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嗤笑了一声,他说他为什么不敢开枪,还说我的这个行为属于袭警,他完全有理由可以当场击毙我。

我笑了,笑他的可悲,警察很生气,他或许以为我是在挑衅他的威严,本来他想开口对我说些什么,但我却抢先一步说了起来。

“你记住,我叫陈浩,如果你开了枪,我保证你们绝不会看到明天的太阳”,说完,我就转身将老爹牵出了人群。

警察傻傻的举着枪,就这么一直看着我,直到我们的车队离开后,他才无奈的将手慢慢的放了下来。

那个叫小宇的男人冲过来郁闷的问那个警察为什么当时不开枪,警察本来就是一肚子气,在听到呵斥后,他毫无征兆的一巴掌扇在了小宇的脸上。

“都是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知道刚才那个男人是谁吗?”,警察愤怒的对小宇吼道。

小宇苦b的着警察,说“他说他叫陈浩啊,怎么了?”。

“啪”,又是一巴掌,警察愤愤的看着小宇,说“怎么了?你知道陈浩是谁吗?他是御龙会的老大,就算我们警察看到他都要畏惧三分的”。

人的名树的影,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在太原已经这么有名了,可惜的是,我并没有听见警察和小宇之间的对话。

在去酒店的路上,老爹一直在责备我刚才太冲动,他说那是警察,打警察就等于是和政府作对,会吃大亏的。

我不停的点头赔着不是,老爹见说了半天我还是那副死样子,他也只好无奈的闭上了嘴巴。

坐在前排的璞泽一直贼贼的笑着,估计这是他第一次见我如此的狼狈,我本想好好的教育一下他的,可当时顾忌到老爹在场,我也只能将郁闷压在了心底。

陆俊鸣这个时候在旁边轻轻的碰了碰我,我不悦的问他想干嘛,陆俊鸣嘿嘿的笑了笑,说“浩哥,你现在好像在太原混得挺好啊,怎么样,要不要我来帮你呀”。

帮你大爷,听到他对我称呼的变化,我就知道这货不会说出什么好话来,其实,把陆俊鸣留在身边也不是不可以,但考虑到我现在所处的环境,虽然能够享受到奢靡的生活,但同时也有生命的危险。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道理我一直铭记于心,所以,我不能让自己的兄弟陷入困境,更不能让陆俊鸣的父母失去掉唯一的儿子。

我摇了摇头,告诉他不要想这么多了,现在C市的生活很不错,让他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

陆俊鸣失望的瞥了我一眼,我知道他是误会了,对此,我并不想解释太多,也许过段时间他就不再惦记这件事了。

璞泽给老爹他们安排的是丽晶大酒店,这是太原其中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装修高档,服务周到,当然,价格也是很高档的。

老爹看到酒店后立刻张大了嘴巴,但很快的,他就转身朝车里走去,我不解的跟过去问老爹怎么了,还问他是不是觉得酒店不满意。

老爹看了我一眼,说“小浩,我知道你现在有钱了,但是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蹋啊,一看这酒店就很豪华,住在里面肯定很贵吧”。

我笑了笑,撒了个谎告诉老爹这家酒店是璞泽的一个朋友开的,可以拿内部价的,老爹问我内部价是多少钱,我想了想,告诉他每晚只要一百块钱。

老爹点了点头,紧接着,他从包里掏出了两千块钱递给了我,老爹让我把这钱给璞泽,就当是他们两家这段时间的住宿费。

我接过钱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两千块,估计也就能住上两晚吧,不过当时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反正只要老爹答应了就行了。

来到大厅后,我将钱递给了璞泽,璞泽不解的看了看我,我故意大声的告诉他这是老爹给我住宿费,让他先拿着。

璞泽很聪明,他一听就知道我话里的意思是什么,就这样,简单的配合我,我们就顺利的把老爹带到了房间里。

收拾完一切后,老爹舒服的靠在了沙发上,他说这是他住过的最便宜的豪华酒店了,还说以后回去后会介绍其他的朋友过来住。

听完老爹的话,一阵恶寒,一百块的五星级豪华套房,估计全中国也找不出第二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