,她说我想得真好,我说我只想到了这个,总不可能让我以身相许吧,说完,我故作委屈的笑了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