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看出了我心里的疑惑,承梦寒更为开心的笑着对我说道“你刚才不是亲口说了吗?你喜欢芸姐,所以我猜对了,而你的话,就是答案”。

  好吧,我承认自己很脑残,居然被一个小妞给耍得团团转,搞了半天,她只是在诈我,而我却极为配合的给了她想要的答案。

  如果这件事传到陆俊鸣的耳朵里,估计他会直接笑趴下的。

  “喂,陈浩,没想到你居然喜欢搞姐弟恋”,承梦寒附在我耳边咯咯的笑着挖苦我,但此刻的我哪里还有心思和她开玩笑,我满脑子里装着的都是我和芸姐的以后。

  到底我要怎么做才能缓和我和芸姐的关系,真的很头疼。

  宴会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参会的嘉宾大多都酒足饭饱离开了,现在宴会厅里已经没剩下几个人,除了我和承梦寒,就只有角落桌的芸姐和之前叫我坐下的那个男人。

  而此时,芸姐正在和那个男人愉快的聊着天,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我的心里再次涌上了一股酸酸的味道。

  承梦寒碰了碰我,问我什么时候回酒店,我敷衍的对她说了句再等会儿,承梦寒问我是不是在等芸姐,我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因为现在我和芸姐的关系已经被她所知晓,再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我告诉承梦寒如果有事就先离开吧,承梦寒笑了笑,说“没看出来啊,你真的挺担心芸姐的,不过这次你大可以放心了,芸姐绝对没事的”。

  又是这样的一句话,貌似承梦寒看待任何事情都这么的肯定,包括我和芸姐的事,同样的,也包括芸姐现在的处境。

  到底承梦寒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儿,第一次,我开始对她的身份好奇了起来,总感觉她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简单。

  同为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我觉得承梦寒的内心世界要比我强大许多,至少性格上的内敛是我远远无法企及的。

  酷~匠+s网C唯一K正m版J,》其他都是@盗版nT

  这一次,没等我开口问她,承梦寒便主动的解释了起来,她说和芸姐聊天的那个男人她也认识,对方是成都地区的总代理,叫韩亚文,是一个很成功的企业家。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成功企业家?为毛成功企业家会有那种猥琐加恶心的眼神。

  虽然心里装着不屑,可是表面上我还是显得比较淡定的,承梦寒似乎并没注意到我的心里变化,她顿了一下之后,就接着解释了起来。

  她说韩亚文真的很厉害,二十岁白手起家,在没有任何人的帮衬下,硬是凭借自己的能力闯出了一片天地,可以说,韩亚文在成都也算是个传奇人物,因为他除了搞服装之外,还涉足了其他的产业,虽然自身资产没有被准确的评估过,但承梦寒说,经她的推算,应该是过亿的资产。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打断了承梦寒的话,承梦寒不解的问我怎么了,我想了想,转头鄙夷的望了远处的韩亚文一眼,说“既然你说得他这么能干,为什么他给人的感觉总是那么的猥琐,不会是你的盲目崇拜导致你的判断出了错吧”。

  承梦寒听见后愣了一下,随即呵呵的笑着说“猥琐吗?我怎么不觉得啊,我看应该是某个人在吃醋吧,嘻嘻”。

  我被承梦寒的这句话顶得无言以对,是我在吃醋吗?好像是吧。

  见我吃瘪,承梦寒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我没看她,而是直接把脸别向了芸姐那边,此刻芸姐似乎和韩亚文也聊到了尾声,看她的样子,应该是要起身回酒店了。

  来不及多想,我立刻起身跟了上去,来到芸姐身边,我问她是不是回酒店,芸姐闻言先是看了看我,随后又看了看身后的韩亚文,说“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情想和韩经理商讨一下”。

  当我听到芸姐的话后,真心想抓狂了,我去啊,这都快十点了,还有什么事情要商讨的,难道刚才坐在那里都是在扯屁话吗?

  强压住怒意,我告诉芸姐太晚了,有什么事等到明天再说不行吗?芸姐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她说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让我自己先回酒店休息就行了。

  我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可是承梦寒在我身边轻轻的拉了我一下,示意我不要再说了,就这样,我眼睁睁的看着芸姐和韩亚文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回酒店的路上,承梦寒一直在安慰我,她让我不要想这么多了,还说芸姐自己有分寸的。

  我笑了笑,告诉她我知道她很仰慕韩亚文,可是我对这货并不感冒,因为不管韩亚文有多成功,但他对芸姐是绝对有想法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