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估计是李梦萱的妈妈,因为她在看到李梦萱靠在我的肩上时,眼睛里明显的流露出了警惕的神色。

  我知道她误会了,于是便主动解释说我是李梦萱的店长,今晚门店搞聚会,大家喝了酒,李梦萱可能喝多了一点。

  李梦萱的妈妈将信将疑的从我手中接过了李梦萱,出于礼节,她还是客套的邀请我进屋喝点水,但我此刻哪里还有心情进屋,因为周围急剧下降的温度也暗示着对方已经下了逐客令。

  看3(正^版Y章¤|节*Z上9d酷匠●%网h

  我很识趣的拒绝了李梦萱妈妈的好意,她也没强求,只是说改天来门店谢谢我,我知道她是想来验证一下我的真实身份,所以我没回绝,只是说了句不要客气了。

  话说回来,三天后,李梦萱的妈妈真的来了门店,呵呵,好执着的母亲啊。

  回到寝室后,苏小花已经睡了,老田还在厨房弄吃的,见我回来,他问我还要不要吃点东西,我问他在弄什么,他说炒点蛋炒饭来吃,我想了想,让他给我也弄一碗。

  很快,老田就把蛋炒饭端了过来,不知道是我真的饿了,还是老田的厨艺到位,总之,这蛋炒饭很香,香得我直咽吐沫。

  老田笑着让我赶紧吃,说蛋炒饭冷了就不好吃了,我点了点,然后就开始扒了起来,不得不说,还真特么的好吃,看来这货还是有点实力的。

  老田问我味道怎么样,我说很不错,他说他最拿手的就是蛋炒饭了,我问他还会不会做其他的,老田摇了摇头,他说那些都是娘们做的,爷们只需要会炒蛋炒饭就行了。

  好吧,他赢了。

  吃到一半的时候,我问他芸姐是不是已经回了家,老田摇了摇头,说芸姐没回去,而是去了四哥那里。

  听到这里,我顿时觉得一点食欲都没有了,想到芸姐晚上会在四哥身体下承欢,我心里瞬间堵塞了起来,很不舒服。

  但芸姐毕竟是四哥的女人,是我自己想多了。

  老田问我在想什么,我收回心神笑了笑,告诉他没什么,只是在想工作上的事情,说完,我又开始佯装扒起饭来。

  吃到最后的时候,老田突然问我是不是之前惹芸姐不高兴了,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说,老田闻言小心的看了看四周,那样子跟做贼似的,很是好笑。

  “刚才回来的时候,芸姐在打听你的事情喔,好像是在摸你的老底吧”,老田小声的对我说道。

  我听到老田的话之后下意识愣了一下,芸姐打听我的事情?这是为什么?

  当然,我不相信芸姐会如老田所说的那样,她从侧面来摸我的底细,因为凭我的直觉,芸姐不是一个有心计的女人。

  想来想去也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便索性将这件事搁置到了一边,吃完饭后,我告诉老田没什么事情,还让他面对芸姐的询问时,有什么就说什么。

  老田很聪明,有些事情即便是不明白,他也不会追问的,见我说得这么无所谓,他也只是附和着呵呵了几下就回屋了。

  躺在床上,我回忆了一下今晚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安慰自己,我总觉得我和芸姐之间的关系已经迈进了一大步,尽管,我还不清楚芸姐的想法是怎样的。

  这是我和芸姐的第三次见面,直到这时,我都还没有拿到她的电话号码,呵呵,想想还真是失败。

  通过今晚的聚会,我也几乎可以肯定自己已经喜欢上芸姐了,但现实的情况是,芸姐毕竟还是四哥的女人,这点无从改变。

  临睡前,我给陆俊鸣发去了微信,问他如果我喜欢上了一个比我大的少妇,他会不会支持我,很快的,陆俊鸣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我知道他会打电话过来,但没想到会这么迅速,看来,这二货还真的很关心我的个人问题啊。

  电话接通后没有开场白,陆俊鸣几乎是直奔主题的问我到底是在闹哪样,我说没闹哪样啊,他或许也觉得自己的语气稍微重了一点,缓了一下之后,陆俊鸣问我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想了想,告诉他应该是真的吧,陆俊鸣很是无语的问我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少妇,我说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很喜欢。

  他又问我喜欢的那个少妇今年多少岁了,我告诉他芸姐已经三十二岁了。

  我记得小花曾经说过,她说芸姐是八一年的,那就是说芸姐已经三十二了,整整比我大九岁,当然,这是我自己的推算的,应该不会错。

  陆俊鸣彻底要崩溃了,虽然隔着电话没看见他的表情,我想,如果此刻有块豆腐的话,这货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撞上去。

  是的,我如假包换的喜欢上一个比我大九岁的女人,我自己也感到很无奈,但这就是感情,一旦萌芽了,就无法阻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