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潮望着这个陌生的城市,微微叹了口气,他并不情愿来到这个地方。

  陈东潮原来是一个在乡下上学的普通孩子,但是由于父亲染毒后不仅变卖了家里所有的财产,还偷盗了数十万元,背叛了十五年。而他的妈妈因为受不了苦日子所以也是远走高飞,不知所踪。正在陈东潮绝望的时候一个陌生人寄来了一封信,是捐款。

  信的主人是一个很有钱的企业家,因为做慈善事业所以要捐给贫困山区的孩子钱,虽然陈东潮并不是贫困山区的孩子,但是他的条件也是惨淡无比,所以这笔横财就发到了他的头上,而他也必须要来到这个城市——武汉。

  他握了握口袋里的两万块钱,心中不禁有点底气。毕竟在这个一个人不认识的大城市也只有钱能带给他安全感。

  他掏出了一百块钱买的只能打电话的破手机,给一个号码打了一个电话:“叔叔您好,恩对我是陈东潮,我已经到了武汉了,我现在要去哪个学校去上课呢?第一中学对吧,恩,您都已经安排好了呀,那太谢谢您了。”

  挂掉电话,他拉住旁边的一个人问道:“请问您知道第一中学在哪里吗?”

  那人看了看他的衣服,有些嫌弃的道:“就在前面两千米,不远,一会就到了。”

  陈东潮一眼就看出了那人的嫌弃,不由得无奈的笑了笑,没办法,自己毕竟是太寒酸了,浑身上下虽然不至于破破烂烂的,但是也是有些味道,那人露出这幅表情倒也是情有可原。

  “那就谢谢了。”

  陈东潮沿着大街走了很长时间,终于看到了一个硕大的学校,上面清晰挂着四个大字:第一中学。

  陈东潮深吸一口气,走进了这个一眼望不到边的学校,不得不说这个学校很气派,主教学楼一共有六楼,而旁边是两个副教学楼,也都是有四层,还有着宽敞的操场和食堂,宿舍在后院。

  “叔叔说我在二年级十班。到底在哪里呢?”陈东潮想了想,现在是上课时间,学校里根本没有多余的人,而正在这时候陈东潮看到了两个学生并肩走来,似乎是逃课的。

  陈东潮走过去问道:“你们好,请问二年级十班在哪里?”

  其中一个学生看了看他,道:“这栋楼三楼。你要找人吗?”

  “不是,我是来上课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内容,陈东潮无心再和面前的两个人说话,一路小跑到了主教学楼三楼,顺着找一会就找到了二年级十班。

  陈东潮捏了捏自己的脸,轻轻的推开了门,顿时班级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他有些不好意思,看着有些不悦的老师道:“老师你好,我是陈东潮,是来上课的。”

  “上课?”老师拧着眉头道:“我就是这班的班主任,我怎么不知道我们班转来了你这样一个学生?”

  这句话说的就比较刺耳了,陈东潮也是有些不悦,淡淡的道:“我叔叔让我来的,他说将我安排在了二年级十班。”

  “你叔叔?哼,这件事情我身为这个班的班主任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私自往我班里挑学生?”班主任冷声道:“你叔叔倒是好大的本事!”

  正在这时候,讲台上的一个手机响了起来,班主任看都不看抓起手机道:“你好!你是谁?阿,校长你好!”

  挺着里面的声音,班主任的面色也是渐渐变了起来,有些惊骇的道:“什……什么?陈……居然是他!天哪这真是太令人惊讶了!好好!我一定尽量!”

  刚挂了电话,班主任脸上已经不是冷冰冰的僵硬,而是有一些尴尬的道:“那个那个,陈东潮同学阿,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阿,来来来快进,你想做哪个位置?给班主任说说,对了你今年的班主任也就是我,我姓秦,你可以叫我秦老师,也可以叫我秦阿姨,我不介意的。”

  陈东潮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几乎是讨好自己的秦老师,不明白是什么让她发生了重大的转变。而底下的学生更是在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秦老师铁面无私是在学校里出了名的,在平常她连副校长的面子可都不买,这次居然为了一个学生这么低三下四?顿时很多人看陈东潮的眼中都有了些变化。

  秦老师也似乎意识到自己做的有些过了,有些尴尬的道:“那个那个,你先挑一个座位看看。”

  陈东潮指了指角落里的一个空位子,道:“那我就坐那里吧。”

  秦老师顺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顿时脸色一绿,低声道:“你……你确定要坐那里?”

