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进站的时候,作为这次活动的策划者,刘翊凡又再次给张家界的彭叔叔,也就是张家界的市委书记去了个电话,告知了到站时间,确认了接车细节和人数,赶着临开车前五分钟上了车。

  张家界距离星城大概300公里,刘翊凡他们订的硬座全程时间大概4个来小时,由于坐的是特快,火车中途经停也就益阳,常德和石门三个站点,其后就直接到达张家界。

  晚上8点多,火车到站,刚出站口,刘翊凡便看见到了等候已久的林秘书。

  刘翊凡赶紧过去打了个招呼,在林秘书的带领下,四人钻进一辆黑色的奥迪,悄无声息的汇入川流不息的马路,直奔市区而去。

  “嘿嘿,你小子还是那般的会折腾啊。”林秘书这次是自己开车过来,刚发动车子,就忍不住开始说叨起来,“临得出门,还把发改委的江公子给揍了一顿,你倒好,揍完了走人,可把你外公气得差点就要喊人把你追回来!”

  “林叔叔,这才几个小时啊?”刘翊凡也有些意外,挠了挠头道,“这都传到张家界来了啊。”

  “你啊,打架也看看地方撒。”林秘书不由苦笑道,“敢在省委大院里玩群殴,别说是安南省的张家界了,我看过几天,这西南几省的小圈子里,怕么都会知道了。”

  “哪里是群殴啊?”刘翊凡有些委屈的说道,“他们10个打我一个,我才是受害者,怎么不见大家同情同情我?”

  “就是,林叔叔,路上老大跟我说了,江小彬那小子,可不是什么好货。”叶枫见缝插针的给刘翊凡打边鼓道,“林叔叔,你是不知道,老大是因为江小彬调戏女孩子才出的手。”

  “你们两个能闹腾,有道理,我可说不上话,不过,这次你们来张家界,还带着苗苗和小颖,要是把她们磕碰着了,怕是你们回去会脱层皮吧。”姜还是老的辣,林秘书也不纠缠于事情的对错,而是讲出了另外一个重点。

  “林叔叔说得是,说得是。”刘翊凡听得林秘书说得严肃,赶紧也收起了玩笑。

  刘翊凡自是天不怕地不怕,但自己是这次旅游的发起人,又带着杨苗苗和于颖,一味的玩闹而考虑不了大家的周全,确实是个不小的隐患。

  林秘书笑了笑,又道,“我可是知道你老舅应该偷偷派了人看着你们,否则就以你们两个猴崽子的个性,还拉着苗苗她们,谁敢放这个心啊。”

  “啊……”听得老舅竟然还偷偷派得有人暗中跟着,这下刘翊凡便蔫了下去,想得自己还要见张道长,一下子郁闷了起来。

  “林叔叔,下次我跟苗苗一定会拉住这两个猴子的。”于颖自然明白刘翊凡蔫下去的原因,于是岔开话题道,“彭佑琪呢?怎么没看到他来接我们?”

  “还是小颖懂事让人放心。”林秘书挑眉透眼,见得刘翊凡似乎有些郁闷,便顺着于颖的话题扯到了市委书记的儿子彭佑琪身上,道“那小子在宾馆等你们呢,车不够坐,开两辆又麻烦,他干脆到宾馆去等你们了。”

  “居然不来接我们!电话也没有一个,再有理由,也是鬼扯,晚上我们可是没吃饭,今晚要是不好好犒劳一下我们,看我不揍他个找不到东南西北!”

  叶枫颇为愤愤不平,想当年在疗养院,带着那帮家伙们很是闯了些祸端,叶枫可没少替那些小子们顶缸挨揍。

  彭佑琪虽然父母在张家界,但是小时候随着爷爷住过一段时间疗养院,后又经常随父亲到星城参加会议,也属于刘翊凡他们麾下一员悍将,少不得当年跟随着刘翊凡他们翻江倒海。现在来了地头,连人也没看见一个,着实要不得!

  “嘿嘿,你还好意思说,你们龙阿姨就说佑琪跟你们玩野了。还想他给你们电话?这不前天去踢球跟人打架,最后找不到东西,拿手机砸了上去,好了吧,用那么贵的手机砸人,现在连个电话都没有了。要不是今天你们过来,佑琪估计还在家里被他爷爷监督着练毛笔字吧。”林秘书说起这位张家界市的大公子,却也是毫无办法。

  “打赢没?!”叶枫倒是来了兴趣,“废了个手机要是没打赢,那晚上我要好好鄙视了,小凡你说是吧……”

