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那两个二货通完电话后,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给水悦馨打个电话过去,但我不知道打通了之后应该说些什么,我担心她又会很忙,我不想再遇尴尬。

  就在我举棋不定的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雅若打过来的,她问我到了太原没有,我说早到了,现在在寝室里,说完,我又问她身体怎么样了,她说没什么大碍,徐丽的妈妈还特地为她炖了汤补一下,我说那就好,毕竟我和雅若有过三年的感情,我也不想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与磨难。

  聊到最后,雅若小声的问我还把不把她当朋友,我呵呵笑着告诉她我和她现在已经是朋友了,雅若听到后也跟着呵呵的笑了起来,但很快的,笑声就停止了,转而变成了一阵阵的呜咽。

  我有些着急的问她怎么了,雅若说没什么,只是觉得心里难受,她说她对不起我,我说没什么,都过去了,雅若说她无法原谅自己,只求我不要记恨于她。

  我叹了口气,雅若这又是何苦呢,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既然选择了,就必须要面对,要承受。

  我让她别想这么多了,我说我不会记恨她的,因为我们现在是朋友,雅若似乎并没有因为我的安慰而释怀,她长叹一声后,告诉我早点休息,随即便挂断了电话。

  雅若的这通电话,彻底的让我清醒了,我躺在床上回想着之前发生的每一件事情,总感觉我和雅若的结果太过于戏剧性,以前在电视剧里看到过很多,但没想到居然会有一天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很可笑。

  随后,我又想到了水悦馨,她被我稀里糊涂的拿走了一血,却不要我负任何的责任,尽管嘴上说的,我和她现在是朋友,可我总感觉我们的关系已经超出了朋友的范围,或许是有过了那一夜涟漪,但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让我真的很不适应,我这个人很简单的,要么在一起,要么就分开,暧昧的事情只会让我觉得很蛋疼。

  不清楚水悦馨此刻正在干什么,好想知道。

  第二天,我被一阵锅碗瓢盆的撞击声给吵醒了,打开卧室门,我发现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很简单的早餐,不过却给我了一种家的味道。

  我疑惑的走了过去,正好碰到苏小花从厨房里出来,她笑着问我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我说睡好了,紧接着,我指着桌上的早餐问她这些东西是不是都是她做的,苏小花有些害羞的说做的不好,凑合着吃还行,说完便招呼我坐下吃饭。

  果然,苏小花是一个很诚实的孩子,这份早餐还真的只能凑合,幸好我对吃的东西并不挑剔,所以很快就消灭完了桌上的东西。

  苏小花或许是看见我吃得这么香,她饶有兴致的问我味道怎么样,怀着对她的感激,我昧着良心告诉她味道不错,很有大厨的功底,苏小花听后很高兴,她说她以后每天早上都会做早饭,听到这里,我差点被嘴里的东西给噎着,难道这就是我说谎的代价吗?

  6酷匠*网Kp唯-一{正…版cx,}其他T#都;o是盗}版

  出了门,我让苏小花先去卖场,她问我不打算过去吗?我说等会儿过去,苏小花很好奇,但她最后还是没有追问,是的,这是一个专业的中层管理应该具备的素质,也是一个懂事女人应该拥有的修养。

  等苏小花离开后,我便在太原市的几个繁华地段逛了起来,或许这是我的职业习惯吧,每到一个新的环境,我都要在第一时间了解清楚自己的对手有哪些。

  太原虽然是山西的省会,但作为繁华地段来说,比较集中的也就那几个地方,尽管我没用多长时间就逛完了,可不得不说,太原的休闲业发展得很迅猛,甚至比C市都要强大,至少在服装的品牌上就比C市多出了好多个。

  我突然感觉自己压力山大的。

  快到门店时,我突然想到了昨天四哥说的话,他说他也开了一家服装店,而且就在我的卖场隔壁,既然已经出来了,没理由不去回访一下。

  由于昨天到得比较匆忙,所以我并没有仔细的观察周边,直到今天,我才注意到自己门店的旁边,果然开了一家歌莉娅的专卖店,这是一家专卖女士服装的店面,装修比较高档,而且服装的品质也比较高。

  四哥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会开一间如此女性化的服装店,我忍不住疑惑了起来。

  刚走到门口,导购员就热情的和我打起了招呼,或许他们也不知道我是隔壁的吧,既然如此,我就把自己当成是一位真正的顾客,进去实地了解下。

  这间卖场不大,估计也就五十平方米,但尽管如此,整个卖场的陈列还是显得错落有致,货品很齐,但又不会让人觉得杂乱,很不错,这是一种经典的陈列方式,看得出来,摆货场的人应该是煞费苦心。

  很快的,导购员的问话打断了我的思绪,她问我有没有什么看中的衣服,我环视了一下,最终把目光停在了一件女士的风衣上面,白色的,很素雅,我喜欢洁白的感觉,它让我感到很安静。

  我让导购员把风衣取给我看下,导购员笑着问我要什么型号的,我想了想,水悦馨的身材应该是穿中号吧,于是我将选中的尺码告诉给了导购员,但导购员听到后失落的告诉我说这款的中号已经卖完了,她建议我拿件小号的,还说这件衣服小号穿着更为的修身。

  我自己也是搞服装的,所以很清楚她的推销策略,本来我想放弃的,但又确实不忍心拒绝这位热情的导购妹纸。

  或许是见我迟迟没有说话,导购员问我穿这件衣服的女孩儿身材怎么样,我说还行,紧接着,她又详细的问了我一遍,我凭着自己的记忆把水悦馨的身材仔细说了一下,导购员听完后左右望了望,随即将目光定格在了收银台的一个女人身上。

  “芸姐,你能不能帮这位先生试一下衣服”,这是导购员的声音,原来她想让别人帮忙。

  这是我和芸姐的第一次见面,本以为只是一眼普通的回眸,没想到却让我跟她以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她,就是这个让我爱入骨髓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