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翊凡虽然也加入了团战,但这次似乎有些奇怪,不仅一改风格的进攻少防守多,而且老是有些心神不宁的左顾右盼。

  尽管刘翊凡不在状态,但是叶枫却依旧生猛,从小打出来的格斗经验,再加上一身修炼了8、9年的小周天内力,不到5、6分钟,一个人竟放翻了对方一半的人马。

  战斗持续了大概7、8分钟,有得叶枫和刘翊凡在,局面自开始的那会起就是一边倒,只是这会彭佑琪早有准备,边打边指挥着大家围追堵截,一场打下来,楞是一个都没让对方跑掉。

  那胖警察连着自己的帮手,不到十分钟,就全都骂骂咧咧的被放倒在了地上。尤其是胖警察,头上不知道被谁开了一啤酒瓶子,酒水、血水混着玻璃渣子流了个稀里哗啦,映衬着那张黑红的胖子脸,加上很是怨毒的眼神,看起来颇为狰狞。

  战斗结束后,彭佑琪扶起了被打倒蜷缩在地上的周少,看着那狼狈不堪的样子,不禁乐了,道,“周少,你每次就喜欢一个人跑远了打电话,这习惯可得改改。”

  周少整了整衣服,又从地上捡起了被踩得支离破碎的手机,听得彭佑琪的调侃,忍不住骂了句娘,顺手从边上摊位拎过一瓶啤酒,对着那胖警察的脑袋就是一瓶子敲了下去,边敲边骂道,“我去!就你他妈的眼尖!”

  敲完,周少又拎了一瓶,用手指着地上的那帮子人,道,“他妈的,刚才还有谁?”

  胖警察又挨了那么一下子,顿时就瘫倒了下去,而那帮子看得这边下手这么狠,一下子都不敢再吭声,乖乖的坐在地上,等候处置。

  人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摊位也砸了个七零八落,这帮子平日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太子们,打完了,这会儿却是不知道怎么收场。继续揍吧,也没了兴趣,放他们走吧,又心有不甘,想眼不见心不烦的就这么走了吧,可肚子还饿着呢。

  这边小太子们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彭佑琪,彭佑琪又把眼神看向了刘翊凡,而刘翊凡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就听得夜市里一阵急促的警笛响起,没一会,七八辆警车飞驰而至,停在了老张家的店门口,从车上呼啦啦的就下来一帮警察,在一个穿着西装,带着眼睛的中年男子的带领下,一路碎步就朝老张家店子这边小跑了过来。

  隔着还有一段距离,就听得那中年男子喊道,“哎哟,我的小少爷,你没事吧?”

  周少看了看赶过来的中年男子,便赶紧扔掉了手里的半截子酒瓶,但还是忍不住又往胖警察身上踹了一脚,才迎了过去,道,“邢秘书,你可是赶过来了,我们倒没什么事,只是这收场得你来了。”

  周少那会出门,正是给自己的老头子的秘书去电话,只是刚刚说清楚了地方,交代了下饭局的情况,就被胖警察这一伙子掀翻在地,连着手机也飞了出去。

  那边邢秘书接了周少一个电话,刚听了个开头,周少就不再说话,然后便是一阵呼喝嘈杂,邢秘书连喊了几嗓子,也没效果,却是忽然间就听得那边把电话挂断了。

  邢秘书当下就知道事情不好,赶紧就给市局的刑侦大队下了集合令,告知了事发地点,也就匆匆忙忙的朝着夜市这边赶了过来,到得门口,正好和警局的车子汇合上了,就一并冲了过来。

  事情有警察处理,邢秘书自然是在一边安慰着被揍惨了的周少兼了解情况,同时也快速的打量了周少这边这一圈人。看到店门口的这帮子人,邢秘书当下心里一惊,感情这架打得不小啊,不仅仅张家界这地头上的小太子们来了不少,连书记的公子都牵涉到了里面,邢秘书当下也就给整个事情定了性,好在听得周少说起来,似乎这次在理的是小太子们这一边,那处理起来也就好办了很多。

  不过,邢秘书也看出来,彭佑琪似乎也不是今天的主角,这一圈子小太子们都自然而然的把两个陌生少年围在中间,在热情的聊着,甚至彭佑琪都只是陪衬。

  于是邢秘书有些疑惑的问道,“天启,那两个陌生人是……?”

