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絮终于凝聚成鹅毛大雪,它洋洋洒洒自空飘下,才不过刹那回眸,整个白云城已全城皆白。

  夜云忧漫步在雪中,他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因为他感觉得出那女国师寻了过来。

  少司踏雪而来,她在雪上独步,她四处搜寻,终于在一道微光下发现了夜云忧的影子,于是她刻不容缓地寻了过去。

  夜云忧是背对着她少司的,他装作不知依旧前行,突然——“唰唰!”两声踏雪的脚步想起——

  “什么人!”他大呵一句转手出刀,刀刚好穿过一片雪抵在了少司玉颈前三分。

  飘雪几片掩住了夜云忧的容颜,他纹丝不动,眼若寒霜。

  少司被惊得不敢动弹,她不敢相信一个凡人的刀竟能那么快,不仅如此,她还认得眼前这个侍卫……夜云忧?

  小亭吹箫,骗她喝酒,夺她面具,轻薄容颜……

  S更P。新、r最ny快`上?$酷匠d网{

  怎么会是他?

  夜云忧冷眼瞧着眼前这个女国师,她只穿薄纱,曼妙玲珑地身材凹凸有致,雪下她的容颜更是倾国倾城。好美的一个女子,她若是个坏人多可惜?

  他装作不知冷声问道:“你是何人,半夜不眠私闯南宫禁地!”

  “我?私闯?”少司大有觉得夜云忧在贼喊抓贼,她又道:“我怀疑有人在我占星楼行窃,所以下楼查看,怎的?我有罪么?”

  夜云忧收起刀再抬手指向前方道:“既然如此,姑娘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莫要扰了皇帝陛下就寝!”

  少司微怒:“你们这些侍卫擅离职守才让贼人趁虚而入,你该当何罪?”

  夜云忧倒是来了兴趣,索性他摇头道:“你说东西被窃,那我问你可丢了什么东西?”

  “这——”少司语塞,她占星楼的确什么也没丢。

  夜云忧又轻哼道:“既然什么也没丢,必定是姑娘大惊小怪了,请回吧,夜寒了,莫要阻碍我办公执勤。”

  说完他也不等少司说话便欲转身离开,但他才走两步却被少司闪身拦下——

  “且慢!”

  “不行。”夜云忧还是要走,因为再不走白小刀等人的酒就要醒了。

  少司被推开,她气急抓紧夜云忧披风怒道:“你这么急着走一定心中有鬼,侍卫那么多为何却只有你一人在执勤?”

  夜云忧拗不过女人,他只能随口编道:“姑娘,并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晚上不睡觉的,就算是侍卫也要有休息的时间,至于我,我想看看白云城的雪,不行么?”

  这句话说得实在有理,就算少司想挑毛病也挑不出,她犹豫了许久最终松开了抓住披风的手:“你走吧,任你走。”

  夜云忧头也不回便走了,他孤高的背影在雪夜中显得格外沧桑,而少司却柔弱地愣在原地,雪已有好几片遮面落下,与夜云忧的沧桑不同,她有着不一样的悲凉。

  突然夜云忧停下脚步,他侧过身回眸望着少司道: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少司心中一惊,无碍乎夜云忧很聪明,他难道猜出了自己就是先前小亭之人?

  夜云忧却自顾摇头道:“我想我是猜错了,你不可能是她。”

  说完,他又走了,渐行渐远,而就在他快要消失的那一刻少司却踏雪追了上去——

  “你要干什么?”夜云忧和着刀鞘指着她。

  她不觉为然,她开口问道:“你就这么喜欢在六扇门当捕快么?”

  夜云忧很诧异他会这么问,当然他不会实话实说,所以他回答道:“六扇门许多江湖门客削间了脑袋都想进,我能有这么份差事自然喜欢,不瞒你说,六扇门的人去青楼都不要钱的。”

  “肤浅!”她骂道。

  夜云忧只冷哼一声便又要走,少司却急忙又道:“那你知不知道,六扇门喜欢管闲事,且那闲事还是他们管不了的闲事。”

  夜云忧冷笑道:“是闲事还是坏事?”

  少司道:“不论闲事还是坏事都是能要了你命的事,我劝你还是早早退出六扇门,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夜云忧转身临近少司,他眼中泛起寒光并直直地瞧着少司的眸子,慢慢地慢慢地他已与少司鼻尖相碰,这时他缓缓道:“你知道么,想要看一个人是否说的是真心话,通过她的眼睛便能瞧出来,眼睛就是她的心,隔得越近看得越清楚。”

  少司的心中虽有些悸动,但她还是睁大了眉目瞧着夜云忧,她冷声问:“那你就告诉我你看出了什么,若给不出答案,我保证会立马就会杀了你。”

  夜云忧微微一笑抬起头,随即他轻轻一吹便拂去了少司的发间雪,他道:“你为什么要哭?”

  少司心中大惊:“你怎知我哭,难道你上过占星楼?!”

  夜云忧叹道:“你的眼角还有未拭去的泪痕。”

  “切,臭男人!”她轻抚眼角后便转身离去,她已无话可说。

  “你叫什么名字?”夜云忧冲着少司的背影问道。

  少司不语,自顾的走,今天她又着了夜云忧的道。

  夜云忧又嚷道:“我叫夜云忧。”

  少司轻声一笑,我早就知道你叫夜云忧,但她却没说出来。

  夜云忧还道:“你若不做坏人,我就不做捕快,我们两可以做个交易。”

  少司轻叹,她终于开口道:“夜云忧,你是个特殊的人,且还是个好人,当然你也不笨,那你就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你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捕快,你什么也改变不了,不仅是你,就算是整个六扇门也改变不了任何事——你认为的很对,我们也许是坏人,坏到谁也对抗不了的人,与其作对唯有一死……说了这么多,生死抉择你在于你,希望你好好考虑。”

  夜云忧却想也未想道:“你若有一天不想做坏人,但却有人逼着你要做坏人,你就大声的呼唤我的名字,我化雨化风就算化作飘雪也会来救你!”

  “你就是个傻——”她转身欲骂,但夜云忧的身影已消失在雪夜之中。

  ……

  迎着风雪夜云忧回到了侍卫休息的小居,他推开门一股带着酒香的暖气扑面而来。侍卫们还在昏睡。

  他抖掉了披风大衣上的雪并挂起,再后他长吁一口气掂起一壶酒并悠然坐在火炉旁。

  这一来一回并不久,小半个时辰才过去小半,现在他终于可以一个人坐下来好好喝一口酒。

  一口白云纯酿下肚顷刻间热意便涌上脑壳,趁着这几分热他仔细回想起今夜之行。

  原本最期待的占星楼并没有让他得到些什么线索,这让他不免有些失望,不过好在让她记住了那个女国师——她实属是个美得让人心碎的女子。

  下半夜注定在风雪中巡逻,他喝完最后一口酒,才放下酒壶,白小刀等人也已经醒了,那么今夜到此之后也就算过去了。

  距离执勤结束还有三日,这三日一定要将整座皇宫摸个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完整得刚好说:   从剑域走来的朋友肯定都知道完整最喜欢的三种景色:初春细雨,秋后黄昏,寒冬飘雪……美,实在是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