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之前在街边小吃店的那一幕,我忍不住失落的长叹一声,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冲开这层束缚彼此的枷锁,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我彻底走进芸姐的心理世界。

  我真的很茫然,完全找不到任何的方向感。

  “陈浩,我先睡了啊”,芸姐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思绪,等我转头看向她时,芸姐已经背转身躺了下去,甚至连她的脸都不愿意让我看见。

  既然芸姐已经睡去,我继续坐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无奈的长叹一声后,我也索性躺了下去。

  我和芸姐之间仅仅只有三十公分的距离,我的想办法靠近她,缩短她,最后,占有她。

  我承认当时我的想法很邪恶,但我做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走到这最后的一步,如果真的要把我定义成禽兽,那就让它来得更猛烈些吧。

  躺下之后,我迅速的将床头灯关闭了,房间顿时一片漆黑,我需要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场面,因为这样一来,芸姐就看不见我,她也无法知道我在想什么,做什么。

  我当时只想做的,就是迅速的想出一个靠近芸姐的方法,我得找一个适合的理由去接近她。

  想来想去,我都没有琢磨出一个可行的借口,每次想出来之后都会被我立刻否定了,因为芸姐是个很聪明的女人,我必须要找到一个更加聪明的办法。

  渐渐的,我的脑袋开始晕眩了起来,我知道这是用脑过度的现象,因为早上我还处于发烧阶段,身体也并未痊愈,所以只要稍微想想事情,就会感到很难受。

  大脑晕厥得厉害,我下意识的坐起来干呕了几下,舒服多了,芸姐或许也被我的声响给惊动了,只见她小声的问我怎么了,由于房间关着灯,所以我也看不清楚她的表情是什么。

  “芸姐,我好难受”,我无力的回答着芸姐的话。

  芸姐闻言立刻坐了起来,但房间依旧没开灯,我能感觉到芸姐正在朝我一点点的靠近,很快的,我的额头就感觉到了一只柔软的小手,那是芸姐的手。

  “啊,怎么又发烧了啊”,芸姐有些慌乱的说道,随即,她就准备去打开床头灯,但被我叫住了,我让她别开灯,芸姐问我为什么,我说开灯后会更加的不舒服。

  /酷PY匠网。S唯!一+R正!m版,其h他都Fm是4盗◎~版

  芸姐将信将疑的哦了一声,她问我该怎么办,问我要不要去看看医生,我笑了笑,告诉她不用了,只要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芸姐有些不确信的问我是不是真的不需要看医生,我说真的不用了,说完,我让芸姐自己先睡,不用管我。

  此时的芸姐哪里还有心思睡觉,她就这样坐在那里一直盯着我,仅仅依靠那一丁点的月光,我模糊的看见芸姐脸上满是焦虑的神色。

  我苦笑了一下,告诉芸姐不用这么紧张的,芸姐说她去帮我拿点药,我还是说不用了,然后让她赶紧睡觉。

  芸姐摇了摇头,说“你现在的情况,叫我怎么能放心睡觉”,我告诉她真没什么了,已经好多了,说完,我还装b的做了一个没事的动作。

  见芸姐迟迟不动,我知道她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为了不让她担心,我告诉她如果她不睡觉,那我就先睡了,芸姐说好啊。

  看来,非得要我用行动来博取她的信任了。

  我故作随意的躺了下去,其实当时我还是很难受的,大脑像浆糊一样混乱不堪,几次想吐都被我强行的压了回去。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感觉到芸姐也躺了下来,但她没有睡,而是直勾勾的盯着我,生怕我有什么不测似的,唉,就一个发烧,有必要这么紧张么。

  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芸姐小题大做了,但到后来我才知道,芸姐之所以这么紧张,是有原因的。

  我强忍住身体的不适,问芸姐在看什么,是不是觉得我长得很帅,芸姐闻言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骂了句“不要脸”,呵呵,骂得我心里美滋滋的。

  芸姐问我是不是真的没什么了,我告诉她真的没什么,如果有事,不用她说,我也会去找医生的,芸姐听到后这才慢慢的将身子转了过去。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半夜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好冷,我以为是自己又把被子踢掉了,但睁眼看了一下,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

  那股寒意仿佛已经渗入了我的骨髓,即便是裹着厚厚的被子,我也开始不自觉的哆嗦了起来,这特么到底什么情况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