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她是不是已经睡了,她说没有,在看新闻,紧接着她又问了一遍找她是不是有事,我呵呵的笑着说没什么事,就是给她买了件衣服,想送给她,水悦馨说不用这么麻烦了,我说没什么麻烦的,何况我已经买了。

  听到这里,水悦馨估计是不好再继续拒绝我,她有些扭捏的把地址报了出来,在临挂电话前,水悦馨突然叫住了我,我疑惑的问她怎么了,她想了想,说“陈浩,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你没必要为我做这些的”。

  我告诉她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也仅仅是觉得好看就给她买了,水悦馨没再说什么,她告诉我自己一个人在太原注意身体,我说我知道了。

  更新_最;p快|*上df酷t《匠n网

  其实我知道,水悦馨并没有把我界定为普通朋友,也许她和我的感觉一样,只不过不愿意承认罢了。

  水悦馨还不是我的女朋友,这点,我必须时刻清楚着。

  我不知道水悦馨有没有穿我寄给她的这件衣服,在太原工作了快一个月,我都没有接到水悦馨的电话,甚至连条感谢的短信都没有,当然,我不是计较这些,我只是想知道她在干什么。

  期间,陆俊鸣打来过几次电话,他问我在太原生活得习不习惯,我说还行,他问我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他寄给我的,我想了想,让他帮我寄几袋火锅底料过来。

  这一个月里,我再也没有去隔壁的专卖店,再也没有看到芸姐。

  太原入秋温度下降得很快,虽然才10月份,就已经有很多人开始穿起了两件衣服,而我,也早早的穿起了长袖T恤。

  我以为自己会这样平淡的生活下去,但没想到,芸姐再次闯入了我的生命里。

  快到下班的时候,库管过来找到我,对,太原店的库管是个男的,他是九月中旬回来的,三十几岁,个子不高,比我矮上半个头,但他很喜欢笑,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保持着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

  说实话,从我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很不喜欢他,本来我是想找个机会放掉他的,但苏小花告诉我说他是公司财务总监的哥哥,好吧,皇亲国戚,桑不起。

  库管姓田,全名田先世,本来他让我直接叫他小田就行,但我呵呵了一下,尼玛,这货是国舅爷,叫小田?坑爹不带这么狠的。

  出于礼貌,我有时叫他田哥,有时称呼他老田,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墨迹,但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呵呵,很会顺杆往上爬。

  通过这十几天的观察,我发现田先世跟四哥的关系很好,一般情况下,四哥有什么事情都是他来传的话,有时候我就在想,这货到底是跟谁拿工资的?

  当然,这次也不例外,在我要出门的时候,老田叫住了我,“嘿,陈店,晚上四哥邀请你去他家做客”,我皱了皱眉头,问他是不是四哥要祝什么,老田笑着告诉我说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人多热闹一点,说到这里,他补充着说他和小花以前也经常去四哥家里吃饭。

  既然是四哥的邀请,那我不得不去一趟。

  我让老田在寝室门口等我一下,我告诉他我回去换套衣服就过去,老田应承了下来,看着他那一脸灿烂的笑容,我附和着呵呵了一下,“笑屁”

  本以为四哥会住在什么别墅,或者花园洋房里面,谁知在老田的带领下,很快就来到了四哥的家,一座很普通的住宅小区,离我们寝室不远。

  由于时间仓促,所以我也不知道给四哥带点什么,只在超市买了两瓶白酒,我对酒这个东西不是很懂,看了看价格,觉得合适就买下了。

  开门的人是四哥,他看见我之后很高兴,热情的把我和老田迎了进去,我也顺势的把手中的酒递给了四哥,四哥笑着说来就来,为什么这么客气,我说这是应该的,四哥听见后哈哈大笑,随即便招呼我们随便坐。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四哥每天都会有很多手下跟着,毕竟电视里是这么演的,一个老大坐中间,周围全是手下,统一的黑色西装,统一的黑色墨镜,甚至连牙签都是统一的。

  但今天看的景象确实颠覆了我的想象,四哥穿得很随意,一件背心,一条短裤,一双拖鞋,典型的家居打扮,如果不是他脸上的那条浅浅的刀疤,估计谁也看不出他是混黑道的。

  四哥的电话响了,他说他要去接个电话,让我们随便坐,说完就径直去了书房,把门关上了。

  老田从进来到现在都一直比较拘束,反倒是我,竟然没有一丝的紧张感,按理说,我不是一个自来熟的性格,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难道说是这屋里的香味,好熟悉的味道,似曾相识的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