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完电话,雅若整个人都变了,她一脸紧张的告诉我她必须走了,我问她刚才的电话是不是李成军打来的,雅若点了点头,她说李成军叫她晚上去陪个客户,说到这里的时候,雅若的小脸竟然红了起来。

  我能看得出来,这不是女孩儿的羞涩红,而是一种愧疚、失落的反应,突然,我脑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尼玛,李成军不会为了达到目的,而牺牲雅若吧。

  想到这里,我猛的抓住了雅若的手臂,问她李成军所谓的陪客户是什么意思,雅若挣脱了几下,但我没松手,我现在很想知道自己猜测是不是真的,我想要她给出答案。

  雅若让我别问这么多了,她越是这样说,我心里越是抓狂到极点,我问她所谓的陪客户是不是不光是吃饭那么简单,终于,在我说完之后,雅若再次呜咽了起来。

  我去,这特么到底是什么禽兽,竟然让自己的老婆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简直不可饶恕。

  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因为在这件事上,雅若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没理由对她发火,该受到惩罚的,应该是李成军。

  李成军,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让雅若去陪你所谓的客户的。

  想定之后,我拽着雅若就往公园外面走,她惊恐的问我想带她去什么地方,我说陪她去见李成军的客户,雅若听后急忙停住了脚步,她让我不要搀和进来,还说如果让李成军知道我和她在一起,李成军会打死她的。

  我转过身随性的笑了笑,说“雅若,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没有,相信我!”,说完,我伸手抚摸了一下雅若那苍白的小脸,我想通过这个举动来传递鼓励。

  不知道雅若当时是不是真的相信了我说的话,只见她木讷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跟着我一起朝前走去。

  晚上六点,我和雅若以及阿卜杜力准时出现在了万豪大酒店,雅若本来是想着急进去的,但被我制止了,我告诉她等一会儿再进,雅若不明白,我则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我们一直坐在酒店里的咖啡厅里,直到雅若的电话响了五六遍后,我才慵懒的起身朝餐厅走去。

  一路上,雅若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看样子,她真的很怕李成军,但我想今晚之后,李成军应该不能再对她做些什么了。

  来到包房的门口,我让雅若先进去,雅若有些害怕,只见她抿着嘴一脸忧虑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告诉她没事的,只管放心大胆的进去就行,之后的事,我来处理。

  最终,雅若还是鼓起勇气推开了房门,我站在角落里,很清楚的看见了李成军此刻正坐在椅子上焦躁的抽着烟,当他看到雅若时,眼睛里瞬间流露出了愤怒的神色。

  随着房门的关上,我很快就听到了包房里李成军的叫骂声,看来这家伙已经抓狂到了极点,因为我隔着厚厚的包房门,都能感受到那股戾气,真不知道雅若是怎么生活下去的,和这种人呆在一起,随时都有生命的危险。

  ‘啪’的一声轻响从包房里传了出来,我愣了一下,没想到李成军居然会掌掴雅若,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会顾全大局而强忍愤怒,看来,这一次我失算了,是我让雅若再次受到了凌辱。

  简直禽兽不如,简直不可原谅。

  我抬腿就是一脚直接踢开了包房的大门,然后很装b的走了进去,我倒想看看,这个李成军已经张狂到了什么程度。

  本来我还以为雅若会委屈的在李成军面前哭泣,谁知眼前的一幕却让我大脑瞬间变为空白,只见雅若正可怜的跪在李成军的面前,对,我没看错,她是跪着的。

  “哟,这不是陈浩吗?怎么?来看你的老相好吗?”,短暂的沉寂后,李成军便认出了我是谁,随即便嚣张的叫嚣了起来。

  我没理他,而是慢慢的走过去将雅若扶了起来,雅若起来后无力的靠在了我的身旁,她的眼泪也在这个时候流了下来。

  “对不起,雅若”,我小声的对雅若道着歉,整个过程我连正眼都没看过李成军一下,不过从他身上传来的怒意我倒是感觉到了,想想也是,自己的老婆被别人的男人搂着,换做是谁都会受不了,更别说像李成军这么强势的人了。

  没想到几个月前在雅若楼下发生的一幕再次出现了,只不过这一次的角色发生了转变,我让李成军尝到了当初我心痛的那种滋味,很好。

  P酷%&匠MN网唯?一正版{,其他都8r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