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因为角度问题,我在上,芸姐在下,正好,我的这个位置可以俯视芸姐,而恰巧的是,芸姐深V下的白兔刚好一览无余的呈现在了我的眼前,我甚至还看到了白兔外的那一抹粉红色。

  好大,比我想象中还要大,当初在四哥家厨房门口,芸姐曾无意中撞到了我一次,开始的时候只是觉得挺软,但现在看来,不仅很软,而且还很丰满。

  估计是看见我久久没有动静,芸姐疑惑的将头抬了起来,我那猥琐的目光也自然被她收入眼底了。

  这个时候我想反应已经太晚了,因为芸姐的表情发生了变化,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表情,总之不是属于开心的那种。

  我当时好担心芸姐会对我怒斥一顿,但谁知芸姐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我还要弄多久,我告诉她很快就好了,随即,我让芸姐把起子拿给我。

  ‘咔’的一声,卖场瞬间恢复了光明,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完成的,或许是运气,又或许是老天保佑吧。

  从梯子上下来,我把起子还给了芸姐,然后小声的对她说了句对不起,我是在为刚才的无礼举动向她道歉,希望她能原谅我。

  芸姐只顾着收拾工具,她没理我,我不确定芸姐是不是真的生气了,想进一步作解释,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芸姐,如果没别的事,那我就先过去了啊”,我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只有离开这里才能轻松一点。

  可就在我准备挪步的时候,芸姐突然叫住了我,虽然不知道芸姐叫我有什么事,但心里还是不免一阵激动。

  我问芸姐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芸姐闻言先是看了一眼卖场,紧接着便把小脑袋伸了过来。

  一阵舒服的薰衣草香灌入鼻孔,我的意识瞬间迷糊了起来,看着距离越来越近的芸姐,我的大脑甚至出现了缺氧的信号。

  酷匠o网首'发√

  芸姐这是要做什么?难道说她想……。

  可她是四哥的女人啊?我到底该怎么办?是该接受呢,还是该接受呢?

  梦想中的薄唇并没有触碰到我的脸上,芸姐只是将头附在了我的耳边,“小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别想这么多了,趁现在四哥还不知道,赶紧打消这个念头吧”。

  芸姐的话让我心里一震,原来她早就看出了我的花花肠子,想想自己,还真的挺天真的。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芸姐的拒绝,甚至连个单相思的机会都不肯给我,不过芸姐说得也很对,四哥,是我所招惹不起的。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故作随意的笑了笑,告诉芸姐是她想多了,芸姐没继续戳穿我,她只是附和着笑了笑,说“但愿是我想多了吧”,说完,她就拧着工具箱走了出去。

  我灰溜溜的从后门回到了自己的门店卖场,想到刚才芸姐说的那番话,我心里就一阵难受,看来我始终只是一个小人物,芸姐是谁,她是四哥的情人,黑道大哥的媳妇儿,外面的人见到她都会尊敬的叫一声四嫂,像她这么流弊哄哄的女人怎么可能和我这种傻屌在一起。

  我的蛤蟆梦应该到了醒来的时候了吧。

  有了这段插曲,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没有和芸姐说过一句话,甚至连见面也不会打招呼了。

  可奇怪的时候,虽然距离拉远了,但芸姐来歌莉娅的次数反倒越来越多,看着她频繁的出入隔壁店铺,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一直以来,芸姐都是在有意躲我。

  既然这样,我也不想再强求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感情更是如此,虽然我还是对芸姐念念不忘,但她始终还是那么的高不可攀。

  四哥这段时间似乎显得很闲,他总是有事没事的就跑来我的卖场,找我聊天,最初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端倪,以至于我每次看到他都提心吊胆的。

  但渐渐的,我发觉四哥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他对我总是笑呵呵的,眼神也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抓住一次聊天的机会,我故作随意的问四哥怎么这段时间这么有空,四哥笑了笑,说“有空就是有空,没有为什么”,话语干净利落,完全听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很深奥。

  本来我想问四哥既然这么有空,为什么不去陪芸姐,但这话到了嘴边又被我咽了回去,我特么到底在想什么,四哥去找芸姐能干什么?难道我希望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