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顿饭一直吃到九点才结束,本来我还想带着几位老人去逛逛太原的夜市的,但老爹告诉我说他有些累了,想早点休息。

我没执意要求,因为我想到他们反正还要在太原呆上很多天,所以在老爹说完后,我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璞泽自然而然的接下了送老爹他们回酒店的任务,等他们走后,偌大的包房里就只剩下了我和芸姐两个人,看着此刻早已醉眼朦胧的芸姐,我心里顿时变得五味杂陈。

我让饭店服务员端来了一晚醒酒汤,芸姐在喝完之后神智也清醒了不少,她问我老爹他们是不是已经回了酒店了,我点了点头,告诉她是璞泽送他们回去的。

芸姐将头无力的靠在我的肩上,小声的问我她今晚的表现怎么样,我回答说表现得很好,还说老爹很喜欢她送的这块表。

芸姐嘻嘻的笑了笑,她说这块表是她选了好久才选到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老爹能喜欢她送的这份礼物。

我感动的在芸姐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说“谢谢你,芸姐,老爹很喜欢,他不但喜欢你送的这份礼物,而且也喜欢你这个儿媳妇”。

芸姐娇羞的骂了句“不要脸”,随即便幸福的用头在我颈上努了努,本来我还想说一下煽情的话来感动芸姐的,谁知话还没说出,她那均匀的呼吸声就传了出来。

静静的端详着这个满脸红霞的可人儿,一时间,我竟有些痴迷,脑海中也随之浮现出了我和芸姐牵手看夕阳的场景,那种感觉,真的好舒服。

随后的几天里,我就让陆俊鸣带着老爹他们在太原四处游玩,当然费用是算我的,起初,老爹还问我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我撒谎告诉他公司最近很忙,老爹听后也没过多的强求,只是告诉我工作虽忙,但也要注意身体。

由于老爹他们白天不在酒店,所以我就和芸姐抓紧时间筹备老爹的生日宴会,本来我是打算就在普通的饭店进行的,但芸姐却执意要将生日宴会放在高档酒店里,并且还花重金聘请了太原最出名的礼仪团队为老爹的六十大寿出谋划策。

看着老爹大寿的日子一天天的临近,我忍不住开始激动了起来,这次的筹备可谓豪华至极,不知道当老爹看到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

终于,在过了一周后,老爹的生日如期而至,直到当天,老爹都不知道我和芸姐所做的事情,从他平淡的表情可以看出,老爹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生日就是在今天。

一大早,我就和芸姐来到酒店接老爹,为此,我还特意去给老爹买了一套唐装,开始的时候,老爹并不知道我们要带他去什么地方,他问我的时候,我也只是告诉他今天有个朋友过生日,我想带他去参加一下。

老爹不明觉厉,陆俊鸣的父母同样也是一头雾水,为了将这件事彻底的保密,在筹备期间,我甚至没有对陆俊鸣透露过任何一丝消息。

驱车来到国贸大饭店,这是太原最豪华的饭店,里面无论是陈设,还是装修,都可以用奢华来形容,走进去,就给人一种身价倍增的感觉。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我们很快来到了三楼的宴会厅,推开大门,一副大大的X展架便跳入每个人的视线里。

“恭祝陈国华老先生六十大寿”,陆俊鸣机械的念着展架上的内容,当他说完后,顿时瞪大了眼睛望着我。

老爹也被眼前的一幕给搞蒙掉了,好半天他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问我为什么这个人的名字和他一样,我笑了笑,告诉老爹他就是这个人。

老爹哭了,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老爹当着所有的人流泪,他的眼角处不断有泪水滑落下来,我则是高兴的搂住老爹的肩膀朝里面走去。

一路上都有兄弟在和我打着招呼,和老爹打着招呼,看着他们毕恭毕敬的样子,老爹疑惑的问我这些都是什么人。

我告诉老爹这些都是浩升公司的员工,他们都是过来帮忙布置会场的,老爹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随意感叹一声说辛苦这些孩子们了。

芸姐径直把老爹带到了宴会厅最中间的一张桌子,老爹环视了一下,小声问我,说“小浩,你老实告诉我,搞这个花了多少钱”。

我能对老爹说实话吗?当然不能,如果说了,老爹恐怕会立刻转身就走,可是,我该报出一个什么价格才老爹所能接受的呢?一时间,我还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