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你耳朵有问题么?看你这把老骨头还想多活两年就走吧,如果你执意要这样我们也不妨先把你弄踏实了。”依然没有反应。“草,你们两个把他给我打晕弄楼梯间去,一大把年纪了,还TM喜欢装B。”两个身材魁梧的黑衣人向孙志远走了过去,犹如两只老虎走向一只年迈的老鹿,黑衣人显然丝毫没把孙老头放在眼里。“你们两个动一下试试。”孙皓恶狠狠的警告道。

  “皓仔,你站一边去,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孙皓的麻烦,今天竟然搞到我家里来了,可就怪不得我了。”说着孙老头手插进了衣服里。“他要报警,先处理了老头。”孙皓正准备动手。“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就你们几个鼠辈,还需要报警?”说着孙老头把他的黑色大衣脱了下来。只听见“唰唰~~”的两声,其中一个黑衣人眼镜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血红,鼻子里的血更是像水龙头一样。黑衣人“呜呜~~”的轻声叫了一下就倒了下去,。一旁的黑衣人要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接着当头就是一记飞脚,直接躺在了一颗老树下,一动也不动。“都留下吧”一个刚毅而洪亮的声音传在了当场所有人的耳朵里。

  光头吓得双脚都快站不稳了,但还是硬着头皮大叫到:“不要怕他,他是偷袭的,一个老头而已,大家一起上,直接灭了他。”八个黑衣人一拥而上,直接无视了一旁的孙皓。

  又是一阵打斗声,八个黑衣人横七竖八的躺成了一堆,安静的夜晚充满了各种惨叫声。

  本想冲过去和他们拼了的孙皓站在一旁一动也不动,嘴巴成了O型,显然是石化了。

  孙老头,把满是血污的大衣丢在了一旁,甩了甩手向已经石化的孙皓走了过来。

  “皓仔,咱们上楼去,我慢慢跟你解释。”“他们,他们??”“死不了,等我打电话叫救护车。”说着孙老头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翻盖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然后十分淡然的说道:“老电影院,家属院D栋楼下有一群混混火拼,现在有10个都倒下了,请你们派几辆救护车来,他们都在流血,晚了就没救了”也不等对方回复,孙老头就挂了电话。好像这件事跟他毫无关系似的。还真别说,鬼才会相信这是一个年近六十的老头干的。

  这一切孙皓看在眼里也是傻眼了。“爷爷,你…你”“皓仔,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问,咱们上楼再说。”孙志远打断了他的话。

  ·····不大的客厅里,孙志远坐在沙发上,手里夹着一根烟。一肚子疑问和惊叹的孙皓站在了一旁。“皓仔,坐吧。”孙志远指了指一旁的沙发示意孙皓坐下。“不用紧张,我还是你的爷爷,嘿嘿嘿。”听见了孙老头和蔼的笑声,孙皓怦怦直跳的小心脏才多少有点缓解,慢慢的坐下来。

  V更新%最t{快“上…%酷E^匠#C网

  “事情到了今天这步田地,我也就不卖关子了,其实我是一名特工。”“特工?”这个并不陌生的词语从孙老头的口中说出,但孙皓还是一脸吃惊的看着孙老头。”

  孙志远吸了口烟继续道:“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退休的,难道不可以么?”

  “其实也不是我想骗你,因为让你知道这件事真的没什么好处,一来你还是个学生,二来就连我的组织现在都不知道我在哪,还有,我的仇人不比你少,所以不想暴露身份,所以皓仔你一定要体谅爷爷。”孙皓终于有了一点头绪,收养自己的爷爷就是一个不问世事的绝世高手,绝世高手?至少在孙皓眼里是这样一个概念了,一个年近六十的老头只用了一件衣服就打得十个壮汉不省人事,这在孙皓眼里已经是神一般的纯在,更别说在别人看来了。

  “爷爷,你的领导是谁,你是属于哪个组织的?”孙皓十分好奇的问道。“对不起,皓仔,我不能告诉你,至少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这些不仅是属于我们组织,更是属于这个国家的最高机密,所以是绝对不能告诉组织以外的人。”

  “哦,好吧。”孙皓也知道这些事情的重要性,便不再强求。

  “爷爷,你今年59岁了,竟然轻轻松松的就撂倒了十个大块头,那你年轻的时候不是战神级的存在了吗?”

  “额…还行吧,像这种型号的,给我一把利器,百八十个还近不了我身。”孙志远已经是十分谦虚的回答道,当初的自己在国外执行任务时可是和荷枪实弹的军队、黑帮、雇佣兵对战。只要不是那种开阔地,给他时间慢慢的也能玩死百八十个。当初在组织里自己的称号还真叫战神,和组织的雷神“张雷”相媲美。

  “什么?百八十个?”虽然孙志远已经很谦虚的回答道,但是孙皓的眼睛还是瞪得跟牛眼睛似的。

  正说着呢,楼下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接着又是一阵杂七杂八的谈论声,然后又响起了车灯慢慢远去。

  “好了皓仔,该说的也说了,这么晚了该睡觉了,不然明天该起不来了。”

  两人简单的洗漱了,就各位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孙皓静静的躺在床上,回想着当时孙老头是怎么轻而易举的就撂倒了那八个大块头。仔细回想起来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清楚孙老头的招式,只看见衣服和孙老头一起在空气中发出唰唰的声音,然后全部就倒成一团,整个过程才不过半分钟。此刻孙皓想到了星爷电影《功夫》里火云邪神说的一台词: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越想越好奇,这个老头的实力到底有多厉害?孙皓早已无法入睡,一股脑的想着以前的孙老头。但是此时睡不着的可不止孙皓一个人。

  ······安山市外科病房里,一大群抠脚大汉满脸的血渍和绷带,一个个满脸的惊叹和不解。“光头刘大哥,你说我们刚才是不是遇见鬼了?”正说着呢,旁边的几个就凑合着乱叫起来:“是鬼啊是鬼,那老头不是人啊,我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呢,就被打了晕头转向找不着北了。”“鬼你吗个头啊,都给老子闭嘴,你们几个科幻片看多了吧?我这就给文少打电话,看他怎么说。”于是光头刘掏出了一个苹果5S,可是却发现这手机只有3寸大小。“老大你不会买的水货把?”一个猥琐大汉小心的问道。“你吗才买水货呢?没看见下面少了一截儿么?肯定是被拿老头打的,不过这也太不科学了吧,怎么像是刀,不对应该是像被切割机切掉的。”因为切面很平整,丝毫看不出是被打烂的而是被切割机平整的切下。

  “艹,我终于知道我的脸上和手臂上这么多口子了,敢情是那老头玩阴的,衣服里有刀。”一个大汉自以为茅塞顿开的大叫道。

  “光头刘大哥,用我的,‘菲尔普斯V8’山寨机就是牛”说着掏出了一个伤痕累累的翻盖手机。

  光头刘也没多说,就拨出了李文太的电话,不过传来的却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光头刘就这样和他的弟兄们讨论了一晚上,关于孙老头的事情。并不是他们不想睡觉,而是一闭上眼睛,就看到了孙老头那张令人发指的面孔。吓得急忙翻身而起。致书友:书中可能会出现错字之类的,因为我在上课所以晚上都写到很晚,第二天中午我会稍作改正,望大家能够谅解谢谢大家的支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倪梓太白说:

新书发布,都市异能爽文,前情剧情较多,实属铺垫后文,望各位为书友理解。 求收藏求点击。给予我写下去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