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冷冷的笑了笑,告诉甄英俊不用这么激动,大家都是有素质的人,别表现得跟蛮子似的,说完,我潇洒的环视了一下四周,最后把目光停在了芸姐的身上。

  我希望得到芸姐的肯定,至少在这件事上,我自觉表现得还是非常成熟的。

  可是,我得到的仍然是芸姐那一脸的冰冷,她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我和她已经成为了陌生人。

  芸姐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我这样还不能取悦她吗?难道我刚才阻断她的行为彻底惹恼了她吗?

  可是,我这都是为她好啊!

  心里忍不住闪过一丝失落,我站在这里,突然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对于芸姐的沉默,我没有一点办法,只能这样傻呆呆的立在原地。

  甄英俊此刻已经恼羞成怒,但碍于面子,他又不好发作起来,猛喝了几杯酒后,他便起身匆匆的离开宴会厅。

  当然,对于他的离去,除了我们知道之外,其他的人,仿佛都没有注意到这边,他们依旧在酣畅淋漓的吃着喝着,尽情的享受着总公司带来的福利。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别以为自己屌炸天,其实在别人眼里,说不定什么都算不上。

  甄英俊的离开并没有对大家的心情造成什么影响,因为在他走后没多久,饭桌上又开始热闹了起来,有人招呼我坐下再说,而招呼我的人,正是刚才和甄英俊为伍的那个男人。

  虽然不清楚他是抱着什么目的,但我相信绝对不是是什么好事情。

  一时间,我纠结了起来,本来我是想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的,但同时,我又担心芸姐的处境,毕竟豺狼只弄跑了一只,还有一只正在虎视眈眈的看着芸姐。

  就在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肩膀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我下意识的转过头去,没想到拍我的人居然会是承梦寒,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但看她的表情,应该是站了好一会儿了。

  我朝她投去了一个疑惑的眼神,承梦寒见状凑过来小声的对我说“走吧,回自己的座儿,芸姐她没事的”,说完,她对我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很好奇,为什么承梦寒会如此的肯定,难道说她很了解芸姐吗?

  本来我想开口问问她的,但我最终还是忍住了,也许真如她说的那样,芸姐会没事的。

  我知道,芸姐此刻肯定不想看到我,而这才是我的回到座位的最终理由。

  回到座位上,承梦寒主动给我满上了一杯酒,她让我别想这么多了,我无奈的笑了笑,告诉她没什么的,说完,我就郁闷的一干而尽。

  “嘻嘻,我就知道你和芸姐的关系不简单吧,快说,你是不是喜欢芸姐啊”,红酒还没入喉,承梦寒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咳…’,红酒呛入气管的辛辣感让我眼泪都快流了出来,我去,这妞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为毛总是喜欢选在关键时候说话呢,而且,她所说的每句话都能戳中重点,要不要这么强悍。

  调整好之后,我继续装疯卖傻的告诉承梦寒想多了,我说我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承梦寒似乎并不介意我的糊涂,她依旧自信的说我骗不了她的,她敢肯定我和芸姐绝对有问题。

  一个人自信我倒是见过,但像承梦寒这么自信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听完她的话之后,我顿时好奇心泛滥。

  我疑惑的问她为什么会这么说,承梦寒没直接回答我,而是让我先回答她刚才的问题,如果我回答了,她才会告诉我真相。

  都说好奇害死猫,此刻,这句话在我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其实,我当时之所以会好奇,是因为我担心她看出了端倪,如果真是那样,说不定回到太原后,别人也会发觉的,为了规避风险,我必须在第一时间知晓真相,知晓我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看着承梦寒一脸得瑟的表情,我当时真的好想拿块豆腐砸在她的脸上,果然是C市的女孩儿啊,性格跟特么个女汉子似的。

  权衡了一会儿之后,我便凑到承梦寒的耳边小声的对她说道“没错,我的确喜欢芸姐,好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这么肯定了,是不是我在什么地方表现出来了?”,说完,我就一脸急切的盯着她。

  承梦寒呵呵的笑了笑,她说真相其实就在面前,我狐疑的问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指了指我,说我就是那个真相。

  突然间,我感觉天旋地转,为毛这妞说话我一句都听不懂了。

  @更oU新sI最快V上酷?V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