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不上黄狮寨,枉到张家界”(请用安南话来读,界发gai的四声音),可见黄狮寨在张家界风光中的地位了。

  相传汉朝张良,看破红尘,辞官不做,隐居江湖,在云游张家界时,被官兵围困。后来得师父黄石公的帮助脱险,因而把这里叫作黄石寨。另一说则是从远处看此山像一头巨大的狮子,故又称黄狮寨。

  周紫莅一边带着大家游览一边绘声绘色的给大家讲解着,不愧是专业导游,从名胜历史到风土人情,连山道边上偶尔出现的植物也能说道一二,着实令大家佩服不已。

  一路上风景如画,大家又都是年轻人,加上美女相伴,这一趟倒是令大家好不惬意。走了大概个多小时,周紫莅却暗暗诧异起来。

  本以为都是都市里的公子哥贵小姐,对于这样的攀爬应该是比较吃力,但却看得星城来的四位似乎风轻云淡,似乎还有些越走越快,越走越精神的架势,反倒是张家界土生土长的彭大公子,有些吃力,稍许露出些疲惫的神态来。

  其实彭佑琪其实平日里也是能上能下的主,爬个山自然是不在话下,只是这次游山,却是跟错了团。

  刘翊凡在开始爬黄狮寨没得多久,就隐隐间有种感觉,仿佛有什么在召唤自己一般,催促着自己前进,而且,自己的直觉隐隐告诉自己,这种召唤,跟自己的修炼有着很大的关系。

  有得这种直觉,刘翊凡的步伐不由自主的就开始快了起来,而刘翊凡又是整个团队的中心,于是,整个团队的行进速度,也就配合着刘翊凡快了起来。

  刘翊凡这几个的体质可想而知,而周紫莅专职就是边说话边爬山越岭,身体早就锻炼了出来,所以就爬山而言,倒只有彭佑琪算是个普通人。

  于是,最后地头蛇生生被过江龙给拖垮了,也算是丢人丢得着实郁闷。

  在环山游道行得一段,在周紫莅的提示下,众人朝东望去,如幔似锦的翠谷中,一峰矗立,拔地数百米。

  峰顶灌木覆盖如翠玉,峰壁灰白色,阳光下熠熠生辉。据说阴雨时谷内云翻雾涌似大海狂涛,此峰如中流砥柱岿然屹立于云雾之上,坚不可摧,而西南面百米外有一山峰,极似猴头,缩颈握拳窥视,仿佛那孙猴子欲取此天造地化之山石,此岩石就是黄石寨著名景观“定海神针”。

  看到面露疲倦却碍于面子死撑的彭佑琪,周紫莅打算多讲解一下这个景观,也就顺道可以停留稍许。还没开口,倒是看见一直走得神清气爽的刘翊凡却主动停了下来,看着那高逾数百米的山峰发起呆来。

  “有什么奇怪的吗?”叶枫也觉得诧异,难不成小凡来了兴致想赋诗一首?不对啊,刘翊凡平时也就喜欢打架的时候耍耍酷,哪里会有什么文人墨客的骚情。

  杨苗苗、于颖和彭佑琪以为有什么新奇,也都围了过来,顺着刘翊凡的方向看了过去,除了那“定海神针”,却没发现什么奇特之处。

  再过了一会,连周紫莅也觉得奇怪,年复一年不曾变化的景观,难不成今天那化成石块的孙猴子还真把这定海神针取了过去不成?

  “就是这里了!你们感觉一下,这个定海神针……这竖着的造型,像什么?”刘翊凡沉默了一会,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又不确定,一手环胸,一手撑颚,幽幽的问起大家来。

  其实,大家如果仔细听,应该发现刘翊凡在说要大家感觉一下,而不是看一下,只是谁会在意这个细节。

  叶枫和彭佑琪都楞了一下,看了看那直挺挺耸立的柱状石峰,忽然间似乎心有灵犀一般的一起笑了起来,笑得是那么的猥琐。

  彭佑琪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老大就是老大,讲个荤段子也能讲得那么严肃认真,还能配合着思索的造型讲得那么诚恳,那么深邃。

  “哇擦!小凡,要讲荤段子也不需要这么浮于表面,流于形式吧,心里有数就行,心里有数就行。”叶枫似乎对刘翊凡的如此直接不是很理解,感觉着怎么的也是高端人士,又有外人兼美女在场,不说要低调行事,至少表达得还是要含蓄点好。

  有得叶枫和彭佑琪的配合,围过来的杨苗苗、于颖和周紫莅哪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于颖倒是一份见怪不怪的摸样看着叶枫他们耍宝,杨苗苗和周紫莅却一下子闹了个脸红。周紫莅不方便说什么,却扭过头去看着边上的花花草草,杨苗苗则很是恼羞成怒的准备发作起来。

  &酷/匠网永vy久/免费“?看小O说`n

  这边杨苗苗还没动作,却见刘翊凡回过头来,对着于颖道,“影子,你认真感觉一下,你觉得你对这个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说罢还用手指了指远处那耸立的定海神针。

  跟于颖说也就罢了,还要问人家女孩子有没有,特殊感觉?!

