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彭佑琪一直没说会有这场面,刘翊凡和叶枫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楞了一会,刘翊凡便猜到这一票子只怕都是彭佑琪彭大少圈子里的朋友。自己这个老大来了张家界,彭佑琪自然想着场面搞得隆重热闹点,免得以后圈子里说起来,彭佑琪这好歹也是张家界的大公子,怎么能不懂礼数。

  刘翊凡虽然性子比较随和,但一直以来也比较孤傲且正义感比较强,在罗老爷子的影响和教育下,刘翊凡对身边的其他小太子,多半属于看不惯也看不起,加上后来随胡老中医修行了武艺,对一般人就更不愿意交往,这就导致了刘翊凡圈子里的死党不多,同时也导致了刘翊凡对于死党之外的人,并不太愿意交往。

  p酷'k匠网首$发$*

  本想着就几个死党一起打打牙祭闹闹嗑,这呼啦啦的多了一圈外人,刘翊凡自是心里有些不喜,只是一来自己没提前跟彭佑琪打招呼,倒也怪不得彭佑琪,二来彭佑琪这也算是一番好意,也不好拂了死党的面子,虽是心里不高兴,但生于官宦世家的刘翊凡却也明白人情世故,于是,脸上并无不快,而是拱了拱手,笑着道,“大家搞得这么客气,我原本打算来张家界混吃混喝,这下倒是有些惭愧了。”

  彭佑琪见老大上来开起了玩笑,也很是高兴,对着那一票子人道,“这四位便是我经常跟大家提起的老大和大姐们,这次来了我们的地头,大伙可得好好照应着!”

  说罢,彭佑琪拉着刘翊凡和叶枫,坐到了主位,便又给刘翊凡他们逐个引荐了起来。

  经得彭佑琪一番介绍,刘翊凡心里不由苦笑,好嘛,这一桌子,怕么整个张家界从市委到政法委到军警线,有点分量的公子公主,全都到其了。

  给大家相互介绍完毕,彭佑琪便亲自去了趟后堂,看看订好的野味,又交代一番口味的咸淡,才一脸兴奋的回到包间,大声说道,“老大,叶老大,两位姐姐,今天你们有口福了,老张嗲等会过来亲自给我们搞几道菜!”

  “要得!”刘翊凡早就听得彭佑琪吹嘘过无数次老张嗲的爆炒,一直向往得紧,如今得偿所愿,很是振奋,一扫先前的不快,对着大家道,“既然小琪喊我声老大,我就做主定了,今天我们喝啤酒!来,让老板给我们一人一箱先!”

  正在刘翊凡气势恢宏如大将军般的当口,却听见门口传来一阵喧杂,似乎发生了些争执。

  刘翊凡和叶枫虽是自小喜欢惹事的主,但一来在外地,二来难得今天即将享受一顿美味,于是也没在意这个喧闹,只是开上了冰啤,和大伙一起胡策海策起来。

  当刘翊凡说起省委大院里的一个打十个,不仅仅把在座的这一圈子小太子们惊到,更是把彭佑琪羡慕的不行。听得那几下起落,连呼过瘾,很是敬了大哥们几杯,还叮嘱下次去星城,一定要老大带着去行侠仗义,除暴安良。

  这聊了有一会,菜却是一个都没上来,彭佑琪可有些挂不住脸了。这不仅仅是老大来了地头没招呼好的问题,自己堂堂个张家界的大公子却等不来个小店子的菜,那可是面子丢尽。于是,彭佑琪起身跟大家告了个罪,寒了张脸就要出门找小张哥甩脸子去。

  彭佑琪刚走到包房,却见服务员跑了过来,没等彭佑琪开腔,就急喊起来,“小琪哥,不好了,我们家老板张老嗲刚赶到,就在门口被人打了。”

  刘翊凡听得有人闹事,还牵扯到了今天打牙祭的主厨,顿时气到笑了,心道今天真应该看看老皇历,是不是这出门旅游的日子选得有问题。下午在省委大院里干了一架,然后又得知老舅暗中派人跟着,其后死党们的聚餐因得小琪的好心,变成了应酬,这下倒好,传说已久的爆炒卤味没吃上,掌勺的厨子却被人打了。

  刘翊凡气得笑了,彭佑琪却是脸都黑了下来。

  张老嗲这个人彭佑琪是知道的,虽然以前当过兵,脾气暴躁了点,但却是个老实人。平日里跟这周周围围的相处不错,又肯热心帮人,一般起不了什么冲突,这下子被打了,一定是有得什么人在使坏闹事。

  好嘛,闹事也真会挑日子挑地方,偏偏就赶在自己给老大接风洗尘的时候,心情一下子坏到极点的彭佑琪二话不说,便朝着店门口走去。

  看得彭佑琪黑着脸出了门,那一票子张家界的小太子也是赶紧跟刘翊凡几个打了个招呼,随着就一起出去了。大家跟彭佑琪都是一个心思,今天这事要是处理不好,只怕这脸,可就丢到省城里去了。

