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早早的就起来了,虽然机票订的是中午,但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芸姐见我一脸的激动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她说想家的孩子她见得多了,但像我这么急切想回家的,还是第一次看到。

  我不悦的瞪了她一眼,告诉她赶紧起床,芸姐却像故意和我作对似的,等我说完后,她居然又把小脑袋缩回到了被子里面。

  好吧,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又是一番温馨浪漫的翻云覆雨,这一折腾,时间直接定格在了十点的位置,看了看时间,距离登机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看来是真的不能再耽搁了。

  芸姐一边穿衣服,一边埋怨我不会怜香惜玉,我笑着说如果不是她故意墨迹,我也不会损精耗力,芸姐哼了一声,她说回到C市后要去我老爹那里告状,我嘿嘿的笑着问她告我什么,她说告我欺负她,我说一般情况下,老爹是不会反对我造人的,说完,我就看见芸姐的小脸瞬间红了起来,她骂我恶心,我则是把这句夸奖尽数收下了。

  我们下楼的时候,璞泽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路上,他说他本来是想跟我们过去的,但太原有很多事离不开他,所以就不能一同前往了。

  我知道璞泽的压力,毕竟四哥走后,御龙会的大小事务还需要他来打点,所以,我和芸姐并不怪他,只是让他一个人在太原主要安全,璞泽笑了笑,他说他自己知道的。

  机场候机厅里,我和璞泽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说实话,当时的场景让我感触很深,虽然只是回C市玩一个月,但这种离别的感觉真心让人受不了。

  机场的广播响了起来,我松开了璞泽,告诉他我和芸姐该走了,璞泽点了点头,祝我们一路顺风。

  就在一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先生,等我一下!”。

  我循声木然的把头转了过去,只见阿卜杜力正朝我这边跑了过来。

  额,他怎么会来这里,貌似我并没有让他来送我啊。

  走近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这货不是来送我的,看着他那胀鼓鼓的背包,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我笑着问阿卜杜力怎么来机场了,阿卜杜力很直接,他说他要跟我回C市,听到这个话,我和芸姐以及璞泽都愣住了。

  回过神之后,我告诉阿卜杜力好好上班,不用跟着我的,但阿卜杜力却很固执,他说他之前就说过,无论我去到那里,他都会跟着我,保护我。

  不得不说,当时我真的挺感动的,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把阿卜杜力的这句话放在心上,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现在看来,我似乎想错了,我没想到阿卜杜力会这么的专注,也许,这就是新疆兄弟的仗义,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一切。

  最后,我们一行三人和璞泽握手告了别,经过两个小时的航程,我顺利的回到了家乡的土地上,一时间,思乡情绪泛滥,我竟然有些鼻子发酸的感觉。

  芸姐紧紧的牵着我的手,在她手心热量的传递下,我的情绪慢慢的平复了下来,阿卜杜力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他说这是第一次来C市,感觉好漂亮。

  我呵呵的笑了笑,告诉他C市不仅城市漂亮,而且女孩儿更有魅力,阿卜杜力不确信的问我是不是真的,我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告诉他如果可以,就在C市找个女孩儿做老婆。

  阿卜杜力闻言憨厚的笑了起来,黑黑的大脸上泛起了难得的红晕,他说他已经有相好的了,不会做出背叛自己对象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不可否认,阿卜杜力真的是个很优秀的男人,无论是从友情还是爱情上,都值得依靠。

  @酷匠网c唯s一p正W版&A,f其。他$u都是(L盗版B@

  简单的吃了午饭后,我给老爹打去了电话,告诉他我已经回C市了,老爹听到后感觉很突然,他问我为什么回来也不提前给他说一下,我嘿嘿的笑着说想给他惊喜,说完,我就让老爹赶紧坐车来C市。

  挂了电话后,我带着芸姐和阿卜杜力去海逸酒店开了房间,本来我是想随便找个宾馆住下的,但芸姐却不依,她说这是她第一次见我爸爸,不能失礼于人家。

  呵呵,芸姐这是要搞什么,要不要这么隆重,难道真想当我后妈吗?

  五点钟的时候,我顺利的在汽车站接到了老爹,可当我看到老爹时,却忍不住一阵心疼,没想到仅仅过了几个月,老爹的头发就白了一半,而且背也有些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