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似乎并不介意我有什么样的反应,因为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小到根本不值得一提,不过这样也好,撇清关系是我最希望的结果。

  我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一直在听他们说,直到此刻,我都还不明白四哥叫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总不可能只是让我认识一下他的朋友吧。

  我相信四哥肯定有他的用意,所以我一直等着,同时,我也有意无意的听着,从他们的对话里,我听出了四哥似乎要出去一段时间,至于去多久,他们没说,至于为什么会出去,也没有说。

  不知道芸姐会不会跟他一起走,这是我脑中反应出来的第一个问题。

  看.正x版章^j节上I1酷-#匠$O网

  我有些着急的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半了,就是说,我在这里待了整整两个小时,从头到尾四哥都没有叫我,我就像个sb一样静静的坐在那里。

  终于,快到九点的时候,那帮人起身离开了,这个时候四哥喊我过去挨着他坐,说实话,我很不习惯和男人坐在一起,特别是这种满脸横肉的丑货,我很怕自己的菊花会因此而葬送在这里。

  坐定之后,四哥有些歉意的对我笑了笑,他问我是不是等久了,我呵呵的笑了笑,告诉他没事,听听他们聊天,也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我发现自己现在说谎越来越随意了,面不改色心不跳,很适合当演员。

  四哥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他问我知不知道今晚为什么会叫我过来,我勒个去,我特么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四哥也没说其他的,顿了一下之后,他别把今晚找我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四哥告诉我说,他会离开太原一段时间,希望我能帮他照看一下门店,我问他会出去多久,四哥说现在还定不了,有可能是一个月,也有可能是两三年。

  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四哥如此的举棋不定?我不禁满心疑惑。

  我想了想,觉得四哥的要求并不过分,反正都是隔壁邻居,帮帮忙也是应该的。

  我告诉四哥没问题,四哥欣慰的点了点头,接着他说芸姐会留在门店帮忙,而门店直接由我来管理,也就是说,从四哥离开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是两家店的店长了。

  我当时并没有想这么多,因为四哥刚才的一句话让我的思绪瞬间漂移,芸姐会留在门店帮忙,那是不是意味着她不会跟四哥一起离开。

  突然,我看到了幸福正朝我扑面而来……。

  估计是见我迟迟没说话,四哥误以为我在考虑待遇问题,没等我开口,四哥就主动的对我说“小陈啊,我知道不能让你白帮忙,在我出去的这段时间,我会给你开工资的,至于待遇嘛,比你现在的工资高一倍,呵呵,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本来呢,我还想把你挖过来的,但毕竟我和老刘的生死兄弟,他的人,我没理由去动的”。

  比我现在的工资高一倍,那我每个月岂不是有万元进账?土豪的感觉瞬间充斥着大脑,好爽。

  事情就这么谈定了,本来是我想急着离开的,毕竟KTV里还有一帮子姑娘在等着我,但四哥似乎并不急于让我走,他想让我陪他去个地方。

  我问四哥准备带我去哪里,四哥笑了笑,说“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只是想让你陪陪四哥,难道这点面子也不给吗?”。

  既然四哥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可能再强行的要求离开,毕竟我以后还要在太原混,惹了四哥估计没什么好下场。

  离开茶楼后,我坐上了四哥的车子,除了我和他,另外还有两个随行的,一胖一瘦,估计是四哥的手下。

  在车上,四哥给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说那个胖子叫张强,外号蟑螂,那个瘦子叫璞泽,外号大神。

  四哥在介绍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他没有用“手下”两个字,而是称呼的是“兄弟”,他说这两个是他最好的兄弟,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四哥。

  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缘由,直到后来我才清楚,原来璞泽和张强以前救过四哥,这真的是过命的交情啊。

  开车的人是张强,最终,他把车停在了一家洗浴中心,我疑惑的问四哥来这里做什么,四哥呵呵的笑了笑,说“来这里当然是洗澡啊”。

  好吧,我承认自己的问题弱爆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来洗浴中心,但陪着黑老大来洗澡,这倒是我人生的第一次,以前在电影里看过不少这样的情节,偌大的一个澡堂,老大舒服的坐在里面,然后周围站了一圈围着浴巾的杀神,很屌的样子。

  但现实终归还是现实,不会像电影剧情那样的屌炸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