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于心不忍,他拉了拉我的衣服,告诉我说要不算了,我摇了摇头,说“爸,这是关系到你的清誉,无论如何,我都要让他们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

老爹无奈的叹了口气后便悄无声息的退到了一边,我丢掉烟头重新站在了那对情侣的面前,此时,那个男人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嚣张,他的眼睛里浮现出了恐惧的神色。

“对,对不起…”,女孩儿率先对着老爹道起歉来,那个男人本来还想阻止自己女友的举动,但当他再次接触到我的眼神后,手上瞬间不再有动作。

“该你了”,我催促的对那个男人说道,或许是受到了我气场的压迫,终于,他愤愤的瞪了我一眼后,缓缓的从口中吐出了几个字“对不起…”。

“等等”,还没等他说完,我就出言打断了他的话,对方看着我皱了皱眉头,问我还想怎么样,我没说完,只是朝身后的璞泽使了使眼色,璞泽会意立刻一脚踢在了那个男人的膝关节处,男人吃力不稳,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

“想用简单的道歉来抵消你对我爸的羞辱吗?简直可笑至极”,我再次点燃一支烟轻蔑的说道。

老爹又过来劝阻我不要这样,他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况,这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没必要闹得这么严重。

听完老爹的话,我犹豫了一下,当然,我并不是可怜那个跪在地上的男人,我所以顾忌的是老爹对我的看法,既然不想这么快让他知道我在太原干什么,那今天的事,我想也该适可而止了。

我顿了一下,告诉那个男人只要跪在地上对我老爹说声对不起就可以走了,可是,还没等我话说完,两个警察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机场的巡警,但直到他们看见地上的那个男人后,我才知道事情远远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小宇,你怎么跪在这里啊”,其中一个警察惊讶的喊了一声后,立刻冲上去将跪在地上的那个男人扶了起来。

那个叫小宇的男人在见到这个警察后立刻哭了起来,一副很委屈的样子,他说是我让他跪在地上的,还说他如果不跪,我就要叫人打他。

听完那个男人的解释,我顿时感到自己的蛋都要碎了,尼玛,我什么时候说过他不跪,我就会打他的话了,靠,见过能瞎掰的,但没见过能这么瞎掰的。

那个扶人的警察在听完叙述后迅速转过头来怒视着我,他问我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还说我这样做,他完全有理由把我拘留的。

我没说话,反倒是老爹,他在听完警察的怒斥后立刻站出来挡在了我的面前,老爹赔笑着解释说这都是一场误会,希望警察不要追究我的责任。

警察冷哼了一声,问老爹是不是我的父亲,老爹点了点头,他说是他平时没有教导好我。

我拉了拉老爹的,示意他不要说太多,老爹瞪了我一眼,看得出来,老爹现在很生气,他气我不听他的劝阻。

本以为这件事会因为老爹的妥协而平息下来,谁知老爹的话音刚落,警察就恶毒的回了一句,而正是因为这句话,才让我的情绪彻底的失去了控制。

“哼,管好你的儿子,太原就是因为有了你们这些外来的刁民,才会让整个社会的治安变得混乱,老实的呆在家乡不好么,非要来太原,一看就是老农民”……

这是赤裸裸的歧视么,听到这里,我脑子顿时一热,上前一把抓住了那个警察的衣领,让他有本事把刚才的话再说一次。

我的这个举动无疑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老爹呆呆的看着我半天没回过神来,那个叫小宇的男人更是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或许他怎么也没想到我竟然敢对警察动手。

其实,我当时也没考虑这么多,也根本没有在乎对方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我受不了的仅仅是他的这句话,他可以不尊重我,但绝对不能出言侮辱我的老爹。

反应最快的,还是那个警察,他在短暂的惊愕后就用力的打开了我的手,紧接着,他做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动作。

众目睽睽之下,警察将手伸到了腰后,然后迅速的掏出手枪对着我,这是真枪,黑洞洞的枪口一眼望不到底,阵阵的寒芒正一丝丝的从枪尖冒出。

“你敢开枪吗?”,我戏谑的看着这个愤怒到极致的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