  要知道,九九年那会,刚刚开始出现数字信号的手机,随便一部便是要得大几千甚至上万,拿着手机当板砖使,可也算是有够土豪了。

  “啊……”刘翊凡似乎刚才在想着事情,错过了这个话题,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听得叶枫添油加醋的再复述一遍,刘翊凡顿时来了精神,开始跟叶枫一起意淫起晚上的饭局如何整蛊彭佑琪,说着说着,又跟杨苗苗和于颖一起调侃着彭佑琪的趣事,渐渐连林秘书也听得津津有味,时而跟着大笑,时而无奈的摇摇头。

  一路打趣,很快就到了位于张家界市区的大成山水国际酒店。

  这次来张家界,以游玩为主,也相应安排了景点区的高档私人会所的住处,只是,今天晚上多方考虑后却是住在市区中心的五星宾馆。

  现在快晚上10点了,没有什么景区可玩,拜访彭叔叔他们又时间太晚,所以干脆先在市区住一晚,明早再拜访长辈,最后才出市区去游山玩水。

  车子缓缓的行驶到了酒店门口,刘翊凡他们远远就看见大堂门口一脸子坏笑,双手斜插在裤口袋里耍造型装酷的彭佑琪。

  待到车子停稳,叶枫却是率先下了车,一拳敲在彭佑琪胸口,开口说道,“我说你在我们面前耍酷可太幼稚了啊,赶紧准备好酒水,哥哥姐姐们可都饿坏了!”

  “来张家界要是还要你们给饿到了,不要说我,就是我家老头子恐怕也把脸丢到省里去了吧。”彭佑琪边说边等着刘翊凡他们过来,顺便把房卡拿了出来,递到叶枫手里,问道,“各位老大,是先上去放东西呢?还是直接奔巴子夜市?”

  “先去放个包,洗个澡,再舒舒服服来一顿!”刘翊凡想想传说中的老张家馆子里的秘制腊卤野猪肉,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只是这货却养成了一个习惯,越是饿,越是美味佳肴,却越是要整到最舒服的状态吃。

  “没问题!”彭佑琪爽快的答应道,随后就两个小碎步跑到了刘翊凡身后,堆上满脸的笑容,哈着腰道,“苗苗姐,影子姐,要不小弟帮你们拿包吧”

  “哇擦!我就知道你改不了这狗腿样!”看着彭佑琪那摇头晃脑的样子,叶枫很是鄙视的甩了一句,和刘翊凡直接去房间,自然是知道彭佑琪占不到便宜。

  “嘭!”的一声轻响,却是杨苗苗给了彭佑琪一个爆栗,“拿包没有问题,笑得那么贱干啥?”

  “小弟知错,小弟知错!”彭佑琪讪笑这摸了摸被敲的脑袋,顿时严肃起来,却也准备伸手接过杨苗苗递过来的背包。

  刚要接手,却见一只小手横插过来拦住,抬眼一看,于颖一边死死抱住自己的背包,一边阻止了杨苗苗。

  “据小凡说,这小子喜欢收藏女士内衣……”于颖依旧是那波澜不惊的声音,却是在向杨苗苗提点。

  杨苗苗一愣间,似乎忽然醒悟过来,只见脸上飞过一丝红云,又是一脚踢在了彭佑琪的腿上。

  “滚!没看见你跟叶子学点好的!”说罢拉上于颖的手,就急匆匆的朝电梯走去,留得彭佑琪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的呆在大堂门口。

  “哎哟!”似乎才反应过来,彭佑琪拍了拍裤腿上的印子,不由得自言自语讪笑道,“姐姐们也成长了啊,……哎,两位大姐,别急着上去啊,你们的门卡还在我这里!”

  ……

  巴子夜市位于张家界的永定商业步行街,算是个比较有名的夜市。彭佑琪在巴子夜市里倒是定点有一家吃处,叫老张家。

  老张家的馆子开了有很多年,专做各种卤腊,特别是张老嗲(安南人喊爷爷辈统称嗲嗲)一手爆炒各种卤腊的秘制菜在张家界也算是小有名声。不过如今张老嗲倒是很少上手做菜,一门子手艺传给了小儿子,自己经常带带孙子,安心享受天伦之乐去了。

  YT酷◇匠●8网0永/}久"P免0*费.看小说9f

  *平时到了10点多,正是夜市开始生意渐旺的时刻,像老张家这样的店几乎是等位置的都人满为患。只是彭佑琪本来就是老张家的金牌常客,又提前了很多天就定好了位置,这会虽然来得晚,倒也不需要等位。

  刘翊凡四人在彭佑琪的带领下,来到了定好的包间,却看到包厢里已经坐了一票子人,当大家进门的那一刻,那一票子7、8个人却是刷的一下全都站了起来,对着刘翊凡恭敬的喊道,“刘大少,叶少,欢迎光临张家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