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提到了我妈,我突然好想知道他们以前的故事,虽然在我小的时候就已经听过了,但此刻能在重温一下,或许又是别一样的感受。

  更~新/+最●快aG上(2酷4匠}网

  我让老爹给我说说他和老妈以前的恩爱史,老爹听到后露出了难得的腼腆,他笑了笑,告诉我说没什么值得讲的,他说他们那个时候没有我们这样的条件,谈个恋爱都得偷偷摸摸,如果太过于显眼,会被红卫兵逮去批斗的。

  聊到最后,老爹失落的叹了口气,他说其实我妈是个很优秀的女人,他觉得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能遇到我妈妈,可惜,天意弄人,老妈的先天性心脏病让她丢下老爹和我,过早的离开了人世。

  说完,老爹的眼角挂起了一滴虎泪,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一直没忘记我妈妈,他一直深爱着这个伟大而善良的女人。

  那晚,我们一直谈了很久,久到我是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的身上盖着一层厚厚的羊毛被,很暖和,但更加温暖的是我的心。

  我在老家一直待到大年初三的中午,因为之前答应过陆俊鸣,所以我今天就要返回C市了。

  老爹也知道留不住我,所以在我告诉他我要离开了的时候,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我一个人在外面多注意饮食,我说我知道的。

  临走前,老爹交给了我一本折子,他说里面有五万块钱,密码是我的生日,我问老爹这是什么意思,老爹笑了笑,告诉我说这本来就是给我存的钱,已经存了好多年,现在我长大了,他觉得是时候可以交给我了。

  我表示不想要这笔钱,我让老爹自己收着,想吃什么,想买什么,随便花,不用节省。

  老爹把折子推回给了我,他说他有钱,用不着这么多,反倒是我,他让我把钱拿着,毕竟我一个人在外面奔波,多点钱也可以防身。

  最终,我还是没能拗过老爹,当我把这本红红的存折放进包里的时候,突然感觉好沉重,因为我的包里多的这一样东西,不仅是一本存折,更是一份老爹的关切之情。

  老爹是目送我的汽车离开的,远远的,我都还能看见他在挥舞着手臂,那一刻,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回到C市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正好是吃饭的点儿,来不及多想,我直接拨通了陆俊鸣的电话,问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陆俊鸣说他正准备和他媳妇儿出去吃饭,我问他在哪儿吃饭,他说在长滨路吃香辣蟹,紧接着,他问我为什么问这么清楚,我嘿嘿的笑了笑,让他到了之后多准备一副碗筷,陆俊鸣气氛的在电话里对我一顿乱骂。

  我背着个行囊风风火火的赶到了长滨路,远远的,我就看见陆俊鸣正站在门口打电话,我走过去之后猛的拍了一下他,问他在和哪位美女通电话。

  陆俊鸣在听到我这句话后,立刻紧张的捂住手机小声的对我说他是在和他老丈人通电话,既然是正事,我也就很识趣的站在了一边。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陆俊鸣才如释重负的挂断了电话,我戏谑的问他是不是把人家闺女骗出来没和对方父母打招呼,陆俊鸣没回答我,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来我说中了陆俊鸣心里的痛楚,这段恋情真的好悲催。

  吃饭的时候,陆俊鸣问我为什么回来也不提前给他打声招呼,我呵呵的笑了笑,说“如果打了招呼,那今晚的香辣蟹还有得吃吗?”。

  陆俊鸣郁闷的捡起一根吃过的蟹钳砸向我,但被我躲了过去,他让我别把他说得这么吝啬,我说他从来就没有大方过。

  何依依一直坐在旁边边吃边笑,似乎把我们俩当活宝看了。

  其实何依依总的来说还算得上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儿,本来如果陆俊鸣找到她,应该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但想到这段没有句号的恋情,我就替陆俊鸣感到一阵惋惜。

  吃到最后,陆俊鸣问我明天要不要把莎莎约出来聚一聚,我让他自己安排就行,我没意见,陆俊鸣说他就这样去安排了,我说好的。

  由于大家还在过年,所以KTV的生意也不怎么火爆,我来的时候整个大厅冷冷清清的,丝毫感觉不出有任何夜场的气氛,不过这也没关系,反正是朋友间得聚会,和谐最重要了。

  这一次,我终于第一个到场,想到不用再看莎莎的脸色,我的心就一阵暗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