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会儿,刘翊凡还在烈日下狂奔,那三个死党可是在火车站等了足足半个小时。

  “3点50了,老大怎么还没来?打手机又不接,不知道搞啥!”叶枫拿着电话,没好气的道。

  “不是4点10分的火车嘛,小凡哥哥可从来不会误事。你自己这么早的把我们拖出来,现在这么热的天,只能干等着,早知道跟小凡哥哥一起出发了,你还好意思说……”杨苗苗听得叶枫的抱怨,很是不爽,忍不住抢白了叶枫一句。

  “你就知道你们家的小凡哥哥,我看啊,依得老大的本事,以后可不知道多少莺莺燕燕的,你还是省点力气去对付她们吧。”

  “你!……影子姐姐,叶子欺负我,你也不帮我说句话!”

  叶枫跟杨苗苗在你一句我一句的拌着嘴,而于颖却是丝毫没有兴趣,一个人静静的看着火车站的钟楼发呆,过了半晌,忽然间幽幽问道,“苗苗,你知道星城火车站的历史吗?”

  *X酷}'匠&网DQ首b发\

  “影子姐姐,你又想起你的高考作文来了?”杨苗苗听得于颖的问话,也不再理叶枫,倒是跟于颖聊了起来。

  关于这星城火车站和于颖的高考作文题,却是有一段小故事。

  这一届的高考作文题叫《我心目中的xxxx》,于颖因得家世原因,便以星城火车站为题,洋洋洒洒写了过千字,文笔优美,观点犀利,引经据典,书生意气。这篇文章甚至都直达天听,送到中宣部部长的手里,居然赢得中宣部部长的拍案叫绝。

  但实际的结果却是大相径庭,因为文章的观点过于激进,又多方涉及政治,经过批卷老师集体争论之后,判卷零分!

  不过,即便作文判卷零分,于颖依旧拿得了安南省文科第十的成绩,并顺利进入了全国首等学府--清华大学。

  作文零分也能考进清华,却也传为一段佳话。其后,更有好事者,将于颖的作文公布于互联网,倒是很引起了一番热论,此乃旁支后话,就此不表。

  “我知道!”叶枫被杨苗苗直接忽略,又发作不得,刚好听到于颖的问题,于是借势就说到了关于火车站的话题。

  说起来,星城火车站的历史开始在1964年,那段动乱的岁月刚刚开始的时候。

  时任湖南省建筑设计院设计室主任的罗纯安透露:1964年,铁道部部长在看见安南想建设新火车站的报告后,立即提笔签字同意,并在设计上提出一些建议,认为安南省在新车站设计上要体现“一是星城,二是车站,要比京城站小一点,比广省站好一点。”(关于星城火车站的历史时间,因为后面的剧情需要,这里提前了十年,敬请各位看官原谅。)

  而星城新建火车站有比较特殊的政治意义。

  安南是建国领袖的家乡,星城又是领袖早期从事革命活动的城市,政治意义非同一般。因此上级部门要求星城火车站的造型能表达”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一主题思想。为了表现这个主题,设计人员进行了广泛的探讨,提出了众多的设计方案。

  最后星城车站确定了一个独特的立面方案:前后错层、地道进站的田字形平面,而主站建筑上方则是一个带有民族风格的钟楼火炬,象征着星城是领袖最早点燃革命烈火的地方。

  “那你知道为什么咱们钟楼上的火炬是直挺挺的朝着天上的吗?”于颖指了指车站钟楼顶部的火炬,“正常的火炬应该是随风而动的,对吧。”

  “呃……”叶枫一下子愣住,平时经常看到,倒还真没有朝这边想过。

  “我想想看,应该说这个标志即是火炬,又是代表着星城的特产辣椒,辣椒嘛,不都是直挺挺的嘛。”别以为叶枫体育好就是单纯的肌肉男,叶枫倒是不乏星城人口中所说的灵泛,稍微卡壳一下,就想出了解释。

  “辣椒?辣椒会直挺挺的朝上吗?”杨苗苗也加入了进来,似乎很想跟着于颖一起要难倒叶枫。

  “朝天椒,没听说过吗你?”仿佛早就知道对方会有此一问,叶枫连停顿都没有,直接就给出了答案。这次倒是轮到杨苗苗和于颖接不上话来了。

  “你们扯什么呢?怎么说起朝天椒了?”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却是刘翊凡终于赶了过来,看到三人站在广场上傻乎乎的顶着烈日看着钟楼在讨论,倒是忍不住先询问起来。

  “你再不来,我们就准备用朝天椒伺候你了!”叶枫没好气的说道。

  “嘿嘿,出了门,忘记带个东西,折回去了一下。”刘翊凡挠了挠头,又指了指钟楼,“4点了,还有10分钟,来得及,我们赶紧吧”说罢赶紧朝着车站入口走过去。

  “忘记带东西?穿了件白衣服就不要打架了嘛。”叶枫撇了撇嘴,看得刘翊凡的背影,又追喊道,“老大,等等!你刚才又揍谁了?怎么不叫上我啊!……”

  说话间,却听得火车站的钟楼上,响起了一阵古朴悠扬的《东方红》……

  要说这钟楼上的火炬,之所以于颖会那么在意,还真是跟于颖的家世有关。

  现任中宣部部长于致铭,也就是于颖的爷爷,35年前正在铁路部门负责宣传工作。

  他记得,有关方面要求车站主楼顶上必须要有一个巨大的火炬,象征安南是领袖的家乡,中国革命的熊熊烈焰由此点燃。

  具体设计时,火焰的“朝向”却成了绞尽脑汁的难题。从火车站的位置来看,是坐东朝西,故星城人也把这个新的火车站叫火车东站。

  如果按照正常来说说火炬要往东面飘,这就有问题了,因为领袖曾说过:“东风压倒西风,东风表示革命人民的力量,西风就是标志着一种腐朽没落的制度。如果火炬往东面飘的话,那不成了西风压倒东风了吗?那不行啊,犯政治错误啊。”

  如果按“东风压倒西风”去设计,火炬就会从东往西飘,但是火车站却是正门朝西,这样一来,从视觉上就显得无比怪异。

  折腾了很久,火炬的风向问题谁也没办法解决,只好集体讨论。就因为这个讨论,当年与会并支持火炬正常飘向的于部长,在动荡年代也受到了很大的牵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