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了别墅,刚好晚上十点。周紫莅跟大家道别,并嘱咐有事随时电话,然后就离开了,别墅里就剩下了彭佑琪和刘翊凡四人组。

  “小琪,我来跟你说一说关于我们修炼的事情。”……

  随着刘翊凡和叶枫的讲述和小小的比划,彭佑琪从开始的感觉荒诞,到几乎膜拜在地,也就大概用了一个多小时。

  当然里面起关键作用的自然不是故事的描述,刘翊凡和叶枫稍微展示了一下诸如立定跳远接近五、六米之类的实力之后,彭佑琪恨不能当场就磕头拜师,被刘翊凡收了去。

  徒是收不成的,只能安慰彭佑琪以后见了胡老再说,重点自然是刘翊凡开始道出夜访黄石寨的想法。

  叶枫和彭佑琪倒是相当支持,只是于颖却是很有顾虑。

  于颖担心刘翊凡的老舅有派人看着,如果跟踪下来发现深更半夜的潜入山区去打坐,怕末第二天就召了大家回去做拷问了。

  刘翊凡想了想,“我这里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出那个人,把他打晕!”

  “打晕?有这个必要吗?”于颖倒是没有想到刘翊凡得出这么个结论。

  “你们仔细想一想,林叔叔好歹也是市委的第一大秘,基本的职业素养还是有的,怎么会把老舅的安排轻易泄露出来?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有派人看着这事是老舅通过林秘书的嘴告诉我们听的。”

  “老舅这么做的目的也很简单,既不想扫了我们的兴,又想警告我们,我可是派人看着了啊,少去惹事。而且,很明显,老舅并不担心我和叶枫,唯一担心的就是,我们照顾不了影子和苗苗的周全。”

  “所以,我们猜想,只要没把影子和苗苗放倒危险的境地,看着的人也就会保持距离,让我们游玩得尽兴。大家可以想一想,为什么我们带着那么多的公子哥们在夜市上干了一场,彭叔叔肯定知道,却提也未提,我估计,影子和苗苗没危险,就没事,一旦影子和苗苗可能发生危险,就有可能有人会干预了。”

  “我晚上出去至少要带着影子,那么看着我们的那位一定会跟着,当发现我们要不走寻常路的进黄石寨,很有可能这种状况会及时上报给我老舅,到时候估计会出来阻止我们。即便不阻止,在有人跟踪的情况下我们想要保持住修炼的秘密就不可能,这就绕进了死胡同。”

  “那我们直接甩掉跟踪的人嘛。”叶枫倒是对自身的实力相当自信,平时那是收敛着,真要开足了马力,他相信就是死跑也能把跟着的人甩掉两条街。

  “不行,如果我们带着影子或者苗苗出行,还把跟着的人甩掉,老舅很快就会得到通知,应该直接会打电话过来,只要我们敢关机或者不接,明天我们就等着直接被押送回星城,那我跟张道长的见面就彻底泡汤了。而接了电话,一定是让我们回山庄,要是我们敢当场抗命,后果依旧只有一个,押送回星城!”

  “所以,我们不妨看到问题现阶段的关键,不是我老舅,而是这个派来看着我们的人。”

  “我相信他的职责是保护我们的安全,只要我们不出事,他就不会有什么动静,也不需要跟我老舅那边联系。这边不上报,那边不会没事就来查一下岗,因为没人会想到这哥们会出事。所以他们的通信肯定是单线程。那么搞晕这哥们,所有难题都解开了。”

  “还是有问题,第一,即便搞晕了这哥们,他醒了难道不会上报?那还是要被你老舅知道啊。第二,这人都不知道,怎么搞晕?”这次倒是彭佑琪提出的疑问。

  干掉自己长辈派来保护自己的人,这对彭佑琪来说,实属初次,这不会是些小说吧!于是彭佑琪也带着十二万分的兴奋,很快的融入了进来。

  “第一个问题不是问题,关键在于上报的内容和时间。我们明目张胆的打晕了这个人,那这位被搞晕的哥们并不知道后面的事情,不会知道我是不是有带着影子和苗苗夜行,也就不会触碰到老舅的底线,那在老舅看来,无非就是我们顽劣,知道有人看护着不爽,来个恶作剧而已,依得老舅的性格,说不定还会高看我一眼。至于第二点嘛,我们倒是可以从长计议。”

  刘翊凡说着,把眼光瞥向了杨苗苗和于颖,“在我的构想里,我们有两个方式,一是不知道暗中看着我们的那个是谁,我们只能用诱骗的方式,制造一个假象,那就是在一个特定环境下假装影子和苗苗出现了状况,逼得他出现,出现以后嘛,我还是自信就我们的身手,搞定他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至于第二种,直接电话把她喊过来收拾掉就完了。”

  “电话喊过来?你是说紫莅……?”听到这里,于颖倒是很快的反应过来,“你能确定?”

  “还是影子聪明!我的信心来源简单,翠云天的黑卡不是什么人都有的,我们又是学生,所以我老舅他们认为我们啥都不知道,串通起来编造了这么一个服务项目之一,又能有人带着我们玩又能看护,倒是个不错的安排。只是他忽略了一件事情,我恰恰知道,翠云天根本没有私人助理这一项服务!”

