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哥为人还算比较低调,进去的时候也没有大张旗鼓,不过,洗浴中心的工作人员似乎都认识四哥,因为这一路上我看见很多穿着制服的人都在和他打着招呼,虽然不排除有胆怯的附和,但总的来说,还算比较厉害的。

  张强和璞泽本来是想在外面等着我们,但四哥不允许,他让这俩人也一起来洗,最后,我们四人整齐划一的朝澡堂走去。

  澡堂很大,但人也很多,我们好不容易才找了一个人少点的浴池坐了下来,我们四个人是坐在同一个浴池里面的,没有分宾主,也没有分身份。

  其实,我不是很习惯在这种澡堂里洗澡,因为人太多,总觉得自己的那杆神器暴露在别人眼里有些不雅,想想,还是自己家里洗着舒服。

  四哥静静的将头靠在浴池边,良久,他才开口说话,“小陈啊,你真的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我挺喜欢的你的个性,和我年轻的时候很像”,四哥双目朝天的对我说道,隐隐中,我似乎听到了四哥语气里的一丝无奈。

  我笑了笑,说“四哥,其实你现在也很年轻啊”,四哥闻言摇了摇头,他说他现在老了,做很多事情已经力不从心了,说完,四哥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四哥今晚是怎么了,也不清楚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总觉得他说的话好悲凄,让人听了都会感到一阵无奈。

  我们在浴池里泡了二十几分钟就离开了,紧接着,四哥把我带到了按摩房,他问我平日里喜不喜欢按摩,我尴尬的笑了笑,说平时都忙着工作,哪里有时间来按摩。

  四哥笑了,他说给我找个好点的按摩师,我没拒绝,因为这是男澡堂,按摩也是正规的。

  可是我错了,我低估了四哥的实力,也低估了这家按摩中心的服务。

  由于我是趴着的,所以看不见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直到一阵香风传入我的鼻息,我这才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看了一下。

  尼玛,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眼前的一幕彻底亮瞎了我的钛合金眼,只见四个妙龄少女正缓缓的朝我们走来,没穿衣服,仅仅是裹着一条浴巾,我绝对相信,扯掉浴巾,里面将会是一片大好的风光。

  我错愕的看着四哥说不出话来,四哥似乎知道我会有这种反应,他笑了笑,让我先选,我咽了口唾沫,小声的问四哥怎么不是男技师,四哥听后哈哈大笑,说“小陈啊,你别告诉你还是个处啊”。

  我处你大爷,劳资在几年前就已经玩转了一百零八式,处,对于我来说,已经太过遥远。

  其实要说的话,我现在又没谈恋爱,光棍中,玩玩这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种负罪感,我觉得自己的行为对不起水悦馨,也对不起芸姐。

  尽管她们两个现在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N0酷*_匠网(\唯^D一!正'f版q,其他10都是8=盗J版

  此刻的我真的是骑虎难下,我知道今晚必须得选一个,因为我要顾及四哥的面子,他们混黑道的人,面子有时候比生命还要重要。

  百般无奈之下,我选了一个看上去最清纯的妹纸,四哥笑着夸我眼力好,他说这姑娘是才进来的,应该还比较正。

  我呵呵的苦笑了一下,此时我哪里还有心思听四哥说这些,我思考的是,该怎么应付接下来的时间。

  我选了之后,剩下的三个妹纸自然就被四哥和张强还有璞泽分了去,看着他们带着妹纸准备出门,我猛然叫住了四哥,问他们去什么地方。

  四哥无语的白了我一眼,他说当然是去做该做的事情,我小声的问他我该怎么办,四哥呵呵的笑了笑,然后指着我选的那个妹纸说“她知道该做什么的”,说完也不顾我的反应,就和璞泽他们离开了。

  偌大的一间按摩房里就只剩下了我和那个妹纸,看来四哥说得没错,这妞的确是新来的,因为由始至终她都没说话,只是站在墙角不停的捏着自己的浴巾。

  难道她就不怕一不小心浴巾掉下来吗?

  气氛很怪异,暧昧中夹杂着压抑,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会让我窒息而死的。

  为了打破这种局面,我假意的咳嗽了一下,问那妹纸叫什么名字,女孩儿在听到我的声音后下意识的全身一抖,看来她很怕我,怕我吃了她。

  “先生,您好,我叫小蔓”,女孩儿很小声的回答了我。

  “真名呢?”,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问了出来,因为我知道在这里上班的女孩儿都有自己的别名,她们一般告诉客人的,也是别名。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或许是潜意识的驱使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