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唯{一正版》,其$n他都7是=盗O版

  我告诉水悦馨我已经回来几天了,一直待在老家,今天才返回C市的,水悦馨听到后很淡定的哦了一声,紧接着,她问我什么时候离开C市,我想了想,告诉她可能过完元宵就要回去了,水悦馨没有其他的反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提前祝我一路顺风。

  我们俩就像一对普通朋友一样站在包房的门口闲聊着,其实我和她彼此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着什么,可是,没有人愿意去捅破这层窗户纸。

  我不愿意捅破,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和水悦馨的感情,如果芸姐没有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或许我还能如当初说的那样,好好的对水悦馨。

  可是,我在太原碰到了芸姐,她是我这辈子认定的女人,至于水悦馨,或许像现在这样,也是个不错的结果。

  莎莎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此时的她已经喝得半分醉了,不得不说,莎莎真的很漂亮,醉眼朦胧的时候则是更加的迷人。

  莎莎走过来牵住了水悦馨的手,做作的说“你怎么这个时候才来啊,我都被这臭耗子给欺负死了”。

  我去,天地良心,就莎莎那副女汉纸的架势,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欺负她啊,开特么什么国际玩笑。

  水悦馨歉意的笑了笑,说她家里有点事耽搁了,我说没关系的,只要来了就行,谁知我刚说完,莎莎就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是啊,只要来了就行,也不知道当初某些人是怎么想的,典型的脑残,哼”。

  我知道莎莎说的那个某些人是我,也知道她所映射的意思是什么,可我真的不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所以,我选择了沉默。

  见我迟迟没有反应,莎莎一气之下就拉着水悦馨进去了,或许她觉得她都说成这样了,我都还不开窍,似乎有种烂泥扶上墙的感觉。

  看着她们俩倩丽的背影,我只能无奈的呵呵了,现在怪我也好,免得日后我辜负了水悦馨。

  玩到一半的时候,陆俊鸣又坐了过来,他小声的问我到底和水悦馨是什么关系,我说只是普通朋友,陆俊鸣鄙视的切了一声,他不相信我说的话,理由很简单,因为普通朋友不会有水悦馨的那种眼神。

  我好奇的问他水悦馨看我是什么眼神,陆俊鸣想了想,半天才挤出了一个毫无营养的成语“含情脉脉”,我去你大爷的脉脉,靠。

  我笑了笑,告诉陆俊鸣想多了,陆俊鸣说他绝对没看错,还说水悦馨肯定对我有意思。

  没错,陆俊鸣这点说得很到位,但当时的情况,我不可能承认他说对了,碍于自己的颜面,我还是得继续装下去。

  我故作愠怒的让他不要乱说话,毕竟水悦馨是女孩儿,要顾忌到对方的名节问题,陆俊鸣或许也意识到自己说过了一点,在我说完之后,他就很识趣的闭上了嘴。

  整个晚上,我都没去唱一首歌,一直坐在角落里看着他们玩耍,陆俊鸣时不时的会跑过来和我喝几杯,但他的重点,仍然是放在麦克风上。

  我特么就没弄明白,一个五音不全的屌丝,长时间的霸着麦,也不怕听歌的人患上心肌梗塞吗?

  和我一样,水悦馨从来了之后就一直安静的坐在我对面,她也没唱歌,中途的时候,我曾偷看过几次,只见水悦馨低头玩着手机,不知道她在和谁聊天,总之应该是很高兴的事情,因为水悦馨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如果水悦馨真的找到了幸福,我祝福她,真心的祝福她。

  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有种酸酸的感觉呢?

  临进散场的时候,水悦馨突然端着一杯酒来到了我的面前,她说她敬我,我笑了笑,问她敬我什么,水悦馨说敬我们之间的友情。

  我愣住了,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听到她说友情两个字的时候,我真心不想喝下这杯酒,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并不只是想和她做普通朋友吧。

  可这就是事实,既然没有勇气,就只能苦13的承受下来。

  最终,我还是举起杯和水悦馨碰了一下,她很开心,一口就喝光了杯子里的酒,可她放下杯子的时候,我看见了她眼角处的晶莹。

  本想替她擦拭掉泪痕,但是手刚举了起来又被我放下了,我现在没资格去关心水悦馨,因为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普通朋友,就不能逾越那道鸿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