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锅碗瓢盆的撞击声引起了我的注意,对啊,既然四哥请我来吃饭,肯定会有人做饭的,他此刻正在通电话,那做饭的人会是谁?

  想到这里,我的心跳猛然强烈了起来,一个月前得一幕再次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会是她吗?

  我不确信的踱步到了厨房门口,那股熏衣草的香味也随之变得更加的浓烈,虽然还没有看见厨房里的人是谁,但我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了。

  没错,是芸姐!

  那一刻,我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在确定是芸姐后,我便慌张的准备返回到客厅,可就在我准备挪步的时候,芸姐毫无征兆的端着菜走了出来,或许她也没意识到厨房门口有人,只见她没有任何准备就撞在了我的身上,手中的菜也随之倾倒在了我的身上。

  我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的滚烫感,因为我大脑里面已经被芸姐胸前的柔软给填充满了,好有弹性很丰满,估计我一只手是无法掌控的。

  芸姐率先反应过来,她紧张的问我有没有烫着,一边说,她还一边用毛巾给我擦拭,从胸口一直擦到小腹。

  我以为她还会继续往下走,但芸姐的手却停在了我的小腹部位,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我想,她此刻也意识到了什么。

  书房的门开了,我和芸姐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拉开了距离,这个时候,我终于把目光放到了芸姐的俏脸上,红红的,很可爱。

  芸姐没说话,只是低头抿着嘴,手里的毛巾被她使劲的捏着,看到她的样子,我心里莫名的腾升了起了一团欲火,如果不是理智掌控着全身,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四哥过来了,他先是看了看我,然后便直直的盯着芸姐,芸姐在接触到四哥的目光后,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尽管很细微,但是却被我捕捉到了。

  芸姐似乎很怕四哥。

  四哥语气不善的问芸姐这是怎么回事,芸姐说她不小心把菜打翻到了我的身上,听到这里,我急忙解释说是我不注意撞到芸姐的,不关芸姐的事。

  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的脑子里考虑的只想保护这个女人。

  四哥沉默了一会儿,让我把衣服脱下来,我疑惑的问他怎么了,他没回答我,而是对着芸姐说“你赶紧把小陈的衣服洗干净,真的不知道你眼睛长在什么地方的,哼”,四哥说完,便去卧室给我找了一件干净的T恤,他让我先穿着,我告诉四哥我的衣服不用洗了,但四哥不听,非要让我脱下来把干净衣服换上。

  我拗不过他,只得把沾满油渍的衣服脱了下来,交给了芸姐,芸姐由始至终都没有再说话,她当时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很可怜,可怜到我真的很想疼爱她。

  吃饭的时候,四哥又开始口若悬河起来,似乎之前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我和老田都在一旁附和着,时不时的也跟着呵呵几下。

  期间,我曾偷瞄了芸姐几次,发现她吃饭吃得很慢,动作很斯文,芸姐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看四哥,仿佛整个桌上,她都不存在似的。

  可我不明白,为什么芸姐吃饭的时候老是脸红?

  晚上躺在床上,我满脑子里装的都是在四哥家厨房门口的那一幕,软软的,很舒服。

  那晚我梦到了芸姐,梦到了不该出现的场景。

  这是我的芸姐的第二次见面,很有意思。

  那晚之后,又是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看到芸姐了,我不知道她每天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子的,尽管我很想知道,但我却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我只是一个外调过来的打工仔。

  有的人,放在心里想想就可以了,其他的,都是奢望。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专心的管理自己的店铺,由于总部交代了任务,所以我每天都累得跟狗似的,下班之后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倒在床上就睡着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不会有事没事就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苏小花这妹纸很能干,很会审时度势,我发现让她当财务主管有些屈才,于是便直接调她到卖场当起了销售主管,开始的时候,她还有些不适应,但很快的,店铺的每日业绩就证明了我的决定是正确的。

  、看*"正8。版章节~上7酷+匠Q网g

  店铺改革后,所有的同事都对新颖的管理方式充满了热情,当然,成绩也是相当的喜人的,刘总亲自给我打来了电话,表扬了我们这个团队,我很高兴,因为这意味着这个月的奖金会是杠杠的。

  发工资的那天,所有的人都很开心,因为大家的辛苦都得到了应有的回报,看着一个个喜笑颜开的姑娘们,我知道作为店长,此刻应该对她们做些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