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莎的这一口足足持续了近一分钟,我很佩服莎莎的刚烈,但更加钦佩的是陆俊鸣的隐忍,如果换做是我,估计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玛德,女人都是属狗的吗?

  发泄之后,莎莎的情绪也平复了不少,她还是纠结着刚才的话题问我打算怎么安置她的姐妹,我说没想过这么多,但我还是表示,如果水悦馨真的要我负责,我是不会逃避的。

  莎莎见我这么说了,她也就不再追问什么,只是告诉我记住今晚说的话,我说我是男人,说过的话肯定是会记住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了这个小插曲的影响,总之这件事解决后,气氛反而变得沉静了很多,陆俊鸣此刻也不再拿着麦嚎叫了,他像一只受伤的小狗一样,独自坐在角落舔拭着伤口。

  “我过几天可能要离开C市了”,思量了许久,最终我还是说出了这句最不想说出的话,尽管我知道今晚的聚会主题应该是什么,但离别的话,到嘴边才发现真的很难说出口。

  莎莎没说话,反倒是陆俊鸣开口问我准备去哪里,我说现在还不知道,陆俊鸣凑过来小声的问我是不是打算离家出走,如果真的是,他让我把他也带上。

  我讪笑了一下,告诉他我是成年人,不搞那些小孩儿才玩的东西,陆俊鸣鄙视的切了一声,随即他问我出去之后真的准备干什么。

  我告诉他这是工作上的调动,因为我的工作性质,陆俊鸣和莎莎还是知道一点的,但或许他们还不清楚公司的这条不成文的规定。

  陆俊鸣问我什么时候走,我说时间还没订,但应该很快了,陆俊鸣哦了一声,紧接着他又问我这次出去要待多长时间,我想了想,告诉他应该会待上几年吧,陆俊鸣听到后没有继续问下去,他拿起桌上的杯子一口喝干了里面的酒。

  透过杯子,我能看清楚陆俊鸣眼里的丝丝泪花,那是兄弟间情义的宣泄。

  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呆在C市,因为这里有我的兄弟,我的朋友,但同时,我也想出去看看,因为这里给我留下了太多的伤痛,那是一种永恒的伤痛。

  直到最后散席,莎莎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连分别的时候都没有说声再见,我知道她当时的心情肯定也不好受,所以在临别前,我让陆俊鸣好好照顾一下莎莎,陆俊鸣明白我的意思,他不做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今晚,应该是我们三个的最后一次聚会了吧。

  本来我还以为自己还能在C市待上一个月,但那晚的聚会之后没多久,我就收到了公司总部发过来的调任通知,派我去山西太原店就任店长。

  这个消息比较突然,因为在这之前我想到过很多地方,但多数都是围绕在南方的几个城市,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太原。

  在我印象中,我并不了解太原这座城市,只知道生产煤矿和醋业,其他的,一无所知,不知道这次过去,太原会给我一个什么样的惊喜。

  距离出发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C市门店的新店长已经来了,他是海南人,跟我一样,也是这批被提拔起来的新店长,由于之前就打过交道,所以见面后并不显得很尴尬。

  我和他很快就办理了交接手续,其实也没什么好交接的,就是一些档案和资料,所以仅用了半天就搞定了。

  剩下的这几天里,我几乎没怎么去店铺,除了充分的休息外,剩下的时间里,我都在有条不紊的整理着自己的行装。

  这是我第一次去这么远的地方,要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但紧张的同时,我也有着那么一丝小期待。

  距离出发的时间越来越近,这期间,我们三个没有再聚会了,通常情况下,都是打电话在联系,我已经把出发的时间告诉给我陆俊鸣和莎莎,他们也表示当天无论再忙,也会来机场送我。

  我深深的感受到了那么诚挚的友谊,这份情,我会铭记一辈子。

  看了看日历,后天就是我离开C市的日子了,随着时间的临进,我突然开始变得优柔善感了起来,我舍不得周围的一切,舍不得我生活了多年的狗窝,舍不得这纸醉灯谜的C市。

  我颓然的靠在沙发上,手机里的通讯录被我翻看了一遍又一遍,现在除了雅若和水悦馨没告诉,其他的人,该通知的都通知了。

  其实我很想告诉她们,但又不知道意义何在,最终,我竟然莫名的纠结在了这上面,想想,真的是单纯得可笑。

  z酷y匠网h唯K:一正(版Mo,q!其w他_都.是盗版C{

  最后,我还是决定不告诉她们,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会忘记我,而我,注定只能成为她们生命里的过客。

  想定之后,我如释重负的唱出了一口气,站起身后我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那感觉,好舒服,就这样吧,回忆留在C市,或许也是个不错的决定。

  但老天似乎并不打算眷顾我,我发现老天爷真的很会玩人,至少我被他玩得很惨。

  就在我准备下楼去随便吃点晚饭的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雅若打来的电话,虽然不知道她此刻来电话想说什么,但我还是不自觉的开始紧张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