  “啊”“哇擦!”“哇!”见着刘翊凡把这么低俗的玩笑开的这么执着,还似乎更进一层的当众调戏起于颖,大家可是眼镜碎了一地。

  “你的意思是?”于颖很快便发现刘翊凡应该不是在开玩笑,也认真起来。

  “我感觉这个有点像……紫莅小姐,能不能……”刘翊凡正要顺着说下去,却看了看周紫莅。

  能作为顶级私人会所的服务人员,哪个不是挑眉透眼,周紫莅立刻答道,“我去那边的休息区等你们。”

  “小琪,你也过去一下,紫莅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也要个人照应不是?”刘翊凡又对着彭佑琪说道。

  彭佑琪看了看大家,发现叶枫朝他轻轻点了点头,于是也没有说话,转头就朝着休息区走去。

  “小琪!”刘翊凡看着彭佑琪的背影突然喊道,“有些事现在解释起来很麻烦,等回宾馆再给你讲个详细。”

  刘翊凡在刚才那一刻,敏锐的感觉到彭佑琪离开时的那一丝小小的失望,想了想,还是打算把一些事情告诉他,毕竟叶枫也好,自己也好,一直以来都把彭佑琪当做了一个值得信赖,值得交往的小兄弟。

  或许佑琪能够理解人都会有些秘密,但是当佑琪发现自己因为一些事情被排挤在一个圈子之外的时候,难保不会有什么负面的想法,哪怕只是一丝,刘翊凡也不愿意看到,因为,往往大的割裂就是从这些细小的裂缝开始产生。

  “放心!”彭佑琪回过头来,一扫刚刚出现的一点阴霾,“我可明白这是老大你给我创造追美女的机会嘛!”说完倒是加快了步伐朝着周紫莅的身影追了过去。

  “怎么说呢,我感觉这个有点像一个信号发射塔!”刘翊凡很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描述,看得叶枫他们依旧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又补充道,“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我只能打个比方。刚才,我到了这个地方,就很明确的感觉到,那个定海神针的岩柱,似乎一直在稳定的发射一种信号波纹,而我,就像个信号接收机。”

  “至于那个定海神针给我传递了什么,又或者从我这里传过去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就是有感觉,那个定海神针在跟我发生联系!”

  “刚刚爬山的时候,越是接近这里,我的内力就越是不由自主的运转得越快,所以,我觉得这个联系,应该跟我的内力有关。”

  “我们都有的修炼,但是你们没有感觉,我只能判断是因为我的进境最强的缘故,而影子的进境快接近于我,所以,我想影子你有没有办法尝试一下全力运功,看能不能感受到我所说的信号。如果影子也能感受到,那么我想……这里就是我突破小周天进阶大周天的机缘!”

  大家这会总算是听明白了刘翊凡的意思,不过于颖也有些为难道,“小凡,你难道要我在这里开始运功?”

  说起小周天的修炼,刘翊凡算是异类,就是躺着睡觉也可以修炼,但于颖他们三个可就得按得胡老中医的教导,中规中矩的来进行了。

  运行小周天之时,需要静坐,平直其身,脊骨不曲,端正不歪。双手相握置于腹下,然后微闭双目,安然入静,不思,不看,不听,不动。

  一般来说,这个静坐的过程在40到60分钟之间,小周天循环完毕以后,都必须气沉小腹,然后微开双目,轻伸手足,缓慢移步,不可急躁收尾,否则有害无益。

  要是按照刘翊凡的要求,当场就坐下来开始调息运气,不说能不能入境,就是人来人往的看见一个现代打扮的漂亮小姑娘盘膝打坐,周围还有三人护法,也足够几百来人围观了。

  “我倒是把这个给忘了…”刘翊凡郁闷的拍了拍额头,“现在是人多眼杂了些,还真不好办。”

  商量了好半天,却也得不出个结论,刘翊凡也知道这么死磕下去不是办法,却是忽然间想到,白天人多不行,何不来个夜访!

  有了此等主意,刘翊凡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也不再纠缠于这一个白天的时间,只是等会下山之际好好观测一番,看是不是能够有什么山路可以翻绕进来。

  看到刘翊凡忽然自己放弃了想法,对其知根知底的死党们估计刘翊凡应该是有了什么馊主意。一来大家游兴正浓,二来大家也深信到了合适的时候刘翊凡肯定会有所交代,所以也就不再有什么刨根问底的侨情,过去喊上彭佑琪和美女导游,又重新启动黄狮寨之旅。

  不得不说,刘翊凡的感觉以及他自己的推测接近了一部分事实。

  这个定海神针确实具备有信号发射和接收的功能。其实不仅仅是这里,我们所熟知的北美黄石公园的拱桥石,埃及的金字塔,玛雅人的神庙,复活岛的石像人等等,都有着类似的作用。当然,这个是后话,在这里却也没必要多说。

  刘翊凡他们没人知道,就在大家离开景点百来米之后,在那定海神针之下不知几许深的地方,一片幽暗中响起了滴的一声,一块全息投影屏上显示出来一条信息,转译过来却是:“基因ID号:xl197707143719,资料传输失败,失败原因:信号远离,导致传输中断,完成率:12%。”

  上了南天门,游了五指峰,在周紫莅的带领和悉心陪导下,第一天的黄石寨游得很是尽兴。

  下午五点过,下得山来,回了住处换洗一番,大家又在彭大公子的带领下杀往凤湾大桥附近,去品尝当地特色,胡师傅三下锅。

  这次晚餐倒是没出什么幺蛾子,特色的土家菜三下锅也让星城的过江龙们吃得无比酣畅,加上周紫莅这位清纯型美女的参与,几位汉子们又喝得相当兴奋。

  好在刘翊凡,彭佑琪各怀心事,也就控了控场,只是喝到微醺,倒是比昨天的鬼哭狼嚎好了很多。

  只不过,一餐饭吃下来周紫莅也暗暗心惊,三个男生主力硬生生的干掉了五十多瓶啤酒还跟没事一样,尤其是刘翊凡和叶枫,一人接近有得二十瓶,这等酒量在她认识的圈子里,至少都能排进前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