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花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彻底的激怒了那个叫秦子斌的男人,只见他将还没点燃的香烟捏作一团,然后恶狠狠的对我说道“少特么来这一套,我知道,你就是那个勾走我媳妇儿的杂碎吧,哼“。

  秦子斌说话很难听,我当时听到后真的很想冲上去揍他,但同时,我也考虑到苏小花的面子,一阵纠结后,我硬是把这口怒气给咽了回去。

  我让他嘴巴放干净点,秦子斌说他就这德行,不服气可以打他。

  我去,这货真的以为我不敢动手么,虽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赢他,但关乎到尊严的问题,我想,即便是打不赢,估计也不会吃亏到哪里去。

  拳头已经被我紧紧的攥在了一起,如果他再出言不逊,我绝对相信自己的拳头会和他的那张臭脸来一次最亲密的解除。

  “秦子斌,你疯够了没有,我都说了,咱们分手了,你这样做,只会让我更加的看不起你“,苏小花毫无征兆的怒斥打破了这剑拔弩张的场面。

  我将紧握的拳头稍微松了松,直到这时,我才弄明白他们之间吵架的原因。

  估计是苏小花提出了分手,而秦子斌不愿意接受,可是,苏小花为什么会提出分手,因为从我对她的认识来看,这妹纸应该是个很重情义的女孩儿。

  看来,里面应该另有隐情。

  秦子斌听到苏小花的话后一阵狂笑,他告诉苏小花分手不是这么简单的,苏小花问他到底想怎么,秦子斌想了想,说他要精神损失费。

  噗,我差点被自己的唾沫给呛到,这尼玛什么奇葩,一直以来,我都只听过女孩儿找男的要青春损失费,从没听到男的也要这玩意儿,真心碉堡了。

  苏小花被气得秀目圆瞪,她盯着秦子斌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想想也是,遇到这种绝种屌丝男,估计你有十张嘴也说不过他。

  见苏小花已经被气得够呛,我于心不忍的问秦子斌到底要多少钱,刚说完,苏小花就阻止的说道“店长,不可以的,这是我的私事,不能麻烦你”。

  我摇了摇头,告诉苏小花没事的,说完,我来到秦子斌的面前,然后将刚才的问题重复问了一次。

  秦子斌或许以为我怕了他,只见他得瑟的围着我转了一圈后,伸出了五根手指。

  五千么?这货还真特么说得出口。

  我告诉他我身上没这么多钱,他问我有多少,我翻出钱包看了看,告诉他只有三千多块钱。

  秦子斌闻言愣了一下,随即不耐烦的说三千就三千,我担心他嫌钱不够,怕他以后又来找苏小花的麻烦,于是告诉他剩下的钱可以跟我去银行取。

  秦子斌接过钱粗略的数了数,他说不用了,剩下的两千块就当送给我买TT了,呵呵,很大方啊,拿我的钱做人情,看来这货脑子还是挺好使的。

  我和苏小花是步行回门店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着芸姐的事情,璞泽说她昨天就回来了,我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去找她。

  “对不起,店长”,苏小花突然莫名的对我道起歉来。

  我知道她还在为刚才的事情内疚,尽管我不知道苏小花向秦子斌提出分手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但凭我这几个月对她的观察,苏小花还是挺善良的。

  于情于理,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我都应该出手帮帮她。

  我告诉苏小花不用道歉,又不是什么大事情,苏小花说是她自己没有处理好,我笑了笑,说“人无完人,没有谁可以顺顺利利的处理好每一件事情,包括我也不行”。

  苏小花摇了摇头,说“不会啊,我觉得店长你就很能干,来到太原之后,门店的很多顽疾都解决了,而且还为同事们争取了不少的福利,现在同事们都把你当精神领袖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北方的女孩儿还真的飒爽,喜欢一个人,崇拜一个人都是很执着的,精神领袖,这个帽子是不是太大了一点,不过话说回来,听到这句话心里还真的挺舒坦。

  心里虽然很爽,但语言上我还是尽量的保持平和,我让苏小花好好的纠正一下员工的这种想法,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管理者,我的目的就是让他们为自己创造更多的效益,同时,也让他们帮我创造效益。

  苏小花说我的这话太过于直白,我说事实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是为自己的目的而生存,没有精神领袖,人,都要学会依靠自己。

  其实,我并不是有意来打击苏小花她们的这种积极性,只是我觉得,不能让她们对于我的存在有了依赖性,独立才是她们最需要学习的东西。

  k酷9匠;w网|正!…版。%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