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那个时候的人,只要长大到了一定的年纪,每个人都是小周天的圆满者,而修炼得大周天的人也不在少数,其后便有人,就是你们所谓的科学家,通过对一些进阶到大周天的修炼者进行研究,得到了大周天进阶的秘密。”

  “按照你们对小周天和大周天的理解,这个过程叫做转气为神。这个气转神的真正秘密,其实是讲的细胞的变异,或者进化。”

  张道长说道这里,顿了一顿,看了看刘翊凡,发现对方似乎在很认真的样子,于是又接着往下继续讲解。

  “因为有了小周天圆满,在足够的能量滋养和刺激下,人体内的一些组织和部位的细胞开始具备一种能力,那就是可以存储一种特殊的能量!而另外一些组织在变异后则可以承担起传递特殊能量的作用。这个特殊能量我不知道怎么描述,因为你们现代的知识中对这个能量还没有清晰的定义,只是能告诉你这个能量源来自于太阳。”

  说道这里,张道长指了指天,刘翊凡却也是跟着张道长的手指,抬头望了望。看着刘翊凡有些迷茫和呆滞的神情,张道长笑了笑,却也不理会,继续讲了下去。

  “能够积蓄能量的肌体组织,就是你们所认为的穴位,而能够传递能量的肌体组织,组合起来,就是你们所认为的经络。所以,你们这个时代的西医发现不了经脉穴位的存在,试问西医又怎么能找到个大周天修炼圆满的人来做解剖?比如说你,你愿意以后把你的身体捐献出来做研究吗?”

  张道长说到这里,瞥了瞥刘翊凡,这次刘翊凡却是回过神来,没得来由的身上一阵恶寒。

  “中医倒是有意思,或者说华夏的祖先很有意思,到底是右脑发达充满创意和想象力的民族。”张道长边说边指了指脑袋,“虽然这些穴位和经络在普通人的状况下,没有被激发或者成长,但平日的生活中,那些细胞本能的会吸收一点点这种特殊的能量,而经过外力的刺激,依旧可以沿着具有能量传递功能的组织将能量到达指定的部位。”

  “而中国人的老祖宗们在得到了些上古人类的传承并进行了很多次的试验之下,发现了这个规律,不仅仅有了穴位,经络,还配套的发明了针灸等利用穴道的方法。激发能量,将能量递送到发生病变的部位促使部位恢复健康,就是中医针灸最核心的原理。只不过,这些能量太过微弱,传递的通路也是几乎阻塞,所以,针灸刺激穴位,也就只能治治病,调养调养身体而已,要说到改变体质结构,那就远远不够了。”

  听得这里,似乎内容终于有些接近常理了,刘翊凡也开始反应过来,道,“我倒是记得胡老跟我讲过一些理论,平时我们的肌肉和一些组织中,就是有能量存储的,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普通人的肌体也可以存储能量,平时的每个动作都是释放能量的过程。”

  说到这里,刘翊凡举起手,做了几次弯曲手臂,展示肱二头肌的动作,接着道,

  “而小周天使得肌肉和肌体能存储的能量更多,甚至远远多过普通人的蓄积量。但是到了小周天圆满,一些特定位置的肌体的细胞就会变异,使得可以存储来自太阳的特殊的能量。这个能量和我们平时肌肉的能量相比,就像核聚变的能量与TNT炸药的能量相比,不是一个数量级。”刘翊凡努力的用着自己了解到的知识来消化张道长的理论。

  “不错,这也是为什么说小周天练气,大周天炼神,气和神其实就是讲的两种完全不同的能量。”张道长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多少年了啊,如此能理解的人这里还是头一个,“你理解得基本正确。所以,让你的穴位能开始存储能量,让你的肌体能把这个传递的能量传输到你想要应用的部位,其实就是大周天的根本核心所在!”

  “可是……我感觉不到这个能量啊”在张道长的解说下,刘翊凡基本上从另外一个角度明白了什么是大周天,但是,这回刘翊凡却也理解到了叶枫当年的感受,跟一个从来没吃过辣椒的人说辣,两个人都痛苦。

  “不急,我这里只是给你起了个头,大概让你知道怎么回事就好,”张道长看着刘翊凡急切的样子,不由摇了摇头,道,“太阳的能量,细胞变异,小周天,大周天。这算是我给你上的第一课,你需要了解些基础,有了个方向,其他的,你自有机缘。时候未到,我再唠叨,倒是多此一举了。”

  “道长,”刘翊凡听得这里,看这意思应该是要结束谈话,于是站起来,朝着张道长鞠了一躬,道,“多谢道长赐教,小子我收益匪浅,只是心中依旧有些疑问,不知道长能否为我解答?”

