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打人的胖警察正揍得起劲,却看见有人拿着武器冲了过来,虽然喝得有些大,却也不含糊,口里喊了句“把有武器的这个收拾了!”顺手就将腰间的警棍摸了出来,朝着彭佑琪就迎了过去。而那三四个打人的也把小张哥丢在了一遍,跟着胖警察一起,把彭佑琪围了起来。

  这会儿,刘翊凡这边一大票子人也来到了门口,看得彭佑琪似乎要被对方围攻,叶枫哪里还忍得住,喊了句“我靠!”,却是将身上的短袖T恤一脱,往左手上绕了几圈,呼喝着就冲了过去。

  叶枫本来就是个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的主,奈何入了胡老中医门下之后,有得“师门规矩”和刘翊凡的双重约束,打架倒是越来越少,除了为数不多的几次跟学校附近的混混们干过几次,一直没有什么好机会施展,加上今天又听得刘翊凡一个打十个的刺激,拳头早就痒的不行,这会看得有架打,哪里还忍得住,看似愤怒,其实兴奋的就呼喊着加入了战斗。

  叶枫对打架也是颇有研究,这个布缠前左臂倒是有些学问,在对方有武器的情况下,缠绕的布衣可以减缓冲击,哪怕对上刀子也能缓些伤害,而且一旦贴得近身,不拿物件的双手也没有任何障碍,直接把拳拳到肉的攻击发挥到淋漓尽致。

  叶枫冲了过去,刘翊凡也就习惯性的跟着准备冲过去,倒不是说打虎莫过新兄弟,而是为了好拉着点叶枫。刘翊凡是担心叶枫放开了手脚打以后,别太过兴起而手脚不知轻重,万一打出个伤残来,处理起来倒是有些麻烦,要是影响了这次的行程,就更不划算了。

  只不过,刘翊凡刚冲过去了几步,却不知为何又呆了一呆,又看了看四周,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却是终究没有叶枫那么不讲究的漏点上阵,顿了一顿,从摊位上也拎起了一张折叠长脚板凳,就兴冲冲加入了团战。

  看得彭大公子,刘翊凡、叶枫这三个老大都冲了上去,剩下的那几个小太子们都有着不小的诧异。

  喊来的这帮子小太子们,可没刘翊凡和叶枫这么硬气,基本上都属于平日了多半是娇生惯养的主,什么事情都有人打点,只怕欺负别人也是习惯了。今天难得遇到个算是被别人欺负的场面,第一时间便想着用自己习惯的方式来解决矛盾,有的准备事不关己,看个热闹,有的准备打电话喊人,有的准备甚至琢磨着要不要上去报一下自己家里的身份背景,直接震慑住那些警察,摆摆谱,文明点就把这事情解决了。

  这会儿,这帮小太子们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圈子里的老大和省城里的老大,二话不说就动手干上了,惊讶是惊讶,却不敢在一边站着看戏。再是不能打,再是皮娇肉嫩,除了2、3个女生以外,最不济的那个都假吗兮兮的拎了个啤酒瓶子,也大呼小喝的冲杀了过去。

  而店里面,于颖倒是很平静的站在一边嗑着瓜子,而杨苗苗则是一脸兴奋的喊着小凡哥哥加油,看得边上的几个小公主是啧啧称奇,自己的死党都真刀真枪的干上了,这边这两个怎么感觉一个麻木,一个秀逗的样子。

  有个小公主实在忍不住了,不由偷偷的向于颖问道,“影子姐,你们经常看刘大少和叶大少他们这么打架吗?”

  于颖嗑了颗瓜子,摇了摇头,道,“这么种人多打人少的热闹场面,还真是第一次见,一般来说,小凡和叶子他们,喜欢两个打一群。”

  这边呼啦啦的有得7、8个人冲了过去,而且大呼小叫的看起来声势颇为壮观,那边的胖警察倒是一下子酒醒了不少,倒是有些急智,估摸着扛不住了,喊了一句“先跑!”然后抓起摊位上的桌子一掀,趁着锅碗瓢盆飞溅的混乱,便带着自己那边的三四个人朝着夜市外跑了出去,便跑边喊,“你们这帮小兔崽子等着!老子等会就带人来平了你们!”

  刘翊凡他们一群子人刚冲过去,就看得一桌子的东西连着汤汁酒水飞了过来,不由得也是往后一闪,却是给胖警察留了些时间,就此逃走。

  彭佑琪虽然扑了对方几板凳,但是也挨了对方几棍子,这会看得对方逃散,哪里肯罢休,把手里的板凳一甩,就准备追过去,却听得刘翊凡道,“小琪!回来!”

  彭佑琪朝着那边胖警察逃跑的方向吐了口唾沫,骂了两声,也就返身回来,对着刘翊凡道,“老大!你怎么把我喊住了?看我不揍死那帮狗娘养的!”

