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的我,总是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芸姐并没有理睬我,而是直接从工作人员的手里接过了传真纸。

  好吧,这下真的把自己坑死了。

  我静静的站在旁边,没有说话,不敢说话,尽管我尽量保持冷静,但周围急剧下降的温度还是让我不寒而栗。

  看完之后,芸姐将传真纸送还给了工作人员,然后歉意的说了声对不起,她说是她自己弄错了,让对方别介意。

  工作人员笑了笑说没什么的,他让我们早点休息,说明天早上九点,公司会派车过来接我们。

  芸姐礼貌的和对方告了别,我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说不定等那货一离开酒店,这座沉寂已久的火山就会猛然喷发出来。

  我不能给芸姐爆发的机会,我必须要找到生存的办法。

  还没等芸姐开口,我就主动对芸姐说道“芸姐,要不这样吧,你在这里住,我去另外开个房间就是了”,说完,我泱泱的笑了笑。

  M更CQ新u最j快上I酷匠,网

  虽然没有镜子,不知道我当时笑起来是什么样子,但估计比哭还难看。

  芸姐她没接我的话,而是一直皱着眉头看着我,良久,芸姐才淡然的问了一句“你在订房间的时候怎么没问过我?”

  呵呵,问你,如果问了你,我还能订一间房吗?搞笑了。

  但当时想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自己的生存都成问题,哪里还有心思来YY。

  我的大脑在飞速的运转,对于芸姐的问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她,总不能告诉她我想和她滚床单吧,估计说出来,我就会被秒杀在当场。

  芸姐犀利的眼神看得我心里发毛,我不敢和她对视,我怕被她吃掉,唯今之计,只有用行动来代替解释。

  来不及多想,我径直来到了前台,询问服务员还有没有其他的空余房间,但不知是老天故意玩我还是怎么的,得到的结果竟然是满房。

  满你大爷啊,难道她不造这样会害死我的吗?

  我让服务员帮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弄个房间出来,服务员礼貌的摇了摇头,说房间确实已经满了,她们也没办法。

  芸姐这个时候已经跟了上来,她还是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旁边,但这种压力是无形的,我几乎快要窒息而死了。

  没办法,我只有告诉芸姐酒店没有多余的房间了,芸姐问我打算怎么办,我想了想,告诉她我会在旁边找个酒店住下的。

  芸姐问我是不是很熟悉广州这边,我摇了摇头,这是我第一次来广州,完全属于那种出门就找不到回家路的主。

  芸姐莫名的叹了口气,她说她累了,先回房了,说完就径直去了电梯的方向。

  我傻傻的站在前台不知所措,芸姐这是什么意思啊?难道真的不顾我的死活了吗?

  突然,我看到了脚边的行李,那一刻,我仿佛明白了什么,黎明的曙光已经来临,等待我的,将会是灿烂的明天。

  我拧着行李屁颠屁颠的来到了电梯口,由于芸姐已经上去了,我也只能等着下一趟电梯,但这些都没关系,我能进屋才是最主要的。

  凭着记忆,我找到了房间号,看着房门上的四个三,我的心已经激动得快要跳出来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今晚可以和芸姐同床共枕了?

  我接连深呼吸了好几口气,直到情绪稳定下来后,我才轻轻的敲响了房门。

  连续敲了好几次才听到屋里的脚步声,没有意外,开门的是芸姐,她问我怎么这么久才上来,我傻傻的笑了笑,告诉她电梯刚才停电了。

  芸姐无语的白了我一眼,估计我的这个理由彻底雷倒她了,不过没关系,能看见芸姐这么妩媚的眼神,脑残一次也是值得的。

  进屋之后,我就迅速的环视了一下房间的布置,可当我看到床铺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床房!酒店的婶婶们,你们要不要这么好心,乐死我了。

  激动的情绪被我强压在了心底,侧眼看了看芸姐,只见她正在卫生间里忙活着什么,似乎没有发现我的异样。

  随意的将行李放在一边后,我便坐在床边看起电视来,没一会儿,芸姐也出来了,她问我要不要先洗漱一下,我摇了摇头,告诉她我等会儿再去。

  芸姐没有和我坐在一起,她是坐在椅子上的,坐定之后,场面再一次陷入了沉默,除了电视机还在卖力的响着,屋里就没了一丝生气。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有五六分钟吧,芸姐说话了,她小声的问我为什么准备睡哪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