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中个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枫雨就在那,众人都有无数的问题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去问。

  枫雨扫视了周围一眼,单手撑着头颅。眼神中不到一丝情感反倒是仿佛陷入了思考当中。

  “话不多说,就请诸位仙君死在这里吧。”枫雨好像反应了过来,伸出了一只手朝着一个仙君抓了过去,空中顿时出现了一个百丈大小的手掌虚影。

  后者冷哼一声,翻手就是一杆血红大戟。,上面一条赤龙狰狞。仙君向前踏出一步,背后法相浮现手持大戟劈来,龙吼震天,一条血河浮屠。其内有仙魔陨落。

  枫雨微微一笑:“你不如他。”

  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话,百丈大手佁然不动,两者刚一接触,血河散成了一片血雾,大戟碎成了数百枚碎片,背后的法相四分五裂,仙君的身体化成烟尘。而那掌心之中光泽浮现出了一个黑洞,洞中牢牢的禁锢着那仙君的元神。

  “愣着干什么,快动手。”有仙君叫道,实际上也不用他说。数条大道在他们身后浮现。

  “天葬,地葬,人葬。道术,三生三葬。”一个老迈的仙君一指枫雨,后者顿时皮肤衰老,头发枯黄如同陷入了天人五衰当中。。

  一只龙首人身的发现出现在一人身后,一手持锤,一手持钉。一声巨响,一道雷电跨越空间瞬间出现在枫雨面前。

  “万雷之主,九重劫光,破灭众生。道术:至尊雷”

  h更w)新pe最#p快'{上酷匠网f@

  一名仙君身体外浮现出了刀枪剑戟等各种武器,浮沉在一道光柱内。仙君一指,每一件兵器都以一种奇妙的轨迹向他斩过来,倒是与那三千剑界有些相似。

  “道术,兵修,生死律动。”

  于此同时还有些仙君也同样吹催动过了自己的道术,一只血色巨爪一捞无数空间破灭,这道术是空间一道。一只银色独目出现在空中,银光一闪,凡是眼中所看到的事物都在加速老化,仿佛一瞬间过去十万年。

  一座白骨枯坟出现,一个巨大的白骨骷髅出现,一挥骨刀,将仙君的身体毁去了大半,但是下一刻又恢复如初,所有的伤害的转移到了枫雨身上。种种手段之浩大,论其狠辣相互叠加,足以令这里任何一个魂兽王闻风丧胆。

  枫雨缓缓从当中走了出来:“就这点手段吗?”

  整个人仿佛奄奄一息却让所有的魂兽王都佩服不已,要是他们怕不是早就死了。然而令他们吃惊的还在后面。一瞬间枫雨的容貌重新焕发年轻,枯黄的长发自动脱落长出新发。

  他冷冷的扫了那仙君一眼,后者顿时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缕鲜血。整个人如同一滩烂泥一样倒在地上。同样如此的还有那白骨仙君,原本转移走的伤势一瞬间又出现在了自己身上。

  后者猛然一惊,身躯再次发光,伤势竟然又转移到了后方的巨大骷髅王身上。骷髅王则爆吼一声,双眼泛出红光,仿佛失控了一般,一半的伤又转移到了仙君身上。更恐怖的是骷髅王还挥舞着镰刀向仙君杀过去。

  余下几名仙王脑中闪过一丝不妙的感觉,只见枫雨右手抓这一样东西,却是刚才击打过来的九色雷电。仿佛是在撵苍蝇一般往周围一甩,他身边的景象也全部浮现。

  那无数的兵刃被定在空中,与那九色雷电来了次亲密接触。如同鞭炮一般,无数身爆鸣后两名仙君齐齐从空中坠落。

  枫雨伸出一只手,却是一只如同恶鬼一般的血色巨爪。

  “这眼睛不错,送我吧。”枫雨往外一捞,巨大的银色独目就出现在了血色巨爪手中。枫雨左手在眉心处撕开了一道小口子,其内有鲜血流出,枫雨二话不说将银色眼睛王自己眉头一按。

