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莎这个时候打了陆俊鸣一下,示意他别闹了,果然,还是咱的太后威武霸气,命令一出,陆俊鸣立刻安静了下来。

  莎莎让我把礼物拆开看看,我有些担忧的问她合适吗,莎莎笑了,她说这本来就是别人送的礼貌,当然可以拆开,而且,这也是对送礼物的人最基本的尊重。

  其实,我知道莎莎说的这个意思,但我顾虑的却是其他方面,礼物拆开固然容易,可是拆开后意味着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是人的天性,而且,这还有可能关系到感情问题上面,所以,我不得不谨慎。

  或许是看见我迟迟没有动作,陆俊鸣有些急了,他再次将礼品盒抢了过去,说“墨迹个屁啊,拆个礼物又不是拆炸天,至于这么纠结吗?”,说完,他就三下五除二的撕开了包装纸。

  由始至终,我都没去阻止陆俊鸣的行为,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也是希望有个人能帮我处理这件事,而陆俊鸣则是恰巧的充当了这一角色。

  包装纸撕开了,我看见一只很精致的手表正安静的躺在盒子里,看了看商标,我认识,是天梭,没想到李梦萱居然会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

  莎莎也凑过来看了一下,说“天梭啊,不错,只不过这块表最多也就值2000来块钱,一般货,配你足够了”。

  我没搭理莎莎,也没去追究她对我的挖苦,此时我的大脑里面想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李梦萱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梦萱是个很节约的女孩儿,以前听苏小花说过的,李梦萱每个月发了工资都要把三分之二的钱存起来,而剩下的三分之一才是作为她这个月的生活开销,对于一个月只有两千来块钱工资的女孩儿来说,送上这么一块手表,不得不说,我当时真的感到很震惊。

  陆俊鸣似乎很喜欢这个块表,在我走神的时候,他就把表取出来带在了手上,一边欣赏,一边还自言自语的嘀咕着“唉,如果能有个女孩儿送我这块表,我马上会毫不犹豫的娶她”。

  回过神后,我一把把手表抢了过来,然后重新装回了盒子里,陆俊鸣疑惑的问我为什么不带上,我说我不是你,我的价值不止这两千块。

  酷匠…d网唯"一正c版,其@他!●都/k是Jk盗版

  陆俊鸣瞪了我一眼,就在他准备开口还击的时候,歌莉娅的后门突然被毫无征兆的打开了。

  我们三人几乎是同时看了过去,可当我看清楚来人的时候,整个人都傻掉了。

  “嗨,芸姐,你好啊”,陆俊鸣率先和开门的芸姐打起了招呼,由于他之前已经见过了芸姐,所以在关系上也不会显得陌生。

  芸姐很礼貌的笑了笑,然后把目光投向了我身边的莎莎,看着她眼神里的复杂情绪,我的心忍不住咯噔了一下,尼玛,这是要坏事的节奏啊。

  我急忙跟芸姐解释说这是我C市的一个朋友,今天才到的太原,专程过来玩玩。

  芸姐听到后笑了笑,我以为她会向往常一样跟莎莎握手示好的,谁知,等我说完后,芸姐却莫名的说了一句“嗯,手表很漂亮”。

  经芸姐这么一提醒,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里还紧紧的攥着礼品盒,好吧,这次的误会真的大了。

  我没说话,甚至没再做解释,芸姐似乎也没想过等我的答复,就这样,她拿了点东西后,便折返回了收银台。

  就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我的心瞬间降到了冰点,按理说,我不应该会对芸姐还有什么感觉了,可是,为什么被她误会后,我还是那么的心痛呢?

  下午的时候,我让陆俊鸣带着莎莎出去逛逛,这一次,陆俊鸣很配合,当然,莎莎也很识趣,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后,他们俩便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我给李梦萱打去了电话,李梦萱接通电话后似乎显得有些激动,她说她没想到我会主动打电话给她,说到这里,她小声的问我是不是已经收到那块手表了。

  我告诉她手表已经收到了,很漂亮,说完,我就听见李梦萱在那头嘻嘻的笑了起来,那种笑,透露着满满的幸福。

  李梦萱说我只要喜欢就好,我对她说了声谢谢,然后问她为什么要突然送我一块手表,李梦萱说这只是一个礼物,就算是迎接我即将到来的生日。

  我愣住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理由,细细一想,的确,我的生日就在下个月,我自己似乎都忘记了,没想到她却记着,可是,她又是怎么知道我的生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