  “那里怎么了?”陈东潮有些疑惑的道,看了看那个位子周围,有一个女生面色不善的看着他,似乎在警告什么。而且那女生长得很漂亮,属于那种特别可爱的类型。

  感受到了那个女生的不怀好意,陈东潮摇了摇头,道:“那算了,我就做那个位置吧。”说着又指了指一个后面的位子,那个位子旁边都是男生,而且打扮十分怪异,一看就是属于那种不学无术的人。

  “那行吧。”秦老师点了点头,道:“从现在开始,那里就是你的座位了,如果有什么不适应的就来找我,我可以给你调座位。现在你先坐那去学习吧。你的书本下课跟我去拿。”

  陈东潮点了点头,径直走了过去,在走的过程中突然面前多了一个腿,如果陈东潮看不到的话就可能会直接绊趴下了,可是陈东潮可并不是一般人,陈东潮心中冷笑一声,假装没看见似的一脚踩了上去,直接从腿上走了过去。

  “嘶……”班级里不少人都看到了这一幕,显然对于陈东潮的反应有些意外,不少人则是在惋惜什么。

  陈东潮知道他们玩的小把戏,直接选择无视了。陈东潮小学三年级就被高年级的学生欺负了一年,到四年级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一拳砸在一个高年级学长的脸上,陈东潮一个小学三年级的打了三个五年级的学生,然后他就开始参与各种各样的打架,小学的时候就精通很多打法,而六年级开始更是跟了一个社会上的人学了几个半吊子的功夫,可以说没几个人根本打不过他。

  下了课,陈东潮就跟着秦老师去了政教处拿了一套书,然后在秦老师各种嘘寒问暖下悻悻逃脱,不过刚回到班级他就看到了让他十分愤怒的事情。只见几个学生肆无忌惮的翻着他的书包,不时还在嘲笑着什么,将里面的衣服什么的扔到地下还踩上几脚,显然没有将陈东潮放在眼中。

  陈东潮眼里直接一片冰冷,像是看待死人一般看着这几个学生,他走到这几个人旁边,淡淡的道:“将衣服捡起来。”

  其中一个小平头大笑道:“你说捡起来就捡起来?你算什么东西?”

  陈东潮笑着摇了摇头,伸出了一根手指头:“如果三根手指头竖起来的时候你还没有将衣服捡起来,你真的会后悔。”

  “吓唬我们呢?”另一个头发微微黄色的瘦子笑道:“你一个新来的牛什么牛?告诉你我们打过的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就你这种垃圾我一拳就能干趴下仨你信不?”

  陈东潮没有说话,又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t.看n1正y(版)Q章cn节D'上酷\匠(I网

  “呵呵,跟我这里装你算是找错人了!”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看到陈东潮依然很淡定的站在那里瞬间不耐烦了,因为他看到她喜欢的一个女孩子在一直盯着陈东潮看。直接就是一拳打了过去,班里很多人都是有些不忍的转过头去,似是已经知道了陈东潮的结局。

  陈东潮也动了,只是轻飘飘的将手抓住胖子的手腕,胖子就再也无法寸进,胖了惊讶的看了一眼陈东潮道:“小子力气不小呢!老子打死你!”说着抡起另一个拳头砸了过来,而陈东潮看到他屡次试图对自己造成伤害,也不再留手,将胖子其中一个手甩开直接一脚踢在胖子的下巴上,胖子疼的嗷的一声,但是还没等叫完陈东潮的拳头就已经跟了过来,一拳打在胖子的小腹上,胖子眼珠子都红了,躺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

  “这小子有点邪乎!一块上!”那个小平头大喊一声,五个人就已经围住了陈东潮,陈东潮不屑的冷笑一声,抓起一个板凳就砸到了小平头的头上,小平头直接挂彩了,而小平头的兄弟一看就傻眼了,他们都是初二的学生,什么时候见过下手这么狠的?一时间竟然都有些犹豫。

  小平头痛叫道:“看你麻痹啊看,都给我上!”说着还踢了一个人的屁股,几个人不再犹豫,同时扑了上来,陈东潮抓起一个人的手腕就甩了起来,另外一拳砸到他的脸上,顿时他的脸上多了一块青色,而陈东潮也并不好受,他的后背一下子挨了好几下,不过陈东潮对于这些都习惯了,他连铁棍都挨过。

  “操他妈的给我弄死他!”

  陈东潮手握紧,一拳砸到了一个人的肚子上,那人顿时吐出了一口口水,痛的脸色都变了,但是陈东潮可并不是一个看人脸色的人,抄起一个凳子就准备砸去,这一下子砸实了恐怕那小子就得住院了,而陈东潮可没有那么多顾忌。

  “慢着!”

  安静坐在前面的一个穿黑色背心的少年道,一听他的话这些人都停了下来看着他,显然他才是这里的头。而陈东潮也没有再动手的意思,他的后背火辣辣的痛。

  那个穿黑色背心的少年是劳改头,面容却很是清秀,他看着陈东潮道:“对不住兄弟,他们几个一时手痒兄弟没看住,在这里我给你赔不是了。”

  陈东潮一摆手:“少扯那些有的没的,要是我一上来就被压着打恐怕你也不会站出来了。”

  那个少年一愣,随即大笑道:“看样子你是个聪明人,那样我也就不拐弯抹角的了,既然你这么能打,我们也不和你作对,反倒是很有诚意的邀请你,加入我们。我叫玉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