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真的怀疑是缘分在作祟,本来我是想寻找芸姐的,但没想到却被承梦寒给发现了,既然对方已经在朝我挥手示意,作为礼貌,我也只能略显尴尬的走了过去。

  “呵呵,你眼力真好”,我走近之后半开玩笑的对承梦寒说道。

  承梦寒笑了笑,她说她一直在盯着门口看,所以我刚进来,她就发现了,我疑惑的问她为什么一直看着门口,是不是在等什么人。

  承梦寒嘻嘻的笑了笑,她说她在等个帅哥,不过已经等到了,说完,她朝我指了指身边的座位,示意我先坐下再说。

  好吧,我承认自己很喜欢这种赞美,帅哥!受之无愧啊,哈哈。

  见承梦寒如此的热情,本着怜香惜玉的原则,我只能含笑的坐了下来,不过在坐定之后,我还是再一次的环视了四周,但结果始终一样,依旧没有我想要的信息,依旧没有看到芸姐的影子。

  顿了一下后,我故作随意的问承梦寒有没有见到芸姐,承梦寒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说“啊,你和芸姐不是一起的吗?怎么现在反倒来问我呀”,说完,她贼贼的笑了起来。

  看到承梦寒的笑容,我当时瞬间明了了,因为从她的表情上我可以猜到,承梦寒肯定知道芸姐在什么地方,而且还知道了其他的一些事情。

  果然,还没等我反应,我就看见承梦寒正用手指着我身后的方向,我下意识的将头转了过去,顺着她的手指,我将目光聚焦到了角落的一张桌子上。

  没错,那是芸姐,在她身边的,还有另外几个男人,这应该就是她口中所说的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芸姐和那帮人坐在一起的时候,心里突然感觉到酸酸的,很不舒服。

  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吃醋了,但我更希望芸姐能坐在我身边。

  “喂,陈浩,你和芸姐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承梦寒的声音再一次不合时宜的传入了我的耳朵里。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告诉她我和芸姐只是一般的朋友,顶多也就算是工作上的同事。

  其实,我并不想故意去骗承梦寒,我只是觉得我和芸姐的事情不方便让外人知道,因为这是我和她的秘密,我和她的回忆,能分享的,也只有我和芸姐。

  承梦寒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问她在看什么,她说她在看我是不是在说谎,我戏谑的问她看出了什么名堂没有,承梦寒闻言点了点头,她说她看出来了,她觉得我是在撒谎。

  是的,我承认自己真的在撒谎,但为了芸姐,我没得选择。

  我故作无奈的摇了摇头,告诉承梦寒想多了,承梦寒说她这是直觉,应该不会错的,我见她似乎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所以在她还没有开始展开第二轮进攻的时候,我就借故转移了话题。

  i;最$k新$N章节%w上XY酷6匠x,网_H

  随后的时间里,我们就扯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再也没有扯回到我和芸姐的感情问题上了,当然,这种结果才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开席了,我的心思完全没有放在饭桌上,由于我的位子正好背对着芸姐,想观察芸姐的动向,我只能转过头去看,可是,我又不想让承梦寒看出任何的端倪,无奈,我就只能偶尔借故拿东西去瞄上几眼。

  我想,当时我的样子应该很可笑吧,要不然承梦寒怎么会时不时的偷笑呢?

  真的是不做死就不会死,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打死我也不会对芸姐今早的问题不作为了。

  芸姐由始至终都没有看向我这边,至少每次我看向她时,她总是在淡然的和对方聊着天,说实话,我很讨厌那帮男人,因为他们恶心的笑话老是逗得芸姐一阵娇笑。

  芸姐的笑容应该只属于我一个人,而她此刻却毫无保留的奉献给了其他的男人。

  饭局进行到了尾声,桌上的几瓶红酒早已见了底,我是个酒量还不错的人,所以这几瓶酒对于我来说几乎没什么效果,甚至连微醉的感觉都没有。

  我再次侧眼看了看芸姐的那桌,发现他们的红酒也喝光了,此时的芸姐已经满脸红霞,那模样看得我心里猛跳,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我觉得‘娇媚’二字最为恰当。

  没错,酒后的芸姐的确可以迷倒众生,至少可以秒杀掉她所坐的那张桌上的所有男人。

  不知道是出于社交还是礼貌,芸姐对于每一个敬她酒的男人都是来者不拒,一杯红酒几乎都是一干到底,我不清楚芸姐的酒量有多大,但我相信任何一个人这样猛喝红酒都是会醉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