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了个周末,我把陆俊鸣还有莎莎约了出来,还是KTV,在这之前,我打过电话给水悦馨,但是她拒绝了我的邀请,理由很简单,她很忙。

  我知道她其实是想回避我,看样子那晚的事情已经在我们彼此的心里造成了隔阂,我不喜欢这样,但是对于现状,我又感到无能为力。

  这一次又是我最后一个到,刚进门,莎莎就用那深闺怨妇的眼神望着我,那一刻,我极度的怀疑是不是我来之前,他们两个做了什么。

  “好大的架子啊,请别人和被人请都爱迟到,还真把自己当领导了么”,说完,莎莎面无表情的冷哼了一声,我知道她这是在埋怨我,由于自己理亏在先,我只能硬着头皮赔笑起来。

  我走过去,看见茶几上空空如也,作为话题的转移,我顺势问他们来了为什么不点东西,还说不用跟我客气。

  陆俊鸣没说话,莎莎也没说话,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是很快的,包房的门打开了,只见几个服务员正端着果盘和啤酒走了进来。

  好吧,他们还真的不客气,靠。

  酒过三巡,陆俊鸣这货似乎已经完全得意忘形,他拿着酒杯结巴着说人少了不开心,让我叫多点人过来一起疯,我去,我倒是想多叫几个人来,可我上哪去叫啊?

  想到这里,我脑中再次闪过了水悦馨的影子。

  我无力的靠在沙发上,莎莎此刻正饶有兴致的玩着手机,不知道她在和谁聊,反正笑容挺淫荡的。

  我慢慢的靠了过去,问她这段时间有没有和水悦馨联系,莎莎头也不回的说她也很久没看到水悦馨了,不知道在忙什么,说到这里,她突然放下电话直视着我,那模样很吓人,我好担心今晚她会强上了我。

  我下意识用双手护住胸前,怯生生的问她想干嘛,莎莎没好气的打了我一下,说我在想什么,我说你想什么我就想什么,她听到后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说全世界的男人死光了,也不会找我,我去,果然最毒妇人心,话说,如果世界真的只剩我一个男人,我想,到时候她还会求我的。

  莎莎再次直视着我,显然,她没有强上我的打算,正因为她这个想法,我才感到骇然,她这又是要闹哪样啊?

  我问她看什么,是不是我变帅了,莎莎白了我一眼,让我别虾扯蛋,说完,她又问我是不是已经和水悦馨那个了,我问她哪个,她蛋疼的踢了我一脚,说“还装,我问你是不是把水悦馨给吃了”。

  莎莎的一句话尽显了女汉纸的气质,节操仿佛成为浮云,违和感什么的已经荡然无存。

  我假意的咳嗽了一下,讪笑着让她不要乱说,说完,我心虚的拿起酒杯喝起酒来,可当我刚准备入口的时候,莎莎的慑人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你拿的杯子是我的”。

  呵呵,这次真的糗大了。

  既然自己的心虚行为已经出卖了自己,我便再也没理由去抵御莎莎的任何进攻了,很快的,我就将那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当然,水悦馨被我拿走一血的事情,我也毫无保留的抖了出来。

  so看¤正EJ版*◎章节_L上酷匠网:

  莎莎听完后沉思了好一会儿,最后,她问我准备怎么对水悦馨,我苦笑了一下,说没有准备,因为水悦馨并不要求我做什么。

  我这是说的实话,但没想到换来的却是莎莎的一顿暴打。

  莎莎听完之后立刻操起拳头就朝我砸了过来,由于喝了酒,大脑的反应似乎要慢了许多,直到她打了我好几拳我才醒悟过来,当时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妞特么的疯了。

  乱拳之下,我抓住了莎莎的手臂,看着她胸前暴露的白兔被我气得一上一下的跳动,那风景,煞是好看。

  慌乱之余,我艰难的把目光别向了其他地方,本来我是有意避开这敏感的场面的,但莎莎似乎认为我是在逃避,只见她愠怒的对我吼道“怎么了?怕了吗?”。

  我怕了吗?我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我和水悦馨的事情关她J8个事啊。

  莎莎的声音引来了陆俊鸣的注意,他东倒西歪的走过来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说完,他就强行的把我和莎莎分开了,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

  说实话,那一刻是我这辈子最感激陆俊鸣的时候,由于他和莎莎平日里接触得比较多,所以他们俩的关系应该更为铁一点,但就是因为这层铁如钢板的关系,才让陆俊鸣扛下了我这个黑锅。

  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包房里萦绕着,我下意识的朝旁边靠了靠,然后可怜加同情的看着身边的陆俊鸣,只见他牙关紧咬,面色苦b的望着我,眼睛里的点点泪花清晰可见。

  辛苦你了,兄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