  说起来,这翠云天还真的跟刘翊凡有些渊源。

  翠云天山莊的真正幕后老板是京城王家的三公子,王建成。

  王家也属于军方势力,老大老二走军队路线,现在基本已经是东北辽沈军区的军队掌控者。只是老三是个异类,打死不愿意在政坛发展,却做得一手好生意。

  改革开放初期,借着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并轨之初的信息不对等和家世的便利,通过铁路运输和钢材倒卖很是累积了些资本。(注:那时候火车运输能不能订到车皮,钢材能不能拿到货都是需要批条子的,这个里面辗转腾挪的机会很大,相信对80年代有些了解的人,都能明白这个道理)

  这边王建成做得风生水起,那边家族进一步发展也需要庞大的资金,时间一久,家族也由开始的不待见转变为全力支持。经过80年代末的那几年,王建成倒是把生意由原先的铁运和钢材逐渐扩散到了能源、矿产这些方面。

  京城王家的势力一直在东北局,能源和矿产资源,尤其是新能源和稀土资源这两块,西南就成为了很重要的阵地,但西南却是老罗家的地盘。

  王家和罗家倒是没有什么不合,却也算不上亲密合作伙伴。

  为了长期在西南有一个据点,王建成经得家族同意,便在张家界修建了这个顶级的私人会所,翠云天。

  之所以没有建在星城,是为了避开马王堆疗养院。

  而整个安南,除开马王堆疗养院之外,其他西南几省的老同志们最喜欢去静修的地方就是张家界了。要想打通西南这边的关系,张家界就必须要有个据点。

  建立翠云天的那一段时间,也就是在92到94年的时间。

  王家为了表示对西南的重视和对老罗家的态度,老王头甚至亲自带着王建成及家小,就在安南星城的马王堆疗养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之所以刘翊凡的老舅有黑卡,也是在那个时候刻意结交送的。

  巧就巧在,随行而去的还有王建成的宝贝儿子王小米。

  92到94年,正值刘翊凡小学五年级到初一的阶段,正是刘翊凡他们刚刚习得小周天,身体素质开始变得彪悍的时间。

  军队出身的王小米仗着血性跟刘翊凡很是比试过几次,虽然胡老中医约束着刘翊凡得不能打架,但对于小家伙们偷偷的切磋一番,只要不折腾出什么事故,胡老中医还是睁一眼闭一眼的。

  在连续几次的比试之后,王小米是心服口服,加上刘翊凡他们也很喜欢王小米直爽的性格,没多久,王小米也就成为了刘翊凡圈子里的死党之一。只是其后没过两三年,王小米就随老爷子回了京城,但王小米非常的敬服刘翊凡这个老大,两人之间的联系倒也没有断过。

  小孩子之间闹腾,小的们只要不上报,大人们也不会多管,只要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件,一般也就听之任之。所以那会儿刘翊凡和王小米闹腾在一起,罗小林和王建成也只是知道,却不知道王小米却是被收拾得服服帖帖。加之随后王建成一家回了京城,这事情在长辈们那里就是个小时候的玩伴的印象,不刻意提起,罗小林还真不会想到刘翊凡和王小米之间还一直保持着联系。

  这次,周紫莅的出现,刘翊凡多了个心眼,却是在路上偷偷给王小米去了个电话,稍微问了问情况,最后打听下来,却是很清楚的知道了翠云天并没有这么个私人服务项目。

  听得原来是王小米那条线,叶枫第一反应倒是跳了起来,“这里是小米的老爸搞的?!这小子,那时候怕是教训得还不够,瞒了我这么久,那必须送张黑卡孝敬老子!”

  $!酷Z》匠网q}唯C一正#M版i$,#q其^他\都1是.$盗`版7*

  其实叶枫倒是有些冤枉了王小米。那时候王小米把翠云天这事也是拿给大家炫耀过的。

  小孩子嘛,父辈干了些大事情总是值得骄傲的。

  只是一来翠云天对初中的学生来说完全是个遥远的建筑工程,大家谁也不上心,二来后面小米回了京城,叶枫倒是没怎么联系,6、7年没人提起,早就忘得干干净净了。

  “这事以后你去了京城找小米去!现在说回主题,那就是周紫莅肯定有问题!”刘翊凡最佩服就是叶枫这随风就跑的发散思维,于是把话题又赶紧牵扯回来。

  “倒是真没想到这里是王叔叔的地头。”于颖也感慨了一下,“万一周紫莅不是呢?”

  “还是判断加直觉。一是除开我老舅,在张家界的地头上敢串通好翠云天来这么个安排的,只可能是王叔叔,就连彭叔叔都没这个能量或者没这个必要。二来,我总觉得周紫莅身上有股子军队里的味道。所以,即便周紫莅不是老舅的人也是老舅委托王叔叔给调来的人,那么,管他呢,乃伊组特!”

  “统统组特!”大家异口同声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