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梦萱的辞职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其他的同事的心情,工作每天还是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结果,当然,至于李梦萱临走前说的那句话,我也只有先搁置在一边了,因为对于感情的事情,我自己也没有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转眼再过两天就到了元旦了,大家似乎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每年的节日对于我们来说都很忙碌,因为别人在放假的时候,我们正好抓住这个机会拼命的创造效益,这就是销售业,永远没有休息日。

  元旦前的一天晚上下班,我让苏小花和老田把明天开始的轮班表和货品数量整理出来,我要做最后一次的审核。

  苏小花和老田很务实,他们没有任何的抱怨,很快就投入到了工作当中,看着他们两人在分头做着各自的事情,我发现,其实有两个这样的帮手也是我的幸运,因为有了他们,我节省了不少的事情。

  为了不打扰他们工作,我独自一人站在门店的外面抽着烟,想着自己的事情。

  没想到我在太原已经生活了两个月,想想,时间过得真快,感觉好多事情都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每一段回忆都那么的清晰。

  这个时候,天上飘起了雪花,片片的晶莹洒落在我的脸上,冰冰的,很舒服。

  不知道陆俊鸣他们怎么样了,很久没有挂去电话,突然好想他们。

  水悦馨还在有意的避开我吗?我不知道,尽管我很想知道,但却没有勇气。

  人,最怕的就是寂寞,而我现在真的好寂寞……

  电话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我颓然的掏出手机看了看,四哥打来的,我以为是四哥打来送祝福的,结果不尽然。

  四哥说他马上就要离开太原了,希望能在见我一面。

  没想到四哥离开得这么突然,虽然之前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听到这个消息后,还是一阵愕然。

  我问四哥现在在什么地方,四哥说他在火车站,我说我马上过去,四哥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今晚的太原火车站很冷清,除了极少数归家的游子还坐在候车厅的椅子上等着火车,剩下的就只有广播里的声音在四周萦绕着,很孤寂的感觉。

  想想也是,谁会在今天还远走他乡,谁不想幸福的呆在家里。

  四哥没有呆在候车大厅里,我是在一家茶楼里见到他的,当然,璞泽和张强也在。

  芸姐,她也在!

  四哥见到我后随意的打了个招呼,我坐下来后问四哥为什么走得这么突然,因为前几天见面的时候都还没确定好准确的时间。

  四哥笑了笑,说没什么突然的,想出去了,就收拾好行李动身出发。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哥的行李,与其说是行李,倒不如说是一个背包,简单的行囊,估计准备的时间也很仓促。

  我知道这不是四哥的做事风格,我相信其中肯定有原因的。

  四哥让我别想这么多了,他今天叫我来只是想再看看我,我告诉四哥,让他放心去旅游,之前答应他的事情我会努力办到的。

  四哥闻言很欣赏的点了点头,紧接着,他转过头去对张强和璞泽说“这次我出去,蟑螂跟我一起就行了,大神,你留在家里帮帮小陈,他有什么困难,你就帮着解决一下”。

  我不明白四哥话里所说的困难是指的什么,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生活上的事情,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事情远远不是我想像的那样,所谓的困难,还真是困难了。

  四哥所乘坐的列车到了,在临别前,他和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告了别,当然,跟芸姐的告别要特殊一点,四哥吻了她。

  这个吻好刺眼,看得我眼睛生疼,我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脑中一片空白。

  多么的希望吻她的那个人,是我。

  四哥离开了,在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列车也缓缓的驶出了月台。

  我不知道四哥什么时候会回来,我甚至希望他永远不要回来。

  但是,可能吗?

  酷“☆匠网首o1发

  回去的路上,我们三人都没有说话,开车的是璞泽,我坐的副驾驶,芸姐坐的后排,很安静,安静得我想死。

  开了好一会儿,璞泽问我住哪里,他想把我先送回去,我说不用了,告诉他还是先送芸姐回去,璞泽点了点头,随即,车里又安静了下来。

  芸姐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或许,四哥的离开对她来说也挺伤感的吧。

  璞泽把车平稳的停在了芸姐的小区外面,我说我来送芸姐回去,芸姐说不用了,她说她自己可以回去的,但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非要把芸姐送到家才行,芸姐或许是顾忌到璞泽在场,最终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让璞泽在门口等我一下,说完就跟着芸姐进了小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