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乎是在她话音刚落时就反击了回去,我告诉芸姐我不会找和我年龄差不多的,芸姐问我为什么,我说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找。

  这是实话,因为我怕了,自从和雅若分开后,我就再也不敢正视这同龄人之间的感情,虽然之前有个水悦馨,但月老并不眷顾我,我们的缘分也就这样擦肩而过了。

  芸姐无奈的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她说我固执得很,我说是的,我就是个牛脾气,如果认准了,就不会放弃。

  芸姐沉默了一会儿,说“小陈,你是个很优秀的男孩子,你可以找到和你一样优秀的女孩儿的”,我呵呵的笑了笑,打趣的说芸姐就很优秀,芸姐说不扯这个话题了。

  呵呵,又是回避,你到底要回避我到什么时候。

  本想和芸姐就这样一直聊下去,可那cao蛋的广播还是无情的响了起来,我该登机了,纵然有千万的不舍,但我还是该登机了。

  芸姐似乎也听到了广播音,她催促我赶紧去登机,我说没关系,还有时间的,芸姐说她有事,然后就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如果回避也是一件事的话,那芸姐还真的挺忙的。

  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平稳的停在了江北国际机场,走下飞机,踏上故乡的土地,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

  由于带的行李不多,所以我很快就来到了出站口,仔细的搜索了一遍,并没有发现陆俊鸣的影子。

  狗养的,居然连我这个兄弟都不要了,靠。

  就在我诅咒陆俊鸣八辈祖宗的时候,这货突然窜入了我的视线里,跟着他的,还有一个女孩儿,这是个陌生的女孩儿,我以前从来没见过。

  陆俊鸣使劲的朝我挥舞着手臂,生怕我看不到他一样,没办法,这就是兄弟,尽管他此刻很像精神病院塌方跑出来的大神,但我还是得恶寒的走过去和他打招呼。

  如果可以,我绝壁不会让他来机场接我。

  可是,没有如果。

  陆俊鸣笑着问我他算不算仗义,我说凑合,紧接着,我问他身边的这个女孩儿是谁,谁知我刚说完,陆俊鸣的老脸竟然红了起来。

  看来,我已经知道这女孩儿是谁了,没想到我离开的这短短几个月里,陆俊鸣居然找了真爱,可是话说回来,为毛这妹纸会看上这蛋白质,毕竟这妹纸长得也不差啊。

  陆俊鸣恶心的扭捏了几下,他说这事他女朋友,叫何依依,是在网上认识的,已经网恋了好几年了,前段时间见的面,大家对上眼,便很快确立了现实中的关系。

  我去,网恋啊,还好几年了,为毛我一点都不知道。

  那一刻,我突然发现陆俊鸣还有好多事情我都不知道,看来,我得找个机会对他严刑逼供了。

  为了表示出我的抗议,我戏谑的问陆俊鸣这是他的第几个女朋友了,陆俊鸣当时听到后就急了,他说何依依是他的第一个女朋友,让我别污蔑他。

  陆俊鸣说得没错,何依依的确是他的第一个女朋友,这点我可以承认,但当时的情况已经不需要他再解释了,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了周围急剧下降的气温。

  不知道今天过后,陆俊鸣会不会提把刀来砍了我。

  一阵杀猪叫之后,我们三人离开了机场,车上,陆俊鸣不停的在揉着自己淤青的手臂,嘴里还时不时的念叨着,虽然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但我知道,我的祖宗肯定被他问候了一遍。

  酷;匠网`/首发)

  快到家的时候,陆俊鸣问我什么时候回老家,我说明天回去,因为明天就是腊月二十九了,离过年也就一天的时间。

  说完之后,我问陆俊鸣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他摇了摇头,说他春节要去拜访老丈人,艾玛,我勒个去,这才特么的多久啊,就开始孝敬老丈人了,不知道他老爹知道后会不会爆血管而死。

  最后,我和陆俊鸣约好了大年初三见面,他说到时候把莎莎叫出来聚一下,我没意见,于是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陆俊鸣带着她的小女朋友离开了,我又再次回到了阔别几个月的家里,一切都没变,还是那股熟悉的味道,很亲切,很温暖。

  在家休整了一天,第二天一早,我就风风火火的朝老家赶去,由于已经进入了春运时间,我足足等了四个小时才坐上车,看着周围的景物由密变疏。我知道,老爹已经在家里等着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