  周天启边拍打着自己身上的泥土边道,“那两位可是省城里的大少,都是彭少以前的老大,一个是刘翊凡,一个是叶枫,好像是罗老爷子的外孙。”

  “刘翊凡?!罗老爷子的外孙?!难怪彭书记会交代……”

  邢秘书边唠叨着边有些惊讶的看了过去,似乎明白了什么,也不再打听情况,甚至都放弃了过去认识一下的打算,只是又开始一个劲的安慰起自己的大少爷来。

  有了警方的介入,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胖子警察和他的同伙,自是有刑警带回去审问,而老张嗲也得了邢秘书的承诺,不仅仅会严加处置闹事者,连着店里的一干损失也会由公安部门进行赔偿,甚至邢秘书还留下了4、5个警察,帮着店子一起收拾残局,打扫卫生。

  老张嗲虽然前面受了气,但毕竟没受什么伤,看得那些嚣张的不法分子落了网,又有得人赔偿损失,并也明白了自己这位年纪轻轻的老客户,应该不是简单人物,当下兴致高涨了起来,硬是要刘翊凡他们留下来,好好尝一尝自己的手艺。

  经过这么一闹腾,刘翊凡他们本来没了兴致,只是张老嗲这边盛情难却,加上打了一场,肚子还真有些饿了,也就不再推辞,又重新返回了包间。

  有得刚才一起上阵的情谊,又有了这么热闹的共同话题,大家再坐到一起,顿时少了很多隔阂,多了一份亲近。虽然大家身上因为厮打而有些狼狈,但是却是把少年人骨子里最豪爽纯真的一面给打了出来,加上张老嗲的爆炒绝活,炎炎夏日里的冰爽啤酒,气氛一下子就高涨到了极点。

  期间,张老嗲和张小哥自然是时不时过来敬个酒,吹捧一二,加上有得美女在场,这帮小太子们喝起来是一个比一个豪爽,最后,直到小太子们直到喝道一个个光着膀子开始嚎歌,几位美女也是俏脸绯红,这才鸣金收兵,各自回家。

  至于那被带走的胖警察一伙子,因得这次打错了人,受到了上面的严查,革职的革职,拘留的拘留,自是不在话下。

  只不过,这一严查,倒是又把胖警察跟夜市恶霸赵全德的亲戚关系给查了出来。于是,市里干脆来了次严打,将巴子夜市好好的整顿了一番,连带着巴子夜市这个片区的公安系统也上上下下的梳理了一边,使得巴子夜市自此成了张家界治安最好的片区,而“太子怒打赵恶霸”倒也成了一段佳话。

  看正版s章S节上$“酷B匠L+网‘

  这边喝道尽兴散了局,刘翊凡几个自然是回了酒店。

  回了房间,叶枫去洗了个澡,出来却看见刘翊凡双腿盘坐在床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于是问道,“小凡,今天打架不像你啊,怎么有些心神不在的样子。”

  “我感觉到,有人在监视我们。”刘翊凡想了想,没有解释,直接说出了他顾忌的原因。

  “是你老舅派来的人吗?”叶枫倒是没有什么太奇怪的地方,一早通过林秘书的点水,就知道刘翊凡的老舅派了人一路保护。

  刘翊凡却是摇了摇头,皱着眉头道,“我的感觉,监视的那个应该,应该是个高手。”

  以得刘翊凡的战斗力,能被称为高手的,肯定很牛叉,叶枫听得刘翊凡这么一说,顿时来了兴趣,道,“不会真的又遇到以前那几个吧?”

  刘翊凡道,“应该不是,我以前跟那些交手的时候,每次遇到危险,直觉上也有感应,但跟今天的感觉,完全是两码事。今天,我感觉……怎么说……更像是有人在扫描我。”

  “诶?扫描?”

  “我只能这么形容,也许那是一种波动吧,反正我能感觉得到,就好像用看得到的目光在来回打量我一样。”

  “所以,你就没放开手脚打?”

  “嗯,虽然对方不像是有敌意,但也不清楚对方是什么意图。能把自己的内力或者意念外放到被人感应到的程度,这种境界,我以前可想都不敢想。所以那会还哪里有什么心情打架?光顾着四下打探了。”

  “那你发现什么可疑的人了没?”

  “没有看到,”刘翊凡又摇了摇头,道,“难怪说这名川多异士,看来这世界上的高人还是有的,看来,这张家界还真是来对了,不过,叶子,林叔叔说得对,我们在外面还是低调点好。”

  “嗯,你得这么想,我们能有功夫,那世上有功夫的高人自然也就会有不少,难道就许我们放火,不许别人点灯了?”叶枫倒是个天生想得开的性格。

  “靠!搞得我眼里就有不得高人存在似的,”刘翊凡听得叶枫半调侃半安慰的话,不由莞尔,道,“还点灯,按照这份能意识外放的能力,就算是灯,只怕也是探照灯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