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通后,我问雅若找我有什么事,雅若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的说了半天都没说出个重点,这不是她的风格,唯一能解释的,那就是雅若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耐住性子问雅若不要害怕,有什么就直说,终于,雅若在我的鼓励下开了口,她问我明天能不能陪她去趟医院,我几乎没做任何考虑就答应了下来,这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因为我在接受要求的时候,甚至没去想雅若要我陪她去医院是为了什么。

  第二天我是在重医附一院门口等的雅若,她来得比较晚,本来约好的是早上八点,她足足迟到了半个小时,我没有责怪她,因为她以前也经常迟到,而我,似乎已经习惯了。

  走进之后我发现雅若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很重的黑眼圈,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她昨晚应该没有睡好,或许说她根本就没有睡。

  到底是什么事情压抑着她,让她彻夜失眠?

  雅若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小声的问我是不是等了很久,我呵呵的笑了笑,告诉她我也才来一会儿,雅若闻言说了声对不起,她说她知道我肯定等了半个多小时,我听到后没接话,没错,雅若真的很了解我。

  在进医院大厅的时候,我问雅若到底怎么了,她没说话,而是莫名的哭了起来,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瞬间搞得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有些慌乱的让她别哭,有什么事情可以慢慢说,在我的安慰下,雅若的情绪稳定了不少,我们没有直接去挂号,而是在大厅的一张椅子前坐了下来。

  “陈浩,我想打掉肚子里的孩子”,这是雅若坐下后说的第一句话,尽管没有几个字,但我能感觉出她心里的难受。

  我很冷静,真的,在听到雅若说出的这句话之后,我竟然会出奇的冷静,如果换做是以前,我或许早就暴跳了起来,但这次没有,我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

  我不希望我的这种感觉是因为我和雅若的陌生感造成的,我更希望是自己的心智成熟了。

  我知道现在问这个问题很不恰当,但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李成军为什么不陪你过来,难道他又很忙?”,我淡然的朝雅若问道。

  雅若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苦笑了一下,说“李成军还不知道这个事情,因为这孩子不是她的”,说完,她又把头埋了下去。

  这一次,我被彻底的震住了,孩子不是李成军的,那这孩子是谁的?难道说是我的吗?

  一时间,我意识开始凌乱起来,这偶然的消息带着强大的信息量直击我的心坎,喜当爹的节奏接踵而至,但让人可笑的是,我竟然猜测这孩子是我的。

  因为李成军是我知道的雅若出轨的第一个男人,至于有没有其他的,我还真的不能肯定,这也是为什么我没继续追问下去的缘由。

  “好了,别想了,咱们去挂号吧”,我适时的岔开了话题,雅若失落的嗯了一声,从她那迷离的眼神里我仿佛可以看穿她的心底,也许她在等着我问出那个问题,只不过我的举动让她有点失望而已。

  由于是打胎,所以医生并没有多说什么,开好了手术单之后,就让我们自己去办手续,看着医生那冷漠的眼神,我想,这方面的事情估计医生也看得很多了,见怪不怪吧。

  雅若是一个人进的手术室,在关门的那一刻,我看见了她眼神里的无助与委屈,我的心也在瞬间陷入了那份情感之中,听着手术室里的器具叮当作响,我整个人都觉得虚脱了起来。

  不管孩子是谁的,总之,这么早就结束了生命,想一想,作为成年人的我们,其实才是真正的刽子手。

  F◇酷!匠$网…永,久6b免%费:}看;小“v说

  我无力的靠在椅子上,满脑子都在回想着雅若刚才的那句话,这件事情之后,我该怎么样去面对这个女孩儿,难道说,我们之间注定一世平行了吗?

  隐隐中,我似乎觉得好不甘心,但这就是现实,我给不了雅若太多,我没有这个能力留住自己的爱情。

  手术时间很短,大概十分钟就结束了,当手术室的大门推开,我看到雅若的那一刻,眼泪竟然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曾经那个我心爱得女孩儿,此刻正面色苍白的躺在手术台上,眼角的泪痕依然可见,我知道,雅若才是那个被伤得最深的人。

  我慢慢的走了过去,雅若虚弱的看着我,等我走进之后,她颤抖着把手伸了出来,她这个时候需要鼓励,需要安慰。

  我不作犹豫的就拉住了雅若的手,雅若问我能不能抱抱她,我答应了,由于才做完手术,我不敢用力去抱她,但雅若却把我搂得很紧,紧得仿佛想把我融入她的身体里面。

  我轻轻的拍了拍雅若的后背,示意她坚强一点,雅若没说话,也没有哭,只是她抱着我的力量更大了。

  短暂的休整之后,雅若松开了紧搂我的手臂,她轻言的对我说了声谢谢,我问她还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她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最后,在我的搀扶下,我们慢慢的走出了医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