  张道长并不答话,只是微笑看着刘翊凡。

  刘翊凡见状,也明白了张道长的意思,问是可以,有没有回答,可就不一定了。于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便开始提出自己的问题。

  “张道长,不知您跟胡伯伯是什么关系。”

  张道长笑了笑,没有回答,却是道,“你也不用做什么顺藤摸瓜的打算,不妨把你想要问的,一并都说出来,我好斟酌着怎么回答。”

  刘翊凡却是被张道长的话噎到了,自己的意图被张道长看穿也就算了,偏生还说得这么的直白无赖,什么叫好斟酌着回答,这摆明了就是告诉自己,等会的回答会不尽不实嘛。

  刘翊凡又鞠了一躬,道,“按得张道长刚才的教导,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小子我的修炼,也如同上古人类一般,是属于自发的修炼?”

  “嗯!”张道长捋了捋颚前的长须,道,“你可以这么认为。”

  “也就是说,我这一身内劲,不需要任何的指导,也可以到达小周天的顶峰,那胡伯伯,为什么要将我收入门下,教导我修炼?”

  刘翊凡的这个问题,可以说是厉害之极!

  首先,刘翊凡一直有个疑问,自己和死党们一起修炼,为什么自己要比叶子他们强出那么多?难道自己真的天资过人,天赋异禀?直到张道长说出刚才的理论,刘翊凡算是彻底明白,那就是自己的修炼方式和叶子他们有着本质的区别!

  从张道长挥洒之间就开碑裂石的能力,从张道长不经意就散发出的威压,刘翊凡都觉得,张道长所说的那一套关于修炼的新奇理论,应该没有骗自己。

  那么,自己的修炼,只怕真的如张道长所说,不仅仅异于常人,而且,似乎还跟史前文明有着莫大的联系。那,能提出如此先进观点的人,尤其这个人还是个道士,到底是什么来历?

  在刘翊凡的直觉里,胡老中医,张道长,张家界,还有遇到的那些奇人,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而这些联系,怕么都和自己有很大的关联,所以,刘翊凡经过思考之后,便利用问题对张道长布下了一个陷阱。

  张道长承认了自己的内劲属于本能产生,那么,胡老中医带着自己修炼,就变得完全没有道理,甚至还金针度气,那度的是什么气?装模作样的带着自己修炼了9年,这背后又是什么目的?

  还有那三个奇怪的人,摆明了就是来观察自己,到底自己身上有什么秘密,值得那些传说中的物种一而再再而三的来窥探?

  现在看起来,值得他们窥探的,也就是自己的特殊修炼方式了,而自己这种修炼方式,先有胡老中医的假传授,后有张道长的传道授业,那么也就应证了自己直觉,这些事情相互都有联系!而且,跟自己有很大关联!

  话说回来,胡老中医能为自己引荐张道长,而张道长经得胡老中医一说,便欣然接受,那说明张道长和胡老中医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现在将胡老中医的问题让张道长回答,便是将张道长推到了最尴尬的境地。

  张道长只会有两种反应,一是回答,一是拒绝回答。

  如果张道长回答,也是两种情况。如果据实回答,那么,正好解开刘翊凡心中的谜团,如果是回答得不尽不实,那么,圆一个谎言势必要编造更多的谎言,刘翊凡就可以顺着张道长的话再问下去,直到找到或者自己推理出答案。

  这便是刘翊凡提出问题的真实目的!

  看…|正版章3节、“上酷{匠网L

  相比修炼上对进境的渴望,那压得刘翊凡一直喘不过气来的疑团,却是更期望解开,于是,刘翊凡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直命要害。

  如果张道长拒绝回答,说明自己问道了对方的痛处,结合又是史前文明,又是如此新颖的修炼理论,那么说明这里面一定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惊天秘密。

  刘翊凡也做好了张道长拒绝回答的打算,说不得回去以后,就找上外公和老舅,哪怕是假公济私的让长辈们动用国家的力量,也要把胡老中医和张道长的底查个清清楚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