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命运的选择

  张道长思考了一下,感觉到刘翊凡的问题不好回答,沉吟了一会,却是想明白了刘翊凡的心思,不由微微一笑,看来,刘翊凡似乎猜测到了不少东西,比自己原先的判断有了些偏差啊。

  张道长又呆了一会,有了定夺,并没有直接回答刘翊凡的问题,而是站了起来,道,“你很聪明,心思也很缜密,只不过,现在你还太弱小,也有很多事情暂时还没有个定数,说了,知道了反而无益。”

  张道长看得刘翊凡不明就里的样子,笑了笑,道,“胡睿带着你修炼,是应了我的要求,其实真正的目的,不在于教会你什么,而是对你进行约束。你的天生修炼,并不是你简单想象中的传承了上古之法,却是牵连了太大的一个局,大到整个世界都因你而陷了进去。”

  刘翊凡听得这里,不由眉头一跳,但并没有接话,而是认真的看着张道长。

  张道长看着刘翊凡的表情,知道自己的回答并不能令其满意,于是接着道,“胡睿欠过我一份天大的人情,没得选择,而他对你也没有恶意,甚至对你多方照应。你的身份有些特殊,你回去以后不要为难于他。我知道你心存很多的疑虑,我来跟你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能解答你一些疑问,但是会给你带来更多的疑惑,你自己选择听还是不听。”

  刘翊凡没料到张道长倒是一个推手,轻轻的就将皮球踢回给了自己,只是到了这个份上,知道一点是一点,于是,刘翊凡很坚定的点了点头。

  张道长用手指了指香炉,却见香炉里飘起的轻烟忽然一顿,却是随着张道长的手指而舞动起来,片刻之后,烟雾组成了一个球型,而球型上,出现了四块大陆。

  刘翊凡看得张道长如此玄妙的一手,不由得惊呆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内气外放?可是,用外放的内劲控制烟雾,而且还能做到如此精巧,这需要到怎么样的程度?这看起来充满视觉效果的小手段,可是比刚才随手裂开岩石,又不知要高深了多少倍。

  刘翊凡心里震惊着,却听到张道长平缓而空玄的声音响起。

  “刚才跟你说的史前文明,可以算是已知的地球上最早的文明,差不多距今有15亿之久。从15亿年前的第一次人类出现,经过了1000多万年,这个文明渐渐成长,强大,最后高度发达。而期间这个文明也经历数次分化,统一,再度分化,最后因脑部结构的差异形成了稳定的三大种群。”

  “一个是生命文明,通过天人感应,对自身修炼而进化,成长,强大;一个是魔法文明,因脑部的特殊结构可以演变为对外界一些元素的共振,从而衍生出很多特殊能力,最后一个是机械文明,通过科技和机械的力量征服和统治世界。”

  随着张道长手指的操作,烟雾又散开,变成了三个相互独立的三角形,一个由藤蔓组成,一个充满了符文,而最后一个,则是布满了机械纹理。

  “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在经历了百多万年相互独立,三种文明又迎来了一次大的融合。这一次的融合,将整个人类的文明推向了最辉煌的巅峰,只是,这也是人类最后一次融合,因为融合的原因是为了‘救世’。”

  说话间,由烟雾组成的三个独立三角形,却是融合到了一起,相互嵌套,变成了一个九芒星,而九芒星的正中,却出现了一个不断旋转的阴阳太极鱼。

  “‘救世’的方案说来很简单,就是进行后时空传递计划,将整个人类向后传递15亿年,从而躲开一场人类,或者说是地球逃离不开的浩世天劫。这个后时空传递计划,叫做‘桥’。‘桥’进行了一系列的实验,也验证了传送的理论成功,只不过,因为浩世天劫的提前来临,人类还没有来得及正式前面启动‘桥’,就遭受了毁灭。”

  随着张道长的话,那如梦如幻的烟雾却是突然间散开,消失不见,在刘翊凡和张道长之间,只剩下一片虚无。

  刘翊凡正全神贯注的听着张道长的讲述,陶醉于烟雾神奇的变幻之中,忽然间的烟消云散令得刘翊凡也是一下惊醒过来,看着一切又恢复了空虚,心里竟然有着一丝奇怪的惆怅。

  张道长顿了一顿,接着对刘翊凡道,“严格意义上来说,‘桥’并不算失败,因为在浩世天劫来临之前,通过‘桥’,那个文明向后世还是传递了很多东西过来,只不过,传递过来的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人。”

  “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人?”刘翊凡听到这里,皱了皱眉,道,“道长,您说的这个故事,虽然有些……诡异,但是,我直觉上,觉得您说的是真的,只是,这些,和我又有什么联系?”