  刘翊凡笑了笑,道,“不急,有机会,估摸着那孙子等会还会回来,倒是看看我们的大厨怎么样了。”

  酷DF匠6T网◇*唯#Z一;0正y/版Q,UQ其|他都@{是.盗1(版D

  一帮人七手八脚的帮忙把张老嗲和小张哥扶进了店里,老张嗲还好点,只是被那伙子人推到了地上,而小张哥就严重得多,左脸红肿,嘴也破了,流了不少血,身上也挨了不少拳脚,加上一身的汤汁菜叶,看起来真有些凄惨。

  安顿好了两位大厨,这一问起事端的缘由,没想到跟刘翊凡、彭佑琪还有些关系。

  原来,老张家这小店拢共也就两间包房,一大一小,大的这间给彭佑琪定了,小的那间一直有客人。

  那胖警察来的时候,因为怕热,就想着要到有空调的大包间去吃,而那个时候彭佑琪他们还没到,胖警察见得房间是空的,又不让用,就心里有些恼火,当场就想发飙。

  小张哥看着对方是警察,又比较横的样子,想着自己的老客户要来,而且订了一笔不小的单子,也就不希望闹出点什么事,便好说好劝并答应送一箱子冰啤酒加一份热卤,才算是把那胖警察安顿在了外面的摊子上。

  哪里料到,胖警察这一伙子吃着喝着,个把小时之后,却是酒性上来,便开始调戏起服务员来,不仅仅是借着酒性动手动脚,最后竟是要求服务员过去陪吃陪喝。

  刚好这当口,张老嗲到了,看得这警察无理取闹,一下子便火气上来了,上前理论,只是一个本就脾气暴躁,一个喝了不少酒,没得两句,跟着就吵了起来。

  这胖警察本来没坐到空调房间就有些不快,点不到小妞,被坏了酒兴,一下子憋在肚子里的火气就被张老嗲激了起来,没跟张老嗲说两句,便一把将张老嗲给推翻在地。

  张老嗲跟胖警察吵起来,服务员便赶紧到后堂去喊小张哥,等得小张哥急吼吼的出来,便刚好看见自己家老头被推翻在地,这还了得!小张哥立刻便冲过去理论,于是,就有了彭佑琪他们看到的那一幕。

  说得这里,张老嗲喘了口气,忿忿的骂道,“什么警察,我看就是一群官老爷养的批了制服的畜生!狗娘养的,破案没看见这么厉害,欺负起我们这些老百姓来倒是一个个的威武得不行!”

  张老嗲这一骂,倒是把整个张家界的头头们都给骂了进去,彭佑琪听得这里,脸上如同打了一层霜,对着张老嗲道,“张老嗲,你放心,我们一定给你讨回个公道来!”

  说完,彭佑琪又扭过脸去,冷着声对那一票小太子中的一个道,“周少,你可自己听见了,这可是你们家的那点破事,今天大家都在这里,你得给个说法。”

  被彭佑琪唤作周少的,正是这张家界公安局局长兼政法委书记的公子。听得彭佑琪的话,周少心里不由一阵苦笑,暗道,这怎么是我的事了,我又不是公安局长。

  心里这么想,周少手里可不含糊,当场便拿了手机出来,走到外面电话去了。

  这边周少刚出去,那边胖警察也喊上了一帮子人过来了,也有得十来个,只不过,这次过来的,可不全是警察,除了刚才的4个跟班,还有得几个巴子夜市的知名人物。

  知名分两种,一是德高望重,一是臭名远扬。

  新来的那一群,就属于后面这一种,乃是巴子夜市里最出名的混混,赵全德。

  赵全德这名字还不错。全德,只不过,德是不怎么全,倒是除了杀人放火,贩毒拐卖没做,剩下的收保护费,扒窃勒索,欺诈外地游客这等坏事做了个齐全。但似乎这赵全德有些背景,横行了这么多年,竟是没人收拾得住,于是在巴子夜市里的人,只能背地里给他取了个外号,“赵全”,意思是缺德。

  刚巧不巧的,周少走出门去电话,那边一伙子也到了摊位,胖子警察倒是眼尖得很,一指正在电话的周少,喊道,“妈的,刚才也有这小子在,先搞翻一个再说!”

  周少嫌夜市上吵,正用手捂着话筒对着电话似乎在说什么,自然没太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猛不丁的就被人抓住,然后一脚给踹到了地上,接着就被一通胖揍,打得是鬼哭狼嚎,只留得掉在一边的手机里还传出话声,“周少,喂!你那边出啥事了?喂!……”

  声音喊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却是不知被谁一脚,把手机给踩得稀碎。

  刘翊凡他们听的门口又起了喧闹,一伙子人立刻赶到了店门口,刚好看见周少被掀翻在地遭受毒打,这下子彭佑琪是老仇新恨一起涌上心头,狂喊了一嗓子,便又冲了过去,紧跟着刘翊凡、叶枫也带着剩下的人加入了进去,一伙子人便厮打在了一起,拳脚交错,呼喝不断,真是好不热闹。

  店里剩下的老弱妇孺一下子也被这景象给呆住了,就连刚才还忿忿不平的张老嗲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店门口噼里啪啦的打得混乱,自言自语道,“小琪这帮朋友胆子还真不小,敢跟赵全这帮子人对着干啊!”

  于颖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道,“是啊,跑了还敢再回来,胆子真不小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