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这才转身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途中,我接到了陆俊鸣的电话,他问我昨晚睡得怎么样?我说还行,他嘿嘿的笑着,我没好气的骂了句“笑你大爷”,骂完,我问他昨晚的事情是不是他安排的,陆俊鸣说不是他,是莎莎安排的,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也不知道,随即,他问我滚床单的感觉怎么样,我骂了句滚犊子,就挂断了电话。

  我和水悦馨滚了床单吗?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回到家后,我慵懒的躺在了自己的床上,昨晚没睡好,今天准备好好的补一下瞌睡,可当我准备换衣服睡觉的时候,我愣住了,因为我看到了一个不该出现的景象。

  褪下自己的内裤,上面竟然有血,我很确信那不是自己的血,想到这里,我背上一阵冷汗,难道昨晚的事情不是梦,我竟然拿了水悦馨的一血?

  中午的时候,我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本以为是陆俊鸣那个天杀的,没想到却是一串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我接通了。

  “喂,你哪位?”,我率先开口问起了对方。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儿,安静得让我以为是自己电话的听筒出现了问题,就在我满心疑惑的时候,电话那边终于说话了,一个女孩儿的声音,似曾熟悉。

  “你,你是陈浩吗?”,声音很小,很细,话语中似乎还流露着一丝失落感。

  我告诉她我就是陈浩,随即我又继续问她是谁。

  “我是水悦馨”,女孩儿终于道出了自己的名字,当我听到水悦馨三个字时,心脏忍不住剧烈跳动了一下,我下意识的望了望被我丢在一边的内裤,上面的斑斑红印突然变得好刺眼。

  我尴尬的笑了笑,问她找我有什么事,水悦馨有些失望的问我是不是没有把她的号码设置备注,我说设置了,只是刚才在睡觉,所以没有仔细看来电显示。

  其实我在回答的时候,心里一直毛毛的,因为水悦馨说得很对,我确实没有把她的号码设置备注,我知道这是对她的不尊重,所以才编造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水悦馨在听完我的解释后并没有多说什么,看来她应该是相信了,过了一会儿,她问我今天下午有没有空,我想了想,貌似没什么别的事情,于是我告诉她下午有时间的,她哦了一声,随即小声的问我下午能不能陪她去趟医院。

  酷_匠网#永v久免费t看小说@

  我担忧的问她怎么了,她说她小腹有点不舒服,想去医院看一下,说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不会是大出血了吧?话说,我真的有那么禽兽吗?

  短暂的思索了一下,我还是答应了水悦馨的请求,她似乎很开心,和我约好见面时间和地点后就高兴的挂断了电话。

  她高兴了,而我却苦B了,这特么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下午看到水悦馨的时候,她又重新换了一套衣服,白色的体恤衫和紧身的牛仔中裤,很时尚,很漂亮,特别是牛仔裤所包裹的臀部,让人看着就浮想联翩。

  水悦馨很远就看到了我,她朝我开心的笑了起来,那笑容仿佛一朵美丽的花儿一样,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那一刻,我突然想到,如果有个这样的女朋友,或许也是个不错的福利。

  但我知道,毕竟这是和她的第二次见面,有时候想法不能太奢侈了。

  走进之后,我问水悦馨到底怎么了,她望着后,小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她说她回家后感觉到小腹不舒服,一阵阵的刺痛,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很害怕,所以就想让我陪她去医院看看。

  听到这里,我本来是想问她为什么不找莎莎他们,但很快的,我就想到自己的这种说法似乎太过于不负责任,毕竟我内裤上的斑斑红印足以警醒我该做到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医院人很多,我排了很久才挂到号,来到妇产科,我的老脸一下子忍不住红了起来,因为这里等着看病都是夫妻,有的坐着,有的站着,但他们都用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男人都申请的搂着自己的女人,很亲密,很恩爱。

  我和水悦馨的若即若离让我们跟当时的场面显得有些突兀,毕竟我们只是朋友,不可能像其他人一样暧昧的搂在一起。

  水悦馨似乎也看出了我心里的不适,她小声的告诉我说“要不,你就在外面等吧,我自己在里面等就行了”,说完,她朝我笑了一下,笑得很牵强。

  不得不说,水悦馨正好说出了我心里的想法,按理说,在她说完之后我就应该爽快的答应下来,但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却始终说不出口,因为我受不了她此刻的眼神,委屈而可怜。

  这是一个应该被人疼爱的女孩儿,不应该受到任何的委屈。

  或许是大男子主义作祟吧,我昧心的拒绝了水悦馨的提议,告诉她我会陪她一起去看医生的,水悦馨摇了摇头,说还是不要了,我说没什么,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最终,水悦馨拗不过我,只好答应了下来,但是我看得出,她心里真的很开心,我不知道她在开心什么,我不敢往更深的方面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