  “你可知道,那场旷世浩劫的原因是什么?”张道长并没有回答刘翊凡的问题,而是又提出了一个疑问。

  刘翊凡想了想,道,“磁极变化?大规模陨石?还是冰河时期?”

  刘翊凡所说的,却是从一些科普杂志上看到的,比较受欢迎的灭世科学假设。

  张道长摇了摇头,道,“你说的这些,只是表面现象,所谓的陨石、所谓的磁极变化,那都是灭世的时候,留下的一些特征,真正的端由,却是一个文明摧毁了另外一个文明!”

  “一个文明摧毁了另外一个文明?!”刘翊凡惊道,“外星文明?”

  “正是。”张道长点了点头,道,“如果,我告诉你,我们现在这个文明依旧笼罩在同样的威胁之下,而能带给这个文明一线生机的,就是你,那你会如何作想?”

  “我?!”刘翊凡这一下是彻底的惊到了,没想到绕了这么大一圈,最后的落点却是回到了自己身上。

  冒冒然间,刘翊凡的脑子有些混乱起来,史前文明,文明毁灭,救世,这些听起来完全如同科幻漫画里的情节,一下子被告知和自己关联到了一起,刘翊凡惊愕之外,又感到了无比的荒诞,只是,刘翊凡最为相信的直觉却又告诉自己,这些,应该都是真的。

  看着刘翊凡有些迷茫的样子,张道长也坐了下来,看着刘翊凡的眼睛,认真道,“这些给到世人听起来,应该是无比荒诞,但是,你的本心却告诉你,这些不是妄言。你能不能回答你自己,你怎么想?”

  “我……”刘翊凡看着张道长的眼睛,只觉得那眼神无比深邃,仿佛是一个漩涡,深深的把自己吸引了过去,其后,渐渐的,刘翊凡感觉到了一丝丝头疼,而随着头疼,刘翊凡暮然间发现自己身边的景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刘翊凡发现自己站在一个悬崖边上,悬崖下,是一片暗黑色的海洋,偌大的海却如镜面一样平静,安详中,透露这一丝诡异。

  暮然间,刘翊凡惊恐的瞪大了自己的双眼,不由自主的嘶喊道,“这个场景,我见到过!我以前在哪里见到过!”

  张道长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刘翊凡的身边,对着刘翊凡道,“你可以试着用石子敲开这海面,看看这海面下,藏了些什么。”

  刘翊凡似乎被催眠一般,有些麻木的拾起了脚边的一颗石子,用力朝着海面砸了过去,石子砸在海水上,没入海里,但没有激起一丝的浪花,海面却开始裂开,细细从裂缝看去,原来藏在海面下的,竟然是一串一串,密密麻麻的基因链条。

  其后,砰的一声,海面竟然完全的破碎开来,又露出了藏在背后那个如灭世般乱象纷呈的世界。

  而刘翊凡忽然间觉得自己头疼欲裂,而眼前的场景似乎是那么的熟悉,刘翊凡一下子抱着自己的头,跪在了地上,不停的嘶喊道,“你到底是谁!”