  眼见着这牙祭是泡了汤,刘翊凡这四个也起了身,一起到外面看个究竟。

  老张家虽然在巴子夜市很有名,却是个小店,租的店子门面不大,大部分的餐位桌椅倒是都摆放在了店门口。

  当得彭佑琪这一票子人来到外面的摊位,却看见小张哥正在跟人理论,而老张嗲则是坐倒在一边,店里的另外一个女服务员边扶着老张嗲,边在抹着眼泪。

  “你们不讲理也就算了,怎么还打人?这还有没有王法了?”小张哥气得不轻,说话间,握着个大铁勺上下挥舞,连脖子上的青筋都暴突了出来。

  “嘿!你个开小饭店的刁民,拿着个凶器想怎么着?!跟老子讲什么王法?!”接话的这个,是个人高马大的胖警察,坦胸露乳的敞着制服,满脸通红,看来应该是喝了不少,边说着,边从口袋里掏出个手机,啪的就敲在了桌子上,“你要讲王法是吧?你可以报案啊,我给你个派出所的报案号码,你现在就打,看看是不是最后会转到我这手机上来!”

  说着间,那胖警察站了起来,打了个酒嗝,又道,“妈的,来你这破店吃个宵夜,你还穷讲究,今天老子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这一桌子的还有三四个人,看得胖警察起了身,也就跟着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准备一起离开。

  “你们打了人就想走?!”小张哥一看这架势,眼睛都红了,顿时冲了上去,一把揪住了那胖警察的衣服。

  “我操,”胖警察看得小张哥揪住了自己的衣服,顿时脸的就垮了下来,“给你脸不要脸!”边说边抡起手,一巴掌扇在了小张哥脸上。

  小张哥淬不及防挨了这么一下重击,当场就坐到了地上,而胖警察那边的三四个人却是围了上来,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拳脚,有人边打还边骂道,“妈的,张牙舞爪也不看看对象,耍横刷到我们赵所这来了!”

  一群人正打得热闹,忽然间就听见一声暴喝,接着就看见一个人拎着张折叠长脚板凳冲了过来,二话不说,对着打人的那几个就抡了过去。

  冲过来的,正是彭佑琪。

  看到这里,各位可能觉得彭佑琪这样的方式不合适。怎么着也是张家界的大公子,是个不小的官二代,要迎风拍马的多了去了,还犯得着自己抡家伙上?

  说起官二代或者官三代,其实倒也是分各种不同,而往往,对他们影响很大的,便是他们呆的圈子。

  官二代或者官三代们的圈子,有时候决定于长辈,有时候决定于自己。对于很多官二代来说,父辈或者爷爷辈的政见圈、关系圈或者利益圈,最终将决定他们的朋友,伙伴乃至婚姻家庭。

  不过这种圈子的形成,更多的是指的长大成人了以后,为了自身利益所建立的圈子,而像刘翊凡,在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上一辈虽然对他们影响深刻,但真正决定组成圈子的因素确是因为性情相投。

  自然而然,这种因为性情相投而形成的圈子,那么圈子的老大,也就决定这个圈子的一些性格和特色。

  刘翊凡就是他们这个圈子的老大,所以,刘翊凡的性格喜好,就是这个圈子的性格喜好。

  刘翊凡调皮闯祸那是如吃家常便饭,但是自小便有很强烈的正义感,有问题了,有看不顺眼了,不管自己的道理是不是对,也绝不靠父母的权势来解决,只有一个方式,自己上!他们最看不起就是那种上来报父母的职位,开口闭口就是“你知道我老爸是谁吗?”的傻叉,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所以,尽管刘翊凡的这个圈子属于安南省顶级的公子圈,围绕着这个圈子有着数不清的权力和利益,但在罗老爷子的教育下,刘翊凡一直以来就奉行用自己的力量来解决自己的问题,而作为小弟的彭佑琪,也就在刘翊凡的带领下,学会了用拳头去解决问题。

  只是,彭佑琪自小很多时间在疗养院长大,性子自是随了刘翊凡这个老大,但后来却是回到了张家界,随着自家老头子在张家界主政一方以后,进入了初中高中,半大不小的彭佑琪也就开始慢慢形成了自己的交际圈,只是这种后来形成的圈子,却多多少少有些长辈的利益关系在里面,多了份酒肉,少了些性情。

  而彭佑琪并不如刘翊凡那般天生就有老大的风范,家里老头子的权势也不如罗老爷子那么彪悍,所以,离开了刘翊凡的彭佑琪和后来形成的这个圈子之间,并不是彭佑琪强势的改变这个圈子,而是和这个圈子多少有些相互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对刘翊凡了解颇深的彭佑琪明知道老大不太喜欢和陌生人交际,却还是喊了一帮子人,按照这个圈子的方式来给刘翊凡接风洗尘。

  不过,刚刚在饭桌上听得昔日的老大一个打十个的辉煌战果,倒是把彭佑琪骨子里的好战的性子给激发了出来,加上又憋了一肚子的邪火,更因为有得刘翊凡在场,彭佑琪这会似乎又回到了疗养院的那段时光,想都不想,就直接拎了个顺手的武器,“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