  一缕鲜血浸透了银色瞳孔,原本充满了衰老黑凶历的眼睛忽然出现了一缕灵性。最后在眉心处结成了一个血痂。同样的还有那血色鬼手,一瞬间悬浮在天空的虚影瞬间破碎。

  又是两名仙君坠落,天空之中唯有两名没有出手的七转仙君隐隐颤抖。他们不出手是为了防止那些仙君被魂兽王偷袭,但是如今看起来却是救了他们一命似的。

  “你们呢?不用道术吗?而我可是很感兴趣呢?”一股寒意由众人心中所发,就算是祖魂境的大能同时面对这些东西也要手忙脚乱一段时间,所以他们也都认为枫雨一定会死,但是如今事实就像一个把还在那个很很的甩在了他们脸上。

  同样禁制不动的还有凌龙等人,另一边的要塞已经失守。那么他们就没了退路,自然也不会像刚才一样想着撤退,如今已经摆好架势打算还击。

  现在魂界的人大多都撤退,当然最终结果还是这些大佬的战斗。所以枫雨的出手令他们感到恐惧。而在恐惧的同时凌龙还感到荒唐和不可思议。

  原以为是条虫,谁知道是变成虫子的龙。一瞬间凌龙都对自己产生了怀疑,这家伙为什么要特地被他抓住,而枫雨似乎也光注到了他,微微一笑,不过众人是认为他在对着他舅舅,另一名七转仙君笑。

  剩余的其中一名仙君叹了口气,似乎认命了一般。身上的气势陡然升高,他还有一对妻儿子女在仙界,是不可能在这里投降的,而且就算是投降了,以眼前之人的毒辣也是没什么好日子过的。

  那么还不如死拼一次,枫雨就站在那,也没做什么动作,似乎是想等他将道术完整的施展开来。同样如此还有凌龙的舅舅,似乎也下定了某种决心,整座仙宫都随之颤抖了起来。

  “难道是要拉上他们陪葬,自爆仙宫?”所有魂兽王这样想到,但是看枫雨依旧是一副处世不仅惊样子也没什么表情了,从目前看来枫雨还是站在他们一边的。

  但是看着那些死的死,伤的伤的仙君,心中也不免有一股兔死狐悲的感觉。他们开战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但是以后头顶上多出了一座大山,以后还能那么逍遥自在吗?

  其中一人的道术终于酝酿完毕,整个人的身体变成了十丈大小,身上无数星点闪烁,还有一层不易看到的鳞片。这人竟是一名比剑修更为罕见的体修。

  “道术,万劫不毁身。”仙君大喊一声,所有的力量全部都集中跟在了拳头上,朴素的一拳却撕裂了虚空,一头青蛇王眼中的神色微微暗淡,先前他的对手就是此人,没想到会这么快见证他的末日。

  不知为何,他看着那仙君视死如归的气势竟然有种为敌人加油的想法。但是祸从口出这件事他很明白,搞不好就拿他当奸细立威处理掉了,还有一件事他也很清楚,那就是现实和理想永远有着不可弥补的差距,让人望而却步。

  枫雨同样伸出一只手,十丈大的身体和那八尺的身体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两者的拳头也是如此。但是枫雨很淡然的接下了那一拳。无声无息,甚至都没有后退一步。

  “万劫不毁?如果你这身体真的经历了万劫倒还配的上这名字,可惜如今实在是差了不知一星半点儿。”枫雨说道“不对,不会你这道术真的要经历万劫才能彻底修炼完成吧?”

  仙君刀劈斧砍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苦笑,枫雨说的没错。始魂境包括这些七转仙君的道术都是半成品,而他修炼的完成的要求就是身躯经历万劫,到时候方可称为万劫不毁,不死不灭。

  枫雨右手抓住他的手腕,轻微用力:“这样可不行啊。”说着猛然一扯将他的整条手臂扯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