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的时候,我把老爹他们安排在长江大饭店吃的饭,为了不让老爹继续唠叨我,于是菜品并没有点很多,甚至连饭店的特色菜都没有上,即便如此,还是被老爹好好的教育了一顿。

芸姐是饭局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过来的,一进门,她就显得有些拘谨,老爹虽然也有些惊讶,但还是礼貌的对芸姐笑了笑。

做好之后,芸姐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礼品盒交给了老爹,老爹一见立马摆手说不要,我笑了笑,告诉他这是芸姐的一番心意,如果不收下,芸姐会很难堪的。

最终,老爹在我的劝说下接过了礼品盒,我让老爹赶紧打开看看,老爹闻言哦了一声,随即便小心的打开了盒子。

其实,我也不知道芸姐送给老爹的礼物到底是什么,她之前从未对我提及过她会送东西给老爹,所以,今晚我也是第一次看见,也很想知道盒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几番拆卸,礼物终于露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原来是一块手表,很精致,特别是表面上那闪闪发光的水晶,更是彰显了手表的华贵。

“叔,我上次见您的手表有些旧了,所以就自作主张的给您买了一块,还希望您能喜欢”,芸姐略带腼腆的对老爹解释道。

老爹憨厚的笑着点了点头,看样子,他很满意芸姐送的这份礼物,我坐在一旁偷偷的窃笑,如果老爹能收下芸姐的这份礼物,那是不是就说明我和芸姐的事情,他已经不再反对。

“哇,江斯丹顿啊,流弊”,就在气氛慢慢变得融洽的时候,陆俊鸣那恶心的声音突然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江斯丹顿?我去,貌似芸姐从来没有送过我这么好的手表吧,想到这里,我竟然有些郁闷了起来。

不过郁闷归郁闷,但芸姐的心思我是知道的,她之所以会这么做,无非也是在为了我和她的以后做铺垫。

我记得芸姐曾经对我说过,两个人的结合最需要的就是得到长辈的祝福,所以,她希望老爹能给我们祝福,能答应我和她走在一起。

陆俊鸣的话音刚落,老爹便不解的问陆俊鸣什么是江斯丹顿,陆俊鸣本来想对老爹解释一下的,但却被我抢先一步转移了话题。

我笑着告诉老爹江斯丹顿就是这块手表的品牌,不贵,最多也就五百块钱,说完,我就意味深长的看了芸姐一眼。

“噗”,还没等老爹反应过来,陆俊鸣倒是率先晕倒了过去,只见他一口茶水毫无征兆的喷在了我的脸上,我去,好恶心!

“五百块?浩哥,要不你也送我一块吧”,陆俊鸣赔笑着对我说道,他的眼神里满是贪婪与无耻。

得寸进尺,我当时好想抽他丫的,明显的,我这么说只是为了打消老爹的鼓励,但没想到这货居然趁虚而入,想占我一个大便宜。

老爹叹了口气,他说就买一般的手表就行,不用买这么贵的,芸姐笑着说这种手表走时很准,而且还不用装电池的。

老爹闻言点了点头,随后,他便将手表戴在了手腕上,还别说,戴上手表后,老爹的气质顿时凸显了出来,整个人感觉也精神了不少。

陆俊鸣一直心有不甘的看着老爹的那块手表,与此同时,他的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钻石表芯,不准才怪呢”。

我忍不住在旁边踢了那货一脚,让他赶紧吃菜,陆俊鸣白了我一眼,说“陈浩,你欠我一块手表啊”。

“我欠你大爷”……

“如果你不给我,我就把这块表的原价告诉你老爹”……

“滚犊子”……

我和陆俊鸣的小声抬杠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大家依旧在互相敬着酒,这种气氛我很享受,就像一家人一样,暖暖的,很贴心。

芸姐今晚很开心,她喝了很多酒,我没有阻拦她,只是在一旁静静的守护着,我知道,芸姐很想把握住这次改变老爹态度的机会,值得庆幸的是,她真的做到了。

开始的时候,老爹对芸姐的称呼还是“小许”,但到了后面,他就称呼芸姐为小芸了,这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称呼,听到这里,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或许今晚之后,老爹便不再反对我和芸姐的交往了。

看着面颊绯红的芸姐,我当时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为了我和她的将来,她总是不遗余力的在调剂着,这份付出,让我既欣慰又愧疚,细想一下,对于这段感情,我真的没有做太多的努力,一直以来,都是芸姐在努力,在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