  等得刘翊凡再次抬起头来,却发现自己依旧坐在亭子里,面前是石桌,石桌上摆放着香炉,升起邈邈轻烟,而轻烟的背后,是那看着自己的道骨仙风的张道长,只是自己却是满头的汗水,顺着脸颊流了下去,将胸口的衣襟打湿了一大片。

  张道长再度站了起来,道,“前面跟你说过,有些事情,一时间无法跟你讲得太清楚,而有些事情暂时还没有个定数。看起来,虽然是你做了选择,决定要听这个故事,其实,你根本没得选择,因为从你生下来的那一刻起,命运就选择了你。”

  张道长转身朝着亭子外走去,边走边道,“我暂时告诉你的,就这么多,不久后,你应该还会遇到个不错的老师,只是这个老师有些奇怪而已,有很多事情,由他来告诉你,可能你会更愿意接受。”

  刘翊凡看得张道长离开,不由急了,于是起身追了出去,对着张道长道,“敢问道长,你跟我说的一切……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道长听得刘翊凡的问话,不由停了停脚步,道,“你的问题总是能到点子上,不妨直说,我,本来就属于那个文明,这个世界上,和我一样的存在,还有很多,但是,大家对你的态度并不一致,甚至,有人不愿意看到你的存在。”

  说完,张道长顿了顿,道,“我能保护你一段时间,最终,还是需要你自己强大起来。很多事情,等得你大周天圆满之后,你自然会知晓,想尽早解开疑惑,那就尽早突破吧。”说完,却是不再停留,径直离去。

  见得张道长话已至此,刘翊凡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完全留不住对方,只能憋着一肚子疑问,眼看着张道长离开。

  刘翊凡回过头来,看得亭子里,香炉还在,轻烟缥缈,如若不是亭外那裂开的岩石,刘翊凡都怀疑刚才的凉亭长谈,只是梦幻一场。

  摇了摇头,刘翊凡便满怀心事的沿着来路离开。

  看着有些懵里懵懂离开的刘翊凡,已走到远处的张道长,不由喃喃道,“九年时间,没想到这次的金箍居然可以把双S基因的精神力量压制到一个普通人的程度,那放在我那徒儿身上,应该也没问题,只是,却不知道这次的选择,我是不是又做错了。”

  说罢,张道长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9年前植入到刘翊凡头骨上的一模一样的金属圈,看了良久,最终下定决心,朝着东海的方向,飘然而去。

  话说回这边,带着那一肚子的疑问,刘翊凡回到了金殿。

  虽然刘翊凡莫名其妙的一去就是两个小时,但是众人还是很耐心的在原地等候。大家少不了疑惑,尤其是叶枫,大概也猜到了刘翊凡应该是感应到了什么而去寻人,但看着刘翊凡老神在在的样子,也都忍住没问。

  游玩没了兴致,大家便打道回府。而就在在下山的路上,刘翊凡似乎想通了什么,一下子精神又好了起来。

  回了别墅里,叶枫他们等得周紫莅暂时离开,忍不住询问,看着大家期待的样子,刘翊凡神秘一笑,却说暂时保密,只想喝顿好酒!

  因为明天就要离开,晚餐自是好好的大喝了一顿,就连周紫莅也放开了加入其中。

  最后战绩斐然,四个主力居然喝了十瓶白酒!

  杯斛交错中,彭佑琪早早在第一瓶就被撂翻下台,看得出期间周紫莅似乎想借喝酒找回场子,但扛到第二瓶见底,基本败局已定,只能撂下N年以后姐姐再收拾你的狠话就不省人事。

  剩下刘翊凡和叶枫又再战一瓶,不过到了最后,就连刘翊凡、叶枫这样的所谓小周天圆满者都喝到话语错乱,叶枫就更是烂醉如泥。好在杨苗苗和于颖没有加入其中,电话了彭叔叔,喊人把大家抬了回去。

  第二天是下午的火车,刘翊凡他们一觉睡到中午才起来,依旧感觉脑子昏昏沉沉。

  更新B最C'快上Y酷☆匠z网K

  中午又吃了个道别餐,这次周紫莅倒是没来参加。彭佑琪送得大家上了火车,约定好了明年要考入星城的大学。待得刘翊凡再次确定一定带着一起修炼,彭佑琪才依依不舍的挥手道别。

  随着火车的慢慢启动,此次的张家界之旅就此结束,但是依稀间,在火车离站的那一瞬,刘翊凡似乎看到周紫莅藏在送行人群中的身影,婷婷玉立,却又无比孤单。

  第二卷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