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四哥的这句话着实让我吓了一大跳,因为我根本没想到四哥会对我说这些,更没想到他会让我去接管他的帮会。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是个很平凡的普通人,喜欢简单的生活,但自从我来了太原之后,所有的事情都变得复杂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抉择。

  沉默了一会儿后,我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纠结,“四哥,我相信你会没事的,至于御龙会,那是你的心血,是你的孩子,我想,只有在你的怀抱下才能强大起来,至于我,我深知自己的能力,我怕辜负了你的期望”。

  四哥看了看我后,无奈的一声叹息,他说这个要求是有点强人所难,但他也不勉强我,让我再好好的考虑一下,四哥说他至少还要在太原待上两天,两天后,希望我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离开长江大饭店后,我和芸姐慢慢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彼此恩爱的牵着手,再也不用顾忌其他人的目光,因为有了四哥的肯定,我们终于不用偷偷摸摸了。

  途中经过一座小的公园,我问芸姐要不要进去坐下,芸姐点了点头,就这样,我们找了张石凳坐了下来。

  芸姐静静的靠在我的肩上,她说今晚经历好多的事情,大起大落的感觉让她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缓过神来。

  我笑着轻抚了一下芸姐的秀发,说“经历了什么都不重要,现在我们不是好好的么,而且四哥也承认了我们”。

  芸姐听完我这句话后立刻坐直了身子,我们就这样彼此对望着,忽然,芸姐的眼眶红了起来,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时间,手足无措。

  我关切的问芸姐怎么了,芸姐用力的锤了我一下,幽怨的说“坏蛋,你刚才怎么想都没想就开枪了啊,万一那把枪里有子弹怎么办?”,说完,芸姐就毫无征兆的哭了起来。

  我笑了笑,告诉芸姐不要哭了,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芸姐不依,呜咽声始终没有停下来,我见一招不行,便使出了第二招,伸手直接朝芸姐的腰际捏去。

  芸姐忍受不住终于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完之后,她说我好像一点都不害怕似的,我吻了她一下,告诉她害怕也没有用,只要现在没事就行了。

  芸姐叹了口气,又重新靠回了我的怀里,她说她真的没想到四哥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们,一切仿佛都来得太突然了。

  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芸姐的说法,其实,我曾想过很多解释的话语,但一句话都没能用得上,不过,从今晚的事情也可以看出,四哥的为人真的很豁达,至少比我想象中要慈悲许多。

  快到芸姐小区的时候,我问她要不要我送她上去,芸姐听到后小脸立刻就红了起来,她说这几天就算了,毕竟四哥还在太原,要上去,也只有等四哥走了再说。

  我没继续强求下去,芸姐说得没错,于情于礼,我都应该收敛一点,虽然四哥已经放过了我和芸姐,但在道上,这个消息并没有公开,按理说,我还是需要保住四哥的颜面的。

  目送芸姐离开后,我接到了璞泽的电话,他问我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告诉他刚送芸姐回到家,现在正在小区的门口,璞泽让我别走,他说他开车过来接我。

  看、r正版=》章b%节)l上1:酷`匠‘网

  没过一会儿,璞泽就驾着车过来了,我问他是不是有什么急事,璞泽说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想和我聊聊,说完,就招呼我上了车。

  璞泽把车开到五一广场,由于当时已经比较晚了,所以广场上的游客并不多,三三两两的,都是很分散的呆在四处。

  我和他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璞泽掏出香烟递给了我一根,点上后,我问他到底有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秘。

  璞泽没回答我,而是目光深邃的望着前方,直到一支烟抽完,他才缓缓的从口中吐出了一句话。

  “陈浩,今晚的事,对不起”,浓浓的愧疚感从璞泽的话语里弥散了出来。

  原来是为了今晚的事情,说实话,我还真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当时的情况我很清楚,即便是璞泽想为我做点什么,也是不可能的,何况,他也没这个能力为我做什么。

  我笑着拍了拍璞泽的肩膀,告诉他不用说对不起,因为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他,璞泽摇了摇头,说“其实,四哥回太原的事情,我一早就知道了,但由于这次的行动很隐秘,并且还关乎到四哥的安危,所以,我没有提前通知你,对不起”。

  听完璞泽的解释,我终于知道这段时间为什么没看到他了,原来,他一直在忙四哥回太原的事情,不过,我不怪他,毕竟四哥是璞泽的老大,他有理由保护自己老大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