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定在14号那天去五雷山,其他行程的倒是都有周紫莅一手安排。

  按说前面出了些状况,应该相处起来比较尴尬,但是一夜畅聊,周紫莅似乎调整得很好,几乎前面的事情就随风而去了。不仅仅导游当得是尽心尽职,而且似乎和杨苗苗、于颖的关系一下子好了很多。

  好山,好水,佳肴,佳人,后面的这两三天大家倒是过得无比尽兴。

  一晃,到了7月14号,既定的五雷山之行。

  五雷山是安南省首批确定的重点宗教场所,张家界东线旅游核心风景名胜区。

  前文提过,五雷山,除了是风景名胜之外,也是著名的道教圣地,素有“华夏南武当”之称。难怪张道长会定在这里会面,这里根本就是道士的老巢嘛。

  因为不知道如何会面,就有个随缘一说,到了五雷山,刘翊凡只能想着一家家的去走访道观了。

  听得刘翊凡的打算,周紫莅很是夸张的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据有关史书记载,五雷山的道观建筑群始建于元,峻工于明,共建有大小100多座,计有36殿、72宫、48寨。这片古建筑群的基本格局分内8家与外7家。光是内8家由南至北,这片古建筑群共有建筑面积就达8500多平方米。这要一家家的走下来,时间够不够不说,腿怕么是要肿上一圈的。

  周紫莅并不知道刘翊凡的真实目的,以为刘翊凡只是对道教文化很有兴趣,于是劝说刘翊凡想要感受文化,可以看一看金殿就好。实在想钻研,可以等到八月十五(阴历)庙会之际再来也不迟。

  按得周紫莅的介绍,五雷山的金殿也称金顶,是五雷山最高峰。相传为祖师爷托梦于元末翰林史编修张兑,张兑又相邀华阳王、荣定王所造。殿中供真武祖师神像,为九火铜铸成,重约两千余斤,紧紧嵌在一樟树蔸上,为澧州华阳王所造,另有金童玉女,四值功曹分列两旁,威武雄壮。

  “张兑?”刘翊凡听得周紫莅说起这个名字倒是心中一动,“张道长,兑现诺言?”

  虽然这么解释,有着一丝牵强附会的嫌疑,在没得其他想法的时候,有个提示总是个机会。另外,随缘,不就是心随意动,意与缘合嘛。既然自己有这么个想法,也就当是缘分了,想到此,刘翊凡当下就同意了提议,大伙就随着周紫莅一起朝着金殿游览过去。

  来得金殿,香火甚旺,香客们络绎不绝,威武的真武祖师像前,伴着玄音钟鸣,许多盘着发髻的道人位列两侧,众香客虔诚祭拜,一下子众人被带入一个皆有所感悟的境地。

  驻足殿中,周紫莅开始为众人解说起来。待得片刻,周紫莅正讲到祖师爷托梦一节,却见刘翊凡皱了皱眉,向后看去,稍一停顿,居然招呼也不打,便转身朝着殿门外走去。

  “刘翊凡?”周紫莅不由招呼道。

  “不用管我,我等会回来跟你们会合。”刘翊凡并未回头,只是摆了摆手。

  还想再说什么的周紫莅却被一边的于颖拉住,“随他去吧,我们继续听你讲解。”

  原来刘翊凡刚正听得入神,却忽然间有所感应,正是那日在夜市上被人用神识打探的感觉。仔细分辨了一下,感觉神识来自殿外,当下毫不犹豫,朝外走去。出了殿门,那股神识似乎还在下方的位置,刘翊凡也不多想,直接沿着山道阶梯,一路搜寻过去。

  ☆k酷…3匠网(,永,久Qp免IO费*看小说al

  不知觉,刘翊凡离开了主道,顺着一幽静小路,走到山腰,几折之下,地势忽然开阔,却是走到一片草坪之中。

  草色郁郁葱葱,坪中有一凉亭,凉亭四周有几块岩石似随意又似人为的摆放着。

  亭中一圆形石桌,周有石凳两张,桌上燃着一炉香火,缈缈轻烟绕炉而起。桌边却是站着一人,三十几许,长须盘髻,身着灰色道袍,拂尘放在桌上,双手背在后方,看着走过来的刘翊凡,微笑不语。

  刘翊凡躬身为礼,接着问道,“请问……道长可是……?”

  看那道人,虽然微笑,却是给人很大的精神压迫感,似乎这种威压只在外公身上感觉到过,纵是刘翊凡这样的顽劣公子,却也收起性子,恭敬小心的询问试探。

  “贫道本名张诩,名字应着景变过一些,道号倒是用过不少,我们……”那道人似乎想起什么,停住了,最后甩了甩袖子,又道,“那日夜市,算是见过你一面,这次跟你相见,先用着玄微子吧。”

  道门无男女,道号都是根据个人兴趣自己取,一般都是“子”,相当于世俗中名仕为自己取的字号一般。对于有德有名之士,多以字号或者道号相称,以示尊敬。

  刘翊凡虽跟着胡老学了些中医和道家知识,但毕竟只是兴趣所至,更多的还是在本身的学业功课上,加之胡老更多的是教述理论方面的知识,所以对于一些历史却是未有过多提及。

  刘翊凡听得张道长的介绍,只是感觉有些奇怪,什么叫名字应景变过一些?道号还能没事换着玩?却不知要是刘翊凡如果了解玄微子还有另外一个道号是鬼谷子,那么这会哪里还有什么心情等待机缘,怕么是转身就跑。

  看得刘翊凡满脸疑惑似乎想说未说的摸样,张道长却不再说话,只是摆了摆手,示意刘翊凡不要说话,走出凉亭,来到一块岩石半人高的旁边,向刘翊凡招了招手,道,“你来打碎这岩石试试?”

  刘翊凡想了想,也不言语,心中虽然惊疑,倒也不是很害怕。想着虽想不明白里面的干系,但高人行事,不可常理定论。于是也不做作,走到岩石跟前,深吸一口气,却是一个碎步发力,侧身踢了过去。

  刘翊凡虽然打碎个普通砖石是没什么问题,但这密度极大的岩石,自不是板砖可比。刘翊凡自持没把握一定能碎开,所以上来就用了侧踢这种力量最强的一击。相比那晚周紫莅承受的那一脚的五分力,这次却是用上了十成。

  只听得砰的一声闷响,岩石却毫无损伤,但是近一吨半重的石体却被踢得翘动起来,差点被翻过个来。

  刘翊凡踢过之后,也无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的说道,“我打不碎。”

  张道长微微颔首,示意刘翊凡稍微让开一点,然后便随意一拳直接打在岩石之上,咔的一声轻响,岩石直接裂开成两半。

  就这么着……裂开啦?刘翊凡这一刻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似乎也体会到了当年自己连开7块砖的时候,小伙伴们的心情。这么大块岩石啊!不是豆腐!尤其这块岩石刚刚自己可是试验过,那可是货真价实的花岗岩啊!但到了这道人这里,连个准备动作都不需要,仿佛只是甩了甩手,就整个裂开了!

  看得刘翊凡惊诧的呆在那里,张道长摇了摇头,返身朝亭子里走去,边走边道,“倒不是刻意卖弄,只是等会与你所说,有些不合常理,先给你示范一下,镇镇场子,免得你把我看成那专跳大神的苟且龌龊之徒,那可坏了大事。”

  自己在石凳上坐下,示意刘翊凡进得凉亭来,张道长想了想,开口道,“你想不想五分钟就能了解大周天?”

  刚跨上台阶的刘翊凡听得此话,却是一脚踏空,几乎趔趄着摔进凉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