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老爹最懂我,最关心我,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老爹和其他的父母一样,永远都不能平淡的看待姐弟恋。

  我有些愠怒的问老爹是不是不赞同我和芸姐在一起,老爹抬头看了我一眼,说“是的,我不赞成你们两个交往,尽管小许是个很优秀的女人,但她不适合你,不适合做我们陈家的儿媳妇”。

  我笑了,这一次,我是被老爹的迂腐观念给气乐了,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负气的问老爹如果我硬要和芸姐在一起呢,老爹想了想,说“那你就不要回自己的家了,因为我陈国华丢不起这个人”。

  呵,好直接的答案,直接得让我震惊,直接得让我心痛。

  我漠然的站了起来,老爹问我打算怎么办,我苦笑了一下,告诉他不怎么办,反正我是不会离开芸姐的。

  老爹叹了口气,他说他明天就回老家去,我说好的,但请他离开的时候,不要对芸姐摆任何的脸色看。

  老爹果然是说到做到,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坐车回了老家,当然,还是我送他去的车站,在发车前,我告诉老爹现在时代不同了,爱情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已经有了重新的认识,我希望他回去后能好好的想想,但愿老爹想通后,能真正的接受芸姐。

  老爹离开后的这几天里,芸姐一直在追问原因,还问我是不是因为她没表现好,惹我老爹生气了,每每遇到这种情况,我都只能敷衍的告诉她只是老爹不习惯大城市的生活,他觉得住在老家舒服一点。

  在C市呆了十天后,我给陆俊鸣打去了电话,当他知道我已经回到C市的消息时,整个人像疯了一样在电话那头鬼叫着,他一会儿说要马上通知莎莎,一会儿又说晚上一起聚一下,听着他在电话里毫无头绪的安排着,我当时就忍不住苦笑了起来,真的没想到,原来陆俊鸣这么在乎我。

  等他兴奋完,我问他现在莎莎怎么样了,还有没有在生我的气,陆俊鸣说他也不知道,自从上次从太原回来后,他就再也没看到莎莎了。

  尼玛,这货典型的不靠谱啊,当初在机场的时候说得那么信誓旦旦,说什么回来会帮我劝莎莎,谁知他一点功夫都没下,靠!

  或许是我的沉默让陆俊鸣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只见他在电话那头大大咧咧的说今晚的聚会他请客,也算是对我的赔罪。

  好吧,我从不介意有人当王八,特别是陆俊鸣,我更是不会心疼。

  晚上七点,我把芸姐带到了以前我们三人经常聚会的那家KTV,由于只是几个朋友间的聚会,所有并没有让阿卜杜力过来。

  在包房里,我把我们三个人以前潇洒的生活给芸姐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本来想在她面前装装B的,谁知等我说完后,芸姐却突然问我是不是也带过以前的女朋友来这家KTV。

  我郁闷了,没想到自己挖了个坑给自己跳,芸姐说得没错,这家KTV留下了我太多的回忆,因为雅若来过这里。

  雅若,不知道她现在生活得怎么样了。

  陆俊鸣是晚些时候到的,他一来就想给我一个大大的熊抱,我避开了,尼玛,这货的取向是不是出现了问题,为毛我感觉他身上有点基情的感觉呢。

  坐下后,我问陆俊鸣莎莎什么时候过来,陆俊鸣说他已经通知了莎莎,但莎莎并没有说几点到,只是说有时间就会过来的。

  听完陆俊鸣的话,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样子,莎莎应该还在记恨我之前说过的那句话。

  由于只有三个人,所以整个包房里也缺少那种热闹的气氛,好在,芸姐平日里也不是个很喜欢热闹的人,我们三个就这样坐在包房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酷v匠网k永Re久#免#u费;☆看小A`说;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期间,服务员进来了几次,她问我们要不要点什么东西,而陆俊鸣则是告诉她还有人没过来,想再等一等,服务员无奈,只好退了出去,不过,她的眼神里却多出了一丝鄙夷的神色。

  想想也是,占着这么大个房间,只聊天,不消费,换做是任何一个服务员都会受不了的,说不定,她今晚的业绩会彻底泡汤。

  聊到一半的时候,芸姐说她想去上个洗手间,我说我陪她去,芸姐答应了,随后,我们俩便一起出了包房门。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一离开,却让我碰到一个很想碰到,却又不该碰到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