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之后,我问她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她说她会在徐丽那里休息一段时间,我听到后点了点头,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本来我是打算坐车送雅若去徐丽那里的,但是她说她不想坐车,想走走,我告诉她才做了手术不适合运动,雅若闻言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深情的看着我,良久,她才悠悠的吐出了一句话“陈浩,你还是这么关心我,是吗?”。

  是啊,我还是这么关心着雅若,但是我们已经结束了,以后的事情我不敢去想,因为太过于奢侈。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笑着告诉她“我们是朋友,关心朋友是理所当然的”,说完,我便掏出一支烟抽了起来。

  “是啊,我们现在只是朋友”,雅若把我的话重复了一遍,话语间的失落感瞬间弥散了出来。

  ‘一定是我不够好,所以你才想要逃,逃到天涯和海角,躲在别人的怀抱……’这个时候,一首《爱海滔滔》从路边的音像店里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这曾经是我和雅若最喜欢听的歌,也是我最爱的一首歌,但情歌依在,却物是人非。

  快到雅若家的时候,我告诉她我过几天就要离开C市了,雅若吃惊的问我要去哪里,我说去北方待一段时间,她问我是不是因为她,所以我才想要出去,我笑了笑,告诉她不是的,是因为工作上的调动。

  酷v匠网正{*版首{发

  雅若沉默了,我傻傻的站在旁边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她小声的问我和她还能不能见面。

  我和雅若还能见面吗?对于这个问题,我还真的找不到答案。

  长叹一声后,我告诉她应该还会见面的,毕竟我的家还在C市,我迟早要回到这个生我养我的城市。

  临别前,雅若怯生生的问我能不能在吻一下她,我摇了摇头,告诉她已经结束了,说完,我真诚的说了句“祝你幸福,雅若”。

  我走了,这一次我没听到雅若的哭声,这样最好,她的眼泪只会让我心碎,平和的离开才是我所希望的。

  雅若打掉孩子的事情,我没告诉给任何人,因为我觉得,既然我和她已经没有了故事,但留着一个彼此的小秘密,也算是对这段感情的慰藉吧。

  离开C市的日期终于到了,陆俊鸣和莎莎都信守承诺的来到了机场,在候机大厅里,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气氛也因此变得格外的凝重。

  他们的反应让我一阵恶寒,我感觉自己去的地方不是太原,而是叙利亚,尼玛,又不是打仗,至于搞得这样庄严吗?

  我让陆俊鸣和莎莎能不能别这样死闷,陆俊鸣闻言感慨的说道“唉,兄弟走了,让我怎么开心得起来”,我日,劳资还没死,好么?这货说得我好像已经在黄泉的路上了,要不要这么cao蛋。

  我没好气的捶了陆俊鸣一下,让他闭好自己的乌鸦嘴,陆俊鸣诧异的问我怎么了,他说他说的是实话啊。

  我去你大爷的实话,脑残货。

  莎莎这个时候也说话了,一开口就是女汉纸的气势,她先是喝止住了陆俊鸣,随即又开始把矛头指向了我。

  莎莎说让我出去之后必须想着他们,还说到了那边记得给他们寄土特产回来,我像个小学生一样一边听,一边点头,我说我知道了,不会把他们两个二货给忘掉的,莎莎见我的态度这么诚恳,终于肯定的点了点头。

  紧接着,莎莎问我有没有告诉水悦馨我去太原的事情,经她这么一问,我突然回想起了几天前,我记得自己打过电话给水悦馨,她知道我要离开C市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让我一个人在外面注意一点,我没有问她会不会来送我,因为我觉得那样做会显得自己很贱,但在挂电话之前,我还是把我的航班时间告诉了水悦馨,她没主动问我,而是我自己说的。

  广播里响起了登记提示,我知道自己该过安检了,起身后,我和陆俊鸣紧紧的抱在了一起,没有说话,因为此刻的我们都找不到任何的言语来表达心中的那份情谊。

  莎莎也和我简单的拥抱了一下,等松开之后,我看见她的眼眶红了,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见莎莎哭,因为我的离开,她流泪了,因为她的流泪,我感动了。

  好吧,该走了,再见了,C市!再见了,俩二货!

  在进安检的最后一刻,我再次回望了一下候机大厅,想象中的人始终还是没有出现,我只看见陆俊鸣和莎莎正在那里朝我轻轻挥舞着手臂,尽管他们的送别我很感动,但我更想看到的是某人的出现。

  终于,飞机带着我的一丝遗憾离开了……。

  我以为她真的不会来,但没想到最终还是来了,只不过我没看到,直到很久以后,陆俊鸣告诉了我,我才知道,她其实一直躲在候机大厅的角落里,默默的看着我,看着我离开。

  而我和她的缘分,也